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让你们请木可心出来这么困难,那就只有让我亲自出手了。”云凡一笑,然后就看到,云凡的身上,突然飞出一根藤蔓,藤蔓飞过众人的头顶,急速朝木家后山禁地飞去。

  众人一愣,目光追随藤蔓而去,只是很快,藤蔓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你这是干嘛?”木旭江皱眉,被云凡这突然间的举动给弄的措手不及。

  云凡没有回答他,这让木旭江脸色一沉,只是在这里,他不好动手,像他这种级别的强者一旦动手,破坏力极大,一招就可能将木府,甚至整个青机城摧毁,木旭江自然不会在自己的地盘上大动干戈了。

  “你以为凭借你这点小手段,就可以把木可心弄出来吗?你也太小瞧我木家了,后山禁地,被三道阵法笼罩,每一道,都非同小可,就算你亲至,也不见得可以轻易破解,更别说使用一根藤蔓,就想突破阵法,简直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木旭江冷哼。

  木旭江话音刚落,就看到后山方向,突然有三道光芒突然出现,后山禁地的阵法,笼罩整个后山,若是没有经过木家允许,从任何角度进入后山,都会触动阵法。

  现在,很明显是阵法被触动了,阵法蹦出光芒,就好像三层光晕如锅盖一般扣在后山上。

  只是这阵法被触动了之后,仅仅是光芒闪现,动荡了一下,就没有其它的反应了。

  而此刻,后山禁地之中,木可心还在凶暴猿的山洞之中怔怔地看着外面,她的心中既紧张,又激动。

  她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她的女儿来了,若真是女儿来了,她等一下见到女儿,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呢?

  木可心正思绪翻飞,突然空中有一个长长的东西急速窜来,还没有等木可心反应过来,这东西就直接钻进了山洞之中,将她缠住。

  木可心下意识地挣脱,只是根本挣脱不了。

  “救我。”木可心对一旁的凶暴猿喊道,这只是人的下意识反应,她根本不知道这个藤蔓是干嘛的。

  凶暴猿吓得不轻,躲在一旁,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藤蔓分裂,又朝凶暴猿飞去,凶暴猿上蹿下跳想躲避,但是根本躲避不了,很快就被藤蔓给缠住了,这藤蔓对付凶暴猿,就没有这么温柔了,直接将凶暴猿裹成了肉粽子,勒得很紧,凶暴猿疼的嗷嗷大叫。

  木可心愣住了,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藤蔓缠住她和凶暴猿后,就直接回收,木可心只感觉一股巨力拉着她在空中急速飞翔,她有些懵了。

  等一切平静下来,木可心感觉自己的脚踏在了地面上,心才踏实了很多,她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置身在木家的大厅之中,偌大的大厅之中,站满了形形色色的人,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而凶暴猿,此刻也被放了出来,只是对于它,云凡下手就没有留情了,它的身体被藤蔓勒出一道道血痕,惨不忍睹,凶暴猿被激怒了,本来它吼叫着,但是在看到自己竟然站在木家的大厅之中,顿时老实了,显得唯唯诺诺的。

  大厅之中,气氛变得有些诡异,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充满了震惊,很显然,被云凡的手段给惊到了。

  尤其是木旭江,老脸上不由闪过一抹尴尬,他刚才还在口口声声说自己木家后山禁地的阵法多强悍,云凡根本破不了,但是现在,老脸被打得啪啪响。

  木可心恍惚了一下,这才清醒过来,这大厅之中的木家人,不少都是熟面孔,只是此刻,她的目光并没有在意这些人,她几乎是第一时间,看到了人群中的洛弦思。

  或许是母子间潜在的微妙联系,木可心在看到洛弦思的那一刹那,她就知道,眼前这位女孩子,就是她的女儿。

  “弦思,没想到娘还能见到你。”木可心一直在酝酿见到洛弦思该说什么话,此刻,几乎是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很平常的话。

  洛弦思的嘴唇,在不断的嗫嚅着,她曾幻想过见到母亲,有许多话要和母亲说,但是此刻,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娘。”千言万语,此刻也只汇成了这简单的一个字。

  洛弦思和木可心母女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轻轻的啜泣声,在安静的大厅之中,格外明显。

  这一幕,有些感人,不少人都为之动容,云凡静静地看着,不想去破坏此刻的氛围。

  “木可心,现在可不是你们母女二人煽情的时候吧?”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缓缓响起,自然是木霏烟的冷言冷语。

  木可心这才回过神来,此刻,的确不是和女儿互诉愁思的时候。

  “弦思,你,你其实不应该来的。”木可心放开洛弦思,充满担忧地说道。

  她是真的难以相信,她的女儿能有这般大的能耐可以和木家作对,这简直不可思议。

  “娘,你放心吧,我一个人,我自然不敢来,但是这次,我是跟公子前来的,有公子替我们做主,根本无需畏惧木家。”洛弦思微微一笑说道。

  “公子?”木可心微微惊愕,朝云凡看去,云凡淡淡一笑,倒是没有平日里的高冷。

  “娘,公子很厉害的,有公子在,没人可以再欺负你了。”洛弦思就好像一个孩子一般,说起云凡,她一脸骄傲。

  对于云凡,洛弦思从第三重宇宙开始,就一直坚定不移地相信,尤其是这次,在确定了云凡的真正身份后,洛弦思对云凡,更是充满了信心,整个九重宇宙,洛弦思相信,云凡就是最强者。

  “多谢公子对弦思的照顾。”木可心看到女儿这般样子,微微一笑,对云凡欠身施礼感谢道。

  “弦思,先带你母亲去房间换一件衣服,我们再继续下面的事情。”云凡淡笑说道,木可心现在的样子,的确狼狈,有失体统,因为一件衣服常年不换,已经褴褛不堪。

  “好。”洛弦思点了点头,拉着母亲就去了后堂。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