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我这个外孙女本事大得很啊,当年我大发慈悲,留下她和她父亲二人性命,没想到今天,她竟然带人来第八重宇宙杀我木家人,不错,不错啊。”木家老祖木旭江冷笑道。

  木旭江身为第八重宇宙木家老祖,实力自然也是有的,不过和第九重宇宙的木家比起来,木旭江就有点不够看了。

  云凡当年在第九重宇宙所杀的青机林海木家老祖的三子,那三子,要论辈分的话,木旭江还得叫他们叔伯。

  木旭江是不知道云凡的身份,要是知道了,恐怕是有多远躲多远了。

  “父亲,当年我们放过木可心生下的孽种就是一个错误,要是当年将那孽种杀了,现在二哥也不会被杀了,这木可心,真是我们木家的瘟神,趁着那个孽种还没来,我们现在直接杀了木可心吧。”木家的一位貌美女子说道。

  这位貌美女子,是木可心同父异母的姐姐木霏烟,当年木可心因为天资卓越,受到木旭江的器重,几乎木家所有的好资源,第一个都拿来给她享受,这让木家的其他人,难免心中嫉妒,尤其是这木霏烟,更是嫉妒得恨不得杀了木可心。

  后来木可心竟然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而且还未婚先孕,生下了孽种,这可把木霏烟高兴坏了,她当年就主张直接杀了木可心,但是这木可心,毕竟是木旭江的亲生女儿,虽然给木家带来了耻辱,但是木旭江还是不忍心杀了她,所以只有将她囚禁起来。

  原本以为木可心被囚禁多年之后就会嘴软,但是却没有想到,木可心被囚禁多年,依旧死不悔改,并不承认当年做错了,这可让木旭江大怒,早就不愿意提及木可心这个女儿了。

  至于杀木可心,木旭江自然也不愿意,所以这些年,木可心一直被囚禁在木家的地牢之中。

  “现在杀了木可心,岂不是便宜了木可心,她不是一天到晚想见她的女儿吗?等到时候,我们抓到这个孽种,将这个孽种在木可心面前杀了,我看她怎么办?”又一位木家人说道。

  木家的大部分人,对于木可心,可以说完全已经没有了丝毫亲情,木可心是木家的耻辱,让木家丢尽了颜面,她死不足惜。

  “这个主意不错,我看,到时候让木可心亲自动手杀了这个孽种才刺激。”木霏烟不由笑道。

  木旭江听着大厅之中众人的议论之声,尤其是木雄图的妻子儿女们的愤怒之言,他沉默不语,眼中杀意毕露。

  “好了,都别说了,等那个孽种来这里,我自有计较。”木旭江突然开口,作为一家之主,木旭江是拥有绝对的话语权的,他一开口,没人敢在说话。

  木旭江说完,直接离开了大厅,虽然口头上对云凡不以为然的,但是木旭江不傻,木雄图是他最得意的儿子,实力他自然清楚了,能轻易杀死木雄图的人,绝对是一位超级强者,甚至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了。

  但是若是云凡前来木家,那对于木旭江来说,他自然占据了优势,就算云凡的实力比他还要厉害一些,他都有信心让云凡有去无回。

  木家在青阳星上苦心孤诣地经营了超过万年,云凡来到青阳星,那就是进入了虎穴。

  木旭江准备在云凡来临之前,检查一下他布置下来的杀阵机关,确保有备无患。

  而木旭江离开大厅之后,木家的那些人,顿时议论起来,木雄图的夫人,也开始忍不住地哭嚎了,大家都在劝慰。

  “二嫂,要不是因为木可心,二哥也不会被杀,现在木可心被囚禁在地牢,这么多年,我们都没有去理会她,走,我们今天去地牢之中看看,也要让她受点皮肉之苦,她就是我们木家的灾星。”木霏烟不由说道。

  众人闻言,都不由起哄前去地牢,自从木可心被关进地牢之后,木家的人,几乎都要将她遗忘了。

  一群木家人,成群结队,前去地牢。

  木家地牢,位于木家后山禁地,这里没有令牌,擅自闯入就会触动阵法,这里毒虫猛兽横行,到处都弥漫着难闻刺鼻的气息,一般情况下,木家人,尤其是木家的女子,根本不愿意来这里。

  在后山禁地的一处峡谷之中,这峡谷险要,千丈高的石壁上,有着一个个特殊的山洞,这些山洞就是木家的地牢,里面不是囚禁着妖兽,就是得罪木家的人。

  峡谷上空,被一层暗红色的阴霾笼罩,这是一种毒瘴,就算是神帝级别的强者沾上,也会丢了半条命,所以就算有些被囚禁的人或者妖兽逃出地牢,也休想逃走。

  在峡谷的入口,也同样有机关阵法,还有铜甲人看守,木霏烟等人来到峡谷,并没有全部进去,只有一些胆子大的人进去了。

  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前来了,木霏烟等人一来,立马引起了震动,这成百上千的山洞里纷纷传出吼声和尖叫声。

  那些妖兽在撞击着洞中的封印,而那些被木家关押的人,则是在破口大骂木家之人。

  木霏烟等人来到最底部的一处山洞前。

  “二嫂,这木可心就关押在这里,我们进去看看吧。”木霏烟说道。

  “走,进去看看,她生下的孽种害了我夫君性命,我要让她付出代价。”木霏烟的二嫂脸色阴沉地咬牙说道。

  其它的山洞,木霏烟这些人还真的不敢进去,但是木可心这个山洞,她们就放心进去了,因为木可心的修为早就被木旭江封印了,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完全没有危险性。

  山洞之中,光线昏暗,走过一条三十余米的过道,来到了山洞里面,山洞里面并不大,只有一方石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坐在石台上,面朝石壁,一声不吭,这个女人,自然就是木可心了。

  现在的木可心,早就不复当年的青春美貌,一头青丝,早就干枯花白,脸上也起了皱纹,老态尽现,她察觉到有人来了,缓缓转身,朝来者看去。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