莫正阳说完,突然,一道无形的气势,直接朝四周激荡开,水面上泛起波澜,拍打着岸边青石,水波如花散开,溅到了岸边围观者的身上。

  云凡依旧站在湖畔,负手而立,一派从容,用平静的眼神看着莫正阳,就好像只是在看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一般。

  本来,还有许多人,站在岸边,此刻纷纷退避,生怕被波及,莫宇空等人,也退到了湖畔上,这湖面上,将是云凡和莫正阳的战场。

  “别多说没用的了,就让老夫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实力吧。”莫正阳见云凡还是一动不动,锐利的眼神,如电芒一般,扫在云凡身上,似乎要将云凡给生生撕裂。

  云凡淡然的样子,的确让他刮目相看,但是,这淡然过头了,也就惹人厌烦了。

  云凡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看向莫宇空,说道:“这就是你们莫家最大的依仗了吗?”

  “正是,怎么?要想投降,就快点吧,不然,等一下可就来不及了。”莫宇空皱眉,声音低沉阴森地说道。

  “呵呵,我只是劝你,把棺材准备好,我会给你们这位老祖留一个全尸的。”云凡笑了笑,然后直接朝湖中走去。

  莫宇空愤怒无比,咬牙切齿,拳头握得死死的,看到云凡这副模样,莫宇空的内心深处,其实也在打鼓,自家老祖都出来了,云凡居然还是这般不以为意的样子。

  难道他真的如此厉害?不过这个消极的念头一闪现,就立马被莫宇空打断了。

  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云凡一脚踏在了湖面上,随着云凡的脚落在湖面上,以云凡的脚为中心,这波涛汹涌的湖面上,就好像被一道极寒之气席卷而过,极寒之气所过之处,瞬间被冰封住了,冰封的速度很快,一个眨眼的工夫,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偌大的湖泊,已经彻底被冰封了。

  就连站在湖面上的莫正阳,此刻都成为了一座冰雕,在恒星光芒的照耀下,满湖寒冰折射反射出各种色彩。

  “啊?不会吧,莫,莫前辈就这么被打败了?”众人反应过来,看着湖中的莫正阳,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神话传说之中的神尊强者,就这样被冰封了,这也太不堪一击了吧。

  这些围观者,强者如云,有的修炼冰寒神通,他们自忖,自己也能做到轻松冰封这方湖泊,所以,对于云凡这冰封神通,并不吃惊,他们吃惊,是因为看到莫正阳被冰封了。

  莫正阳可是神尊啊,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冰封,这些人不知道的是,若是此刻是他们被冰封了,那他们的生命,十有八九,也就走向了终点。

  云凡这精冰玄体的寒气,可不是任何寒气能比拟的,要说云凡恒火玄体的永恒之火,乃是火之巅峰,那这精冰玄体的精冰寒气,那就是冰寒之巅峰。

  这些围观者,没有亲自体会,自然感受不到了。

  “咔吱,咔吱......”突然,湖面上传来寒冰碎裂的声音,只见被冰封住的莫正阳身上,寒冰正在剥落,声音清脆,在这有些安静的环境之中显得格外刺耳。

  看到这一幕,一脸凝重的莫宇空等人,都不由脸色稍稍放松,要是他们龙翔帝国的最大底牌,这么不堪一击,那他们也没脸见人了。

  莫正阳身上的寒冰,最终,全部脱落,莫正阳的身上,寒雾缭绕,这是寒冰气化时候形成的水雾。

  “年轻人,你果然有点本事,不过可惜,你的冰寒神通虽然厉害,但是想凭此来对付我,显然远远不够。”莫正阳缓缓开口。

  “其实,我是不愿意杀你的,毕竟,你的修为能达到这般境界,也实属不易。”云凡说道。

  “既然动手了,也别说这样的话了,有本事,就把老夫杀了吧。”莫正阳朗声说道,在这一刻,莫正阳的气势,徒然一提,一道龙气,从莫正阳的身上,扶摇而上,直接在空中,凝成了一条金灿灿的巨龙,巨龙发出高亢的龙吟之声,震得百里之外,山石滚落,万兽震惶。

  莫正阳毕竟已经垂垂老矣,不比年轻之时了,自然不可能和云凡慢慢周旋了,他要出手,最好能将云凡一击即败。

  莫正阳的脸上,突然泛起赤金色的光芒,一片片鳞片,慢慢在他身上蔓延开来,可以清晰看到,鳞片从他的脖子上,直接攀爬到他的脸上,有些恐怖。

  “这,这是怎么回事?莫前辈的身上,怎么长满了鳞片?”有人惊骇不解。

  但是也有人,颇有见识,不由说道:“这应该是化龙吧,龙翔帝国皇室,拥有圣龙血脉,修炼到一定境界,可以直接肉身化龙,借助龙之力,实力更加恐怖。”

  众人了然,怔怔看着,知道怎么回事之后,心中更加惊骇,真正的龙,可以说,是真正的万兽之首,神秘而强大,根本难以看见,这肉身化龙,听起来,就很诡秘。

  当莫正阳的身上,全部被一层厚厚的赤边金色的鳞片覆盖住后,整个人,有些人不像人,龙不像龙,如异种一般,看上去,不是恐怖,而是有些恶心。

  毕竟,莫正阳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单纯地浑身被鳞片覆盖,整个人,还没有变成龙的形态,有些不伦不类,与其说是化龙,还不如说是化成怪物。

  当然,变成这个样子,虽说肉身没有化成真正的龙,但是也可以勉强,算一个龙人,对于莫正阳来说,可以借助龙之力,让他的实力,大幅度提升。

  莫正阳一跺脚,冰封的湖面,顿时裂开了一道口子,裂口直接朝云凡袭来,云凡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依旧站在冰面上,并没有闪躲的意思。

  裂口以势如破竹之势而来,就在众人以为云凡最后一定会闪避的时候,裂口在蔓延到云凡跟前的时候,直接停止住了,就好像一条奔腾的河流,遇到了一道大坝,直接被拦住了,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