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弦思闻言,连忙看去,果然见到云凡和司云一前一后凌空出现,云凡朝这边走来,而司云,则是返回了剑楼之巅。

  所有人都好奇地张望。

  “公子。”云凡一回来,洛弦思连忙迎了上去,云凡就是洛弦思的靠山,只要有云凡在身边,洛弦思就莫名的心安,任何人物,任何势力都可不惧。

  凌万末,聂云飞等人,也纷纷上前一步,用殷切的目光看着云凡,只是,没人敢开口多问。

  云凡负手飘然落在地上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木雄图,木雄图此刻的姿态的,倒是挺高傲的,也背负双手,面带傲然笑意看着云凡。

  “弦思,这位是你母亲家族的人,你母亲的情况,你问他了吗?”云凡说道。

  云凡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愕了,凌万末,聂云飞,蒋峥嵘,蒋依依这些人,都不由傻眼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洛弦思,他们只知道洛弦思是云凡的一位侍女,完全没想到,云凡的一位侍女,竟然来头这么大。

  木雄图本来傲然的脸色,在听到云凡的话后,也瞬间不淡定了,他的脸色陡变,猛地想起,眼前这小姑娘难怪一直觉得眼熟,原来她长得像木可心。

  “你,你就是木可心生下的那个孽种?”木雄图眼睛瞪大,看着洛弦思,无比震惊地说道。

  “你说谁是孽种?”洛弦思大怒,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羞辱。

  “哼,你不是孽种是什么?我倒是没想到,你这个孽种还有胆子来第八重宇宙,你父亲呢?”木雄图冷笑道,在知道洛弦思的身份后,木雄图对洛弦思的鄙夷,是来自骨子里的。

  洛弦思气得浑身发抖,双手紧握,指甲都陷入了肉中,她却浑然不觉,只是,她知道,她并不是这木雄图的对手。

  “弦思,没必要生气的,要是看他不爽,就杀了他吧。”云凡伸手摸了摸洛弦思的脑袋,安抚道。

  洛弦思脸色放松了下来,点了点头。

  “公子,再杀他之前,能让他把我母亲的近况说一下吗?”洛弦思说道。

  “哈哈,杀我?小子,你以为你可以让司云杀歃血盟的尹峰,也可以让她来杀我啊?告诉你,小子,歃血盟给我们木家提鞋都不配,你这么想就错了,司云不敢杀我。”木雄图不屑地笑道,他肯定以为云凡和司云有什么不可说的关系,云凡肯定又想借助司云之手来对付自己,至于云凡自己的实力,木雄图可没有多想,云凡一个年轻小子,能有多大的实力?

  若是没有背景,木雄图自信自己分分钟都可以捏死云凡。

  “简单,那就让他先说,然后再杀他吧。”云凡可没有理会木雄图的叫嚣,漫不经心地说道,对于云凡来说,这木雄图根本不够看的,云凡当年在第九重宇宙杀的青机林海木家的那几人,若是算的话,都是木雄图的伯伯之辈的人,但是这些事情,木雄图到死也不会知道了。

  见云凡理都没有理会自己,一副淡然,稳操胜券的样子,木雄图脸色顿时阴沉下去,这种被直接无视的感觉,可以说,是木雄图此生以来,第一次体验。

  “你是木可心的什么人?”云凡可没有管木雄图此刻的心理活动,看向木雄图,淡淡问道。

  “呵呵,你以为你是谁?敢在我们面前没大没小,不过我也懒得跟你计较,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你想知道木可心的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告诉你,甚至,还可以让木可心和她生下的孽种团圆。”木雄图笑道,依旧是一副自得的样子。

  云凡本来就是此刻的焦点,此刻这里又出现冲突,自然引人侧目了,司云站在剑楼之巅,也看到了,对此,司云只有微微摇头了,这木雄图还真是天堂有路不走,地狱无门他偏偏要闯进来,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云凡。

  云凡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多余的表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要知道,云凡现在距离木雄图,可只有两米距离,这个距离,云凡出手,木雄图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最关键的是,此刻木雄图根本没有把云凡放在心上。

  所以这结果,他自然就惨了。

  云凡伸手,圣木玄体神通绕天藤出现,云凡的五指,化作五根青翠藤蔓,直接锁住了木雄图的四肢和颈部,同时,云凡强大的神念,化作无形的干扰,在侵袭着木雄图的大脑,云凡现在的神念,都已经堪比前世了,如此强大的神念,让木雄图短暂地迷糊起来,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被绕天藤五花大绑了,绕天藤直接嵌进了他的肉中,正在吸取他的生机。

  云凡的圣木玄体,对于生机是无比渴求的,一个星球的生机,都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全部吸走,更别说木雄图一个人了,而且这木雄图是木家的人,他体内也有木髓绿血,木家的血统,就是充满了生机的血统,对于云凡的圣木玄体来说,是很不错的养分。

  说实话,此刻云凡并没有主动吸取,但是绕天藤都已经迫不及待地吸取木雄图的生机了。

  在云凡强大的神念干扰下,木雄图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云凡在数秒之后收回神念,木雄图的脸色,都变得苍白了,看上去,虚弱无比。

  木雄图眼中露出骇然之色,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下意识地连忙挣脱,只是可惜,他现在感觉浑身无力,而且,他现在清醒,完全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体内的力量,正在被缠在身上的藤蔓吸走,这是一种诡异的感觉,不亲自体会,根本无法形容。

  “这,这怎么可能?你对我做了什么?”木雄图惊骇不已,看着云凡,眼中再也没有了一丝的傲然,他发现自己严重低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

  “没什么,只是先取走了你的一半生机而已,现在,可以老老实实的说了吧。”云凡淡笑说道。

  木雄图的瞳孔不由放大,难以置信,自己的生机,竟然就这么瞬间被夺走了一半,他却没有察觉。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