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专心看着,就是为了在人群中,寻找和夜南一样的少男少女,这是为自己的宗门挑选人才,云凡自然尽心尽力了。

  不过可惜,并没有这么多和夜南一样的特殊情况,夜南的情况,其实也说不上很特殊吧,不过在思虑过后,云凡还是决定留下夜南。

  天大地大,或许只有灵云宗,才是夜南的归宿。

  几个时辰后,夜臧等人,终于登上了高台,来到了测验石前,夜臧是第一个上前测试的。

  别看夜臧一直得意洋洋的样子,但是现在,也紧张得手心出汗,在轮到夜臧时,夜臧将右手手掌在衣角擦拭干净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将手放到了测验石上。

  几个时辰时间,也有不少人通过了测验石考核,只要能让测验石激发光芒,就说明通过了。

  测验石激发光芒的高度,说明了受考核者实力的高低。

  夜臧目光灼灼地盯着测验石,突然,测验石上迸发出一道光芒,光芒有一丈高,和之前那些通过者激发的光芒高度相比,这高度,仅仅算中等吧,不过能通过,就是指的庆幸和骄傲的事情了。

  通过者,可以得到一块令牌凭证,凭借这块令牌,等五天之后,参加初试的第二轮背景审查考核。

  夜臧得到令牌,脸上又恢复了得意的表情,比刚才,还要更加得意,他并没有着急马上离开,而是站在一旁,看着夜家皇族其他少男少女们的考核,但是可惜,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个人再次激起测验石的光芒。

  到最后,只剩下夜南了。

  “我倒要看看,那姓云的说夜南会被灵云宗录取,他要是连初试第一轮都通不过,那岂不是搞笑了。”夜臧不由笑道。

  “我们都通不过,更别说他了。”夜家的其他人,也不屑地说道。

  夜南此刻也是紧张无比,说实话,他是有点相信云凡的话,云凡昨天说话的样子,并不像开玩笑。

  “快把手放上去,别耽误后面的测试者时间了。”测验石旁边的一位灵云宗弟子,见夜南在发呆,不由催促道。

  夜南回过神来,连忙伸手,可以清晰地看到,夜南的右手,明显颤抖。

  “哈哈,瞧他怂包的样子,真是丢脸,测个实力,竟然还害怕。”夜臧好笑道。

  “这次他不能被灵云宗录取,等回到皇宫里,恐怕他就再也没有机会翻身了。”

  “一个低贱的人,真是侮辱了我们夜家,要不是皇爷爷保他,他早就被打死了。”

  “嘘,这话还是别说,被皇爷爷听到不好。”

  夜家的这群年轻人,对于夜南的不屑,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其实如果知道了夜南的一些事情,也就会理解为何夜家的这群年轻人对于夜南如此轻蔑和不满。

  夜南的事情,云凡自然不关心,不管夜南有什么事情,只要他进入灵云宗,他日后就一定可以解决,而且还是靠自己解决,甚至不需要依靠宗门威望。

  夜南的手轻触测验石,夜南紧张兮兮地等待着,一秒,两秒,三秒过去了,但是测验石并没有任何反应。

  夜南无法接受,夜臧那些人,没有通过考核,其实也无伤大雅,他们回去,还是皇孙,地位尊崇,有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但是夜南却不一样,他这次若是不能被灵云宗录取,回去,对于他来说,就是回到地狱里,等待他的,是无穷无尽的折磨和痛苦,只会被以前更甚,不会更轻。

  “下一个。”一旁的灵云宗弟子,见三秒过后,夜南还死皮赖脸地站在这里,不由没好气地将夜南推到一旁,别怪灵云宗的弟子脾气不好,任谁干这种工作,看到每个不通过的人,都赖着不走,搞得好像不是他们实力不行,而是测验石不行,一个个都是这样,灵云宗的弟子脾气再好,现在也不好了。

  夜南被推到一旁,还没有回过神来。

  “哈哈。”突然,一阵刺耳的笑声传入夜南的耳中,不用说了,肯定是夜臧那群人。

  “夜南,走了,你通不过,不是很正常吗?我们之中,也只有夜臧大哥能通过。”

  “哈哈,别苦着脸了,我们没通过,都没有说什么,你实力天赋最差,没通过原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你不会真的相信了昨天那位云公子的话吧?”

  “那位云公子说话就跟放屁一般,你竟然还当真了,怕不是脑子坏了,哈哈。”

  一群人,站在夜南面前,哈哈笑道,尽情嘲讽。

  夜南就跟丢了魂一般,也没有理会这群人,默默地走开了,如果没有云凡的话,夜南这次没有通过,或许还能接受一点,但是因为云凡的话,让夜南内心深处,有了一股信心,现在却被如此打击,这让夜南如何能够接受啊。

  就算不能被灵云宗录取,好歹也要进入复试吧,但是这初试第一轮就被淘汰了,这还搞个蛋啊,太打击人了。

  夜清在远方,将高台上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

  “云公子,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看到夜南被淘汰,夜清也只是微微一叹,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夜清好奇,云凡会怎么辩解?

  “今天才是招新的第一天而已,你急什么?好戏在后头。”云凡淡淡一笑,没有半点难堪,依旧是一副淡定若素的模样。

  “云公子,夜南第一轮就被淘汰了,你不会认为他还能翻身吧?”夜清无语了,云凡竟然还在坚持。

  “等着吧。”云凡淡淡说道,然后目光又在九座高台上来回巡视,为灵云宗寻找一些隐匿的好苗子。

  夜清站在云凡身边,看着云凡,脸上的肌肉抽动着,扭曲着,表情复杂,他实在拿云凡没有一点办法,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云凡竟然还不承认自己判断失误了。

  这种见到棺材也不落泪的人,实在让人头疼,简直不可理喻。

  夜臧等人,从高台上返回,夜臧手持初试第一轮通过的令牌凭证,一脸得意。

  “云公子,看到了这是什么吗?”夜臧将令牌凭证拿在云凡面前晃了晃,得意洋洋的炫耀着。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