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么多人的不屑,洛弦思,聂云飞等人,都不由微微蹙眉,看向云凡,云凡似乎没有听到这些嘲讽的笑声一般,依旧面色淡然地看着彭元湃。

  “你们不信算了,我没必要跟你们解释。”洛弦思淡淡看了钟秀一眼,然后就不再理会了。

  钟秀耸了耸肩,知道云凡这群人,高傲得很,不过实力还是有的,她也不想真的得罪,所以见洛弦思这么说,她也就不想再说了,转身正要回到她师尊旁。

  但是她的师兄,却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不由提高嗓门,似笑非笑地说道:“今天歃血盟的几位护法也在,前天晚上,就是这几位,在歃血盟的赌场之中,杀了歃血盟的不少人,我相信,几位护法,应该还不知道是这几个人干的吧,我现在举报。”

  此言一出,再一次引起了哗然,大家的目光,都不由看向歃血盟的几位护法。

  尤其是在场的炼药师公会的元老们,自然希望将歃血盟牵扯进来,如果能借助歃血盟之手,就将云凡这些人除了,那就再好不过了。

  “李护法,钱护法,鲁护法,竟然还有这等事情,想必这几天,几位也在寻找这几人吧,现在我们炼药师公会的弟子冒死举报,你们可以在这里直接报仇,我们炼药师公会,绝对不阻止。”炼药师公会的一位元老站出来说道。

  炼药师公会的其他元老,也纷纷开口,大家都是聪明人,这祸水东引的计策,大家自然明白。

  尤其是钟秀的师尊,还夸赞了钟秀的这位仗义执言的师兄。

  只是,在听到炼药师公会这些元老们的话后,歃血盟的几位护法,脸色顿时变得极度复杂,他们心中有一句“TM的”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咳咳,这件事情,我们还真的不清楚,一般的小事,也不会传到我们的耳中,底下人自然会解决的。”

  “李护法说得没错,这其中,或许有误会,还是等结束之后,我们再说这件事情吧。”

  “现在,我们还是安心看比试吧。”

  歃血盟的几位护法纷纷开口说道,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在这里直接和云凡这些人起冲突啊,周护法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说起周护法,炼药师公会的元老们自然认识了,昨天周护法没来,他们还好奇地问了一句,歃血盟的其他几位护法,说歃血盟的盟主临时召唤,周护法就不能来了,大家也就相信了。

  今天周护法虽然跟着云凡这群人一起来的,但是一直低着头,周护法本来就是满头长发,这些天变成傀儡之后,自然没人帮他梳头打扮了,他的长发直接披在肩膀上,此刻低头,头发垂下,遮住了大半的面貌,就好像鬼一样,有些诡异,虽然很显眼,但是这年头古怪的人太多了,还不足以引起人的注意。

  歃血盟的几位护法既然都这么说了,炼药师公会这些元老们,还能怎么办?也不好逼迫得太过明显。

  “这是歃血盟的事情,我们炼药师公会,就不便过多插手了,而且,飞星岛这块的赌场,应该是周护法的地盘,还是等周护法回来,让周护法出面吧。”炼药师公会的大长老说道,他也知道歃血盟的内部情况,这几位护法的主场不在飞星岛,他们自然不愿意插手了。

  “周护法,恐怕没有机会出面了。”突然,洛弦思不由笑道。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炼药师公会的人,纷纷错愕,有些不明所以。

  “这位,不就是周护法吗?他现在已经是我家公子的傀儡了,你们说他还怎么出面?”洛弦思笑道,这些人,还真是有趣,洛弦思不得不说道。

  “他,他是周护法?怎么可能?”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周护法。

  “你以为我们不认识周护法啊,周护法昨天就离开飞星岛,回到他们歃血盟总部有事情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炼药师公会的大长老不由嗤笑道,洛弦思现在,简直是越说越离谱了。

  “你们要是不信,可以问问歃血盟的这几位护法啊?他们难道还不认识周护法吗?”洛弦思说道。

  洛弦思此言一出,在场的人,纷纷又把目光,移到了歃血盟的那几位护法身上。

  李护法,钱护法,鲁护法三人,倒是没想到洛弦思竟然这么不给面子,顿时一脸尴尬。

  事到如今,李护法还装模作样地跑到周护法面前,掀起了周护法的长发,看了周护法一眼,惊骇地说道:“的确是周护法。”

  钱护法和鲁护法见状,也跑了过去,只是说实话,他们的演技,的确让人有些尴尬。

  “行了,你们就别演了,你们这演技,太让人尴尬了。”洛弦思取笑道。

  “咳咳。”三位护法难得的低下了头,一脸羞愧,站到了一旁,不过还好,就在这个时候,彭元湃结束了炼丹,一阵奇异的药香在空气之中弥漫了开来。

  众人的目光,又全部被彭元湃吸引过去了,没人注意到歃血盟的这三位护法了,这也让他们暗暗松了口气。

  彭元湃头顶上的火人,张口一吐,就有一枚金色的丹药,从其嘴中,缓缓吞了出来。

  彭元湃双手朝天,然后再缓缓聚于胸前,火人又重新回到了彭元湃的体内,彭元湃的脸色,微微泛红,看得出来,此举对他的消耗,也是蛮大的。

  彭元湃站起,将悬浮在空中的金色丹药拿起,仔细打量了一下,然后这才看向凌万末。

  “你输了。”彭元湃说完,屈指一弹,将金色丹药送到了凌万末的跟前。

  凌万末明显不信,拿过彭元湃所炼制的金色丹药,仔细打量起来,对于凌万末这种顶级炼药师,丹药好不好,他自然能够轻易分辨了,这一看,凌万末的脸色,渐渐沉重了起来。

  “这一局,你赢了,现在,轮到你了。”凌万末最终,还是开口了,他并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更何况,他还没有输。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