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门派的人,本来都是一脸紧张,生怕郑玄说出什么超级大靠山出来,但是搞了半天,郑玄口中的这个大靠山,竟然是来自第七重宇宙的,这不是来搞笑的吗?

  四大门派的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郑玄,完全不明白,郑玄为何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真把在座的人,当成傻子不成。

  “哈哈,郑玄,我看你是脑子坏掉了吧,你确定,你的靠山,是在第七重宇宙?不是第九重宇宙?”有人嘲笑道。

  “确定,你们可不要小觑第七重宇宙,第七重宇宙的有些人,可是你们惹不起的。”郑玄淡笑。

  “笑话,这简直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郑玄,你们枭阳宗,虽然不是第八重宇宙的超级大门派,但是好歹,也算是一方势力了,居然臣服第七重宇宙的什么狗屁灵云宗,还按时给他们进贡,你这不是给你自己丢脸,是在给我们第八重宇宙丢脸。”有人激愤地说道。

  第八重宇宙的人,怎么可能容忍第七重宇宙的人站在他们的头顶上呢?这是绝对接受不了的。

  郑玄笑笑,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天空的灵舟,见云凡半天没下来,郑玄不由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大长老贺巍,明显带着询问的意思。

  “云公子,这些人,胆敢冒犯灵云宗,轻视您,实在不可饶恕,云公子,还请出手教训他们。”贺巍倒是直接,看着云凡,大声说道,语气之中,有一种愤怒,似乎被压制。

  天空上的灵舟,这才缓缓朝枭阳宗的山门降下。

  当云凡出现在贺巍的跟前时,贺巍等人,本来还笔直的腰杆,顿时弯曲了下来,态度谦卑恭敬。

  “云公子。”贺巍等人喊道。

  云凡的目光在贺巍,还有郑玄身上打量了一下,最终,落在郑玄身上。

  “你就是枭阳宗的宗主吧?”云凡随口问道。

  “云公子,在下正是枭阳宗的宗主郑玄,云公子大名,我已经听贺长老提起过了,如雷贯耳,我们枭阳宗,能成为云公子的麾下,是我们枭阳宗的福气和幸运。”郑玄说道,一番马屁之言说出来,竟然能做到风轻云淡,也是难能可贵。

  “你懂事就好。”云凡笑了笑,千错万错,马屁不穿,云凡对郑玄说完,然后转身,看向下方的四大门派。

  “我看你们四个门派的掌门,年纪和实力,都和郑玄相差不多,郑玄这么懂事,你们,难道就不懂事了吗?”云凡声音很是平缓地说出,并没有愤怒,这些人,还不值得云凡愤怒。

  “哼,年轻人,我看是你不懂事吧?知道我们是谁吗?竟然敢在我们面前口出狂言,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血手门的门主,气得白胡子都一抖一抖的,云凡这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真以为自己是真正的神啊,可以无视任何人。

  其他门派的人,也根本没有把云凡当回事,没办法,云凡来自第七重宇宙,而且这次,就带了这几个人前来,他们四大门派,今天可是有上万人,怎么可能会惧怕这几个来自第七重宇宙的人呢?

  这根本不需要思考的。

  枭阳宗的弟子,在三十年前,虽然被云凡一剑杀了上千人,但是,还是有余留的,上次没有前去第七重宇宙的弟子,侥幸躲过一劫,只是这些弟子,对于云凡,是心存怨恨的,毕竟,云凡杀的那些弟子,有的人,是他们的好兄弟,好姐妹,甚至,还有他们相爱的人。

  只是就算他们对云凡心存怨恨又有什么办法,他们枭阳宗的大长老,宗主,都在云凡面前毕恭毕敬,他们能怎么办?此刻只有暗暗咬牙,默不作声了。

  “既然你们不懂事,那也就没有留着你们的必要了。”云凡淡淡说道,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只是,这波澜不惊的话语,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让人心悸的威压。

  这四大门派的人,睁大眼睛,怔怔看着云凡,一时之间,脸色僵住了。

  不过,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

  “哈哈,好嚣张啊,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周门主,我们也没必要跟他们废话了,今天,就让枭阳宗从咱们令丘星上消失吧。”

  “是啊,周门主,没必要跟他们浪费口水了。”

  一群人,纷纷说道,他们要是人少,可能还会忌惮云凡,但是现在人多势众,这勇气也就大了起来,就算是第八重宇宙,比他们强的门派此刻在他们面前放肆,他们可能也不惧,更别说云凡了。

  “动手吧。”血手门的门主,脸色阴沉,缓缓说出了三个字。

  这三个平平无奇的字,此刻一说出口,四大门派的上万人,顿时如点燃的火焰一般,喊杀之声震天,就好像憋足了劲,准备在这一刻全部释放。

  这四大门派,汇聚在一起,仅仅这杀气,就让一般人,难以承受了,枭阳宗的那些弟子,都不由脸色有些发白,要不是此刻宗主,长老们站在他们前面,他们绝对会掉头就跑,但是此刻,就算不跑,一双小腿,也在微微颤抖。

  别说这些弟子了,就算是郑玄,贺巍,他们的心,都不由悬了起来,这四大门派联手,他们枭阳宗,完全不是对手,要是没有云凡,他们根本没有勇气出来面对这四大门派。

  郑玄看向云凡,云凡依旧负手站在他的面前,目光平淡地看着下方的四大门派。

  “既然你要找死,我就送你一程。”

  血手门的门主,见云凡居然还岿然不动,心中大怒,云凡对他们四大门派的态度,就好像是在面对一群蝼蚁一般,那轻视,是骨子里的,这四大门派,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这般羞辱,他们觉得,今天不把云凡千刀万剐,根本不足以解他们的心头之恨。

  血手门的门主,身上散发出滔天杀气,血色长袍,无风自鼓,他双手交错,结了一个复杂的手印,然后右手五指张开,朝天一举。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