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也有例外。

  魔灵脉觉醒,只要自己的意识,最终战胜了魔灵脉中的魔性,不被魔灵脉控制,这就是例外,古往今来,第九重宇宙那些觉醒了魔灵脉,最终可以保持清醒,甚至可以随心所欲地控制魔灵脉的人,百里挑一,极为的稀有。

  灵莫舞会不会也是例外,云凡并不敢确定,但是云凡希望,灵莫舞也是例外。

  云凡带着沙无天,离开了青机林海,前往临仙星域。

  想要找灵莫舞,自然要去灵国了。

  灵国,位于临仙星域的仙土星,是仙土星上最强大的帝国之一。

  而临仙星域,不仅仅是第九重宇宙最大的星域,而且还是传说中最接近仙界的地方,在亿万年前,仙界之门,就存在于临仙星域的某个角落,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仙门闭,仙路绝,从此第九重宇宙,再无仙界之门。

  自从仙界之门消失后,第九重宇宙的人,没有放弃寻找,只是寻找了亿万年,依旧没有找到这个传说中的仙门。

  仙土星,是临仙星域中最大的一颗星球,在临仙星域,基本每颗星球的名字,都会带着一个“仙”字,而且基本每颗星球上,都会有各种关于仙门的传说,至于孰真孰假,就不得而知了。

  云凡前世,活了数万年,在临仙星域,盘桓的时间最久,没办法,云凡也想找到那个仙界之门,只是云凡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临仙星域,都没有发现任何关于仙界之门的蛛丝马迹,也是相当的令人绝望。

  云凡来到仙土星的灵国,并没有去灵国的都城,而是去了灵国边陲的一个城池。

  这个城池,是云凡和灵莫舞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沙无天默默跟在云凡后面,见云凡来到了这个有些偏僻的小城,心中纳闷,不过根本不敢多说。

  云凡和沙无天,走进城中,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云凡和沙无天现在的样子,就好像一主一仆,这种组合,在第九重宇宙,随处可见,自然没人在意了,顶多别人会多看沙无天一眼,轻声嘀咕,说沙无天这个仆人长得太难看了。

  来到一家酒楼前,云凡不由驻足,虽然已经过去了千年,这家酒楼,还和当初一模一样,只是有翻新的痕迹罢了,就是在这家酒楼中,云凡第一次见到了灵莫舞。

  走进酒楼之中,明显可以看到,有一个桌子,被隔离了起来,这个桌子,看上去很是古朴,和周围的桌子,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个桌子,就是当初云凡和灵莫舞坐在一起吃饭的桌子,当然,这个桌子现在被保护了起来,自然不是云凡的注意,而是灵莫舞派人干的。

  “客官,这个桌子不能靠近,你们要是吃饭,可以坐其它座位。”一位店小二连忙跑过来说道。

  云凡淡淡一笑,就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点了几个酒菜之后,云凡随口问道:“这个桌子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古董吗?放在这里,岂不是碍事?”

  云凡说完,还随手扔给了店小二一枚灵石。

  “赏你的。”云凡说道。

  店小二接过灵石,喜不胜喜,左右看了看,然后说道:“这位公子,你有所不知,这个桌子,摆在我们店中,超过一千年了,据说当年,有一位大人物曾经在这里坐过。”

  “哪位大人物?”云凡明知故问。

  “曾经纵横第九重宇宙的魔君,你知道吗?”店小二压低声音,一脸凝重地说道。

  云凡笑了笑,没有继续多问,让店小二去上菜。

  沙无天站在云凡的身后,听到店小二的话,不由又看了旁边被隔离的那张桌子一眼,有些好笑。

  而此刻,云凡却陷入了回忆中.......

  店小二说得其实并不准确,这张桌子,摆在这里,其实远远不止一千多年。

  云凡和灵莫舞第一次在这里相遇,那是三千多年前的事情了,准确来说,距今,已经有三千七百二十三年。

  三千七百二十三年前的那个夜晚,也是这里。

  这座城市,是灵国边陲,这里是灵国最北边的地带,再往北边走一百里,越过一座雪山,就会到达夜霜帝国,虽然这里位置偏僻,但是却并不荒凉颓败。

  这座边陲城池坐落在这里,此刻虽然是黑夜,但是整座城池,灯火辉煌,一片通明,街道上,更是行人如织,热闹无比。

  黑夜之中,一辆马车,从南方而来,凌空而行,不过在靠近这座城池之时,似乎有所忌惮,不敢继续凌空而行,而是乖乖的落在官道之上,徐徐朝城门行去。

  这并不是一辆普通的马车,而马车上的人,也不是普通人,马车上一共三人,驾车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子,而在马车的车厢之中,则是一位年纪略大,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婆婆,而在这位老婆婆怀中,还有一位六七岁的小女孩。

  “雪婆婆,我们为什么要离开灵都啊?娘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小女孩看着一脸凝重的雪婆婆,不由天真无邪地问道,她这么小的年纪,许多事情,根本不知道。

  “因为灵都已经容不下我们了,公主,我带你回雪族,雪族是你母亲的家乡,到时候,你可以见到你母亲的族人,以后,你就在雪族生活了。”雪婆婆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看着怀中天真的小女孩,眼中满是怜惜。

  这个小女孩,并不是别人,而是灵国公主,灵莫舞,此时的她,才不过六岁。

  灵国皇室子孙,在六岁的时候,都会开始灵脉觉醒,一般情况下,就算皇室子孙并不能觉醒灵脉,也没有多大的影响,他们贵为皇室子孙,自出生,就注定高贵,没有灵脉,他们照样是皇室子孙,过着优渥的生活。

  灵莫舞自出生起,天资聪慧,这次灵脉觉醒,被寄予厚望,到最后,她的确觉醒了灵脉,不过并不是高贵的仙灵脉,而是万年难得一遇的魔灵脉。

  魔灵脉,代表了厄运,如果仅仅影响个人,倒是无所谓,但是根据灵国国师所说,这魔灵脉,会影响灵国国运,给灵国带来灾难,所以必须彻底除之。

  灵国公主,居然拥有魔灵脉,这件事情,简直是灵国皇室之耻,不过还好,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只要杀了灵莫舞,这件事情,也就永绝后患了。

  但是,这灵莫舞,毕竟是灵国国王的女儿,而且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他如何忍心,但是为了灵国,他最后,也只有下定决心,准备偷偷处死灵莫舞。

  灵莫舞的父皇,为了灵国,不得不狠心要处死灵莫舞,但是灵莫舞的母亲,就管不了这么多,她直接让雪婆婆带着灵莫舞连夜逃出皇宫,远离灵都,去往雪族,不管灵莫舞拥有什么灵脉,也要让她平安长大。

  雪婆婆带着灵莫舞,一路向北,此刻,只要在往北一百多里,就可以离开灵国地界,这样,她才能真正的松一口气。

  皇宫之中,就算最后国王心慈手软,不准备动手,但是想杀灵莫舞的人,多的是,所以不离开灵国,都不能丝毫放松。

  而此刻,这座孤立在灵国北陲的城池之中,云凡正悠闲地坐在一座酒楼之中,听着周边吃饭的人,在议论纷纷。

  他们所议论的事情,正是前几天,发生在夜霜帝国的事情。

  “你们听说没有,前几天,夜霜帝国青冥宗的宗主,被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君杀了。”

  “听说了,这青冥宗可是夜霜帝国有名的名门正派,深得人心,这宗主,听说是一位人神境的强者吧,没想到都不是这魔君的对手。”

  “还魔君呢,我看,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大魔头,也不知道,谁叫他魔君的,直接叫魔头得了,真是侮辱了君字,他做事,哪里有半点君子之风啊,连青冥宗的宗主都残忍杀害了。”

  “嘘,你说话还是小声一点,听说他来咱们灵国了。”

  “真的假的,你早说啊。”

  “不知道这次咱们灵国,哪个门派要遭殃了?这魔君行事,根本没有一点规矩可言,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他想杀就杀。”

  云凡听到这些议论之声,也只是嘴角微微一斜,露出一抹轻笑。

  其实,在酒楼之中,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云凡了,云凡一个人,点了满满一桌子酒菜,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只是谁能想到,这位在自斟自饮,看上去,有些落寞孤寂的男人,竟然就是他们口中所议论的那位——魔君云凡。

  此时云凡的魔君大名,早就响彻整个第九重宇宙了,是第九重宇宙,这万年来,名气最煊赫的人物之一。

  虽然在第九重宇宙,就算是一个街边小儿,都听过魔君云凡的名讳,但是却鲜有人知道,魔君的真面目。

  有人说,魔君云凡,玉树临风,乃是第九重宇宙一等一的美男子,但是也有人说,魔君云凡相貌平平,丢在人海之中,都没人会多看一眼,更有人说,魔君云凡,因为修炼魔功,导致面目全非,奇丑无比,所有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不过世人不认识云凡,但是却认识云凡手中的剑。

  云凡手中有三把剑。

  第一把,半截古剑,名为斩仙,传说这把古剑,曾经斩杀过一位真仙,半截剑身,埋在地下万年,依旧如一泓秋水,光泽潋滟,上面还有几滴真仙之血,灿烂如金阳。

  第二把,清绝古剑,名为惊仙,此剑传说是仙界一位铸剑大师所铸,剑成之日,仙界震动,各路真仙纷至沓来,都想得到这把清逸绝伦之剑,铸剑大师见状,在剑身之上,刻下惊仙二字,最后,被一位仙子所得,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此剑遗失在第九重宇宙,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年,被云凡所得。

  第三把,霸道古剑,名为葬仙,这把剑,云凡很少动用,传说这把剑,一旦施展开来,可埋葬世间的任何仙,此剑,厚重宽大,上面刻有特殊铭文,古朴沧桑,并没有多少巧夺天工的设计,简单而原始,但是就是这把剑,却是这天底下,最强神兵之一。

  云凡的这三把剑,都与仙有关,斩仙,惊仙,葬仙,可以说,这是一种巧合,也可以说,只是云凡特意为之,云凡纵横第九重宇宙万载,杀人无数,得到的宝贝,更是难以计数了,云凡好酒,也喜欢剑,天下名剑,云凡只要能得到的,都会想办法得到。

  除了这三把剑之外,在云凡的藏兵阁之中,名剑不胜枚举,只是云凡很少使用。

  这斩仙,惊仙,葬仙三把剑,云凡使用习惯了,所以也就长留身侧,在第九重宇宙上,云凡纵横万载,威名赫赫,这三把剑的大名,并不比云凡的魔君之名弱多少。

  这三把剑,云凡每次使用,也不会改变它们的样子,所以几乎每次,众人不识云凡,但是只要云凡拿出这三把剑之中的任意一把,立马就被人认出了,想来倒也有趣。

  城中街道上,人来人往,一辆马车进城之后,在街道上徐徐而行,灵国的城池,都有规定,城池上空,禁止肆意飞行穿梭。

  “雪婆婆,这边关之城,一入夜之后,就禁止出关了,除非有出关文牒,我们要不在城中留宿一晚,明天出发。”在驾驭马车的那位年轻女子说道。

  雪婆婆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不能留宿,以免夜长梦多,小幽,你尽管赶路,等到了出关城门之时,我来想办法。”马车之中的雪婆婆说道。

  雪婆婆话音刚落,这座边关之城的上空,突然有一道道流光划过天空,最终,流光定格,全部凌空而立,赫然是上百位骑着灵兽,身穿黑甲的侍卫。

  “雪婆婆,是国师的手下,没想到他们速度这么快。”赶着马车的年轻女子急声说道。

  “不必惊慌,小幽,将马车赶到一处偏僻无人之地。”雪婆婆凝目,声音低沉地说道。

  年轻女子闻言,连忙左顾右盼,终于,在一座酒楼旁边,发现了一座幽深的小巷子,这是酒楼堆垃圾的地方,自然偏僻没人来了,巷子中的味道很不好闻。

  黑夜之中,一辆马车悄无声息地拐进了小巷之中,与此同时,空中的那些黑甲侍卫,也全部从天而降,落在城中的一处空旷之地,他们胯下的坐骑,有一丈长,如雄狮,身上覆盖一层赤红色的毛发,背生双翅,如火一般,威风凛凛,这是灵国官家豢养的一种灵兽,专门给侍卫们当坐骑的。

  这些黑甲侍卫的头领,是一位面色冷酷的魁梧中年人,他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珠子,这个珠子,是国师给他的,可以感应到魔灵脉,此刻根据珠子所指,灵莫舞就在这座城中。

  街道上,行人看到这些黑甲侍卫,都不由暗暗奇怪,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了。

  黑暗之中,酒楼旁边的小巷子中,走出了三人,一位中年男子,一位年轻的女子,还有一位相貌普通,有些黝黑的小女孩,这三人,都是相貌平平无奇,乍一看上去,还有点土气。

  这三人,此刻走在大街上,自然没人注意了,只是刚刚走出小巷,就看到不远处,一群黑甲侍卫,朝这边列队而来,行人自动退避,生怕冲撞了这些侍卫。

  “我们进酒楼吃饭吧。”中年男子见侍卫朝这边而来了,左右四顾一下,见旁边有一座酒楼,于是带着他的“妻女”走进了酒楼之中。

  只是此刻,酒楼已经客满了,没有多余的空桌,这位中年男子,脸色明显一紧,不过很快,他就看到了云凡,脸上一喜,带着“妻女”走了过去。

  “公子,应该不介意拼桌一下吧?”中年男子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招呼自己的“妻女”坐下了,这三人坐到云凡这一桌后,云凡这一桌,倒是显得热闹了起来。

  这三人走进酒楼,并没有引起人的注意,云凡也没有说话,腰杆挺直如剑,端坐在椅子上,自顾自地喝着酒。

  中年人见云凡不做声,心中暗暗吁了口气,如释负重。

  这三人,正是雪婆婆,灵莫舞,侍女小幽三人易容而成,雪婆婆的易容术,举世无双,完全可以瞒天过海。

  “公子,今晚的账我来付,您尽管吃喝,不要客气。”雪婆婆见云凡一点反应没有,不由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云凡眼皮微抬,淡淡看了面前的雪婆婆一眼,雪婆婆和云凡的目光对视,脸色微微一变,赶忙缩了回去。

  “这,这人恐怕不简单啊。”雪婆婆心中暗道,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么眼前这位公子的眼神,就可以杀人。

  因为云凡不说话,而雪婆婆和小幽,又在担心外面的黑甲侍女会发现她们,所以脸色有些紧张,不敢多言,倒是灵莫舞,睁大着眼睛,好奇地看着旁边的云凡。

  灵莫舞虽然易容了,精致可爱的小脸蛋被弄的黝黑无比,但是一双眼睛,却易容不了,依旧灿若星辰,充满了灵气,和她此刻的容貌有些不配。

  “叔叔,你怎么光喝酒,不吃菜呢?我娘说,喝酒喝多了不好,叔叔,你还是别喝这么多酒了。”灵莫舞突然开口,一副认真的模样对云凡说道。

  灵莫舞清脆的声音,落入云凡的耳中,云凡刚刚送到嘴边的酒碗,不由停在了半空中。

  云凡的嘴角微微一勾,平静幽深的脸上,多了一份笑容。

  “你娘其实说错了,酒其实是好东西,我这酒,更是好东西了,你要不要试一试?”云凡看着灵莫舞,微微笑道,云凡,私下里,其实也是一个蛮温和的人。

  “真的吗?”灵莫舞有些怀疑地说道,她以前偷偷尝过一次酒,味道辛辣,她不喜欢,但是听云凡说他的酒似乎与众不同,灵莫舞又好奇起来了。

  小孩子,对什么事情,都是比较好奇的,更何况,现在很无聊,有云凡这个帅气的叔叔陪她聊天,她兴致盎然。

  “真的。”云凡笑道。

  “那叔叔,能给我尝一尝吗?”灵莫舞看着云凡,舔了舔嘴唇,一副嘴唇的样子。

  雪婆婆在一旁看着,并没有阻止,因为此刻,外面的黑甲侍卫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她不想做过多的举动,只求这些黑甲侍卫,快点从这座酒楼前走过。

  云凡直接将手中的酒碗送到了灵莫舞跟前,笑道:“尝尝吧,味道会让你难忘的。”

  灵莫舞眨了眨眼睛,不过还是看了雪婆婆一眼,征询雪婆婆的意见,因为此刻,黑甲侍卫居然在这座酒楼门口停住了脚步,雪婆婆的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哪还有心思管这事情,见灵莫舞在征询自己的意见,雪婆婆只有点了点头。

  得到雪婆婆的允许,灵莫舞赶紧兴高采烈地端起酒碗,先是闻了闻,云凡这酒,是百花酿造,闻上去,自然有一种百花的清香,灵莫舞暗想,这酒还真的和她以前尝过的酒不一样,应该很好喝,就直接喝了一大口。

  “噗!”

  只是刚刚喝了一口,还没有吞进腹中,灵莫舞的脸就变得狰狞痛苦起来,赶紧找了一个空碗,直接“噗”的一声,全部吐了出来。

  “啊?好难喝,叔叔,你骗人。”灵莫舞吐着舌头,痛苦地说道,要不是跟云凡还不熟,她被云凡这么戏弄,都要拿着小拳头捶打云凡了。

  “小姑娘,你可知道,这酒,可是许多人想喝一口,都喝不上的,就你吐的这一口酒,论价值,就足以买下十座这样的酒楼了。”云凡微微笑道。

  灵莫舞闻言,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云凡,很显然被云凡的一番话给吓到了。

  “叔叔,你又在骗我,我才不会相信呢。”灵莫舞一本正经地说道。

  云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自己喝了起来,正在这个时候,一群黑甲侍卫,横冲直撞地进入了酒楼之中。

  酒楼老板吓了一跳,灵国的人,基本都认识这黑甲侍卫,知道这是灵都皇城的侍卫,连忙恭敬地迎接了上来。

  只是酒楼老板刚刚靠近,就被一名黑甲侍卫直接给拦住了,为首的那名黑甲侍卫头领,目光如电,在酒楼的食客间一一扫过。

  雪婆婆佯装镇定,低头不敢看,灵莫舞也很懂事,这种时候,并没有乱动,乖巧地坐在椅子上。

  黑甲侍卫头领的目光,很快锁定到了灵莫舞的身上,嘴角微微一勾,朝灵莫舞走了过去。

  因为黑甲侍卫的突然闯入,本来还喧闹的酒楼,顿时安静的落针可闻,黑甲侍卫头领,一步一步朝灵莫舞走来,此刻整个酒楼之中,也只有黑甲侍卫的脚步声还有身上的铠甲碰撞发出的沉重金属交击之声。

  最终,侍卫头领停在了灵莫舞身边。

  “你们以为能跑得掉吗?乖乖跟我回去吧。”侍卫头领看着雪婆婆,嘴角噙着冷笑,有些得意地说道。

  这群黑甲侍卫的实力,可都不一般,尤其是这侍卫头领,实力更是恐怖,当年可是灵国皇室侍卫中的第一高手,修为已入神帝境,这群黑甲侍卫既然奉命来追击雪婆婆等人,那肯定比雪婆婆等人要厉害得多,这是没有悬念的。

  雪婆婆默不作声,心中升起绝望,她知道,一旦被发现,那根本逃不了了。

  “走吧,别逼我动手。”侍卫头领见雪婆婆不做声,面色一寒,语气阴沉凌厉了起来。

  “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雪婆婆见事已至此,不承认也不行了,只是她伪装得这么好,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被发现了。

  “国师神机妙算,根据国师的安排,要找到你们,岂不是轻而易举,不要废话了,有什么话回灵都再说吧。”侍卫统领冷笑道,也不愿意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多言,灵莫舞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泄露的。

  “婆婆,要不我们回灵都吧,我想娘亲了。”灵莫舞突然说道。

  “哎......”雪婆婆不由一声长叹,回去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岂能回去,现在拼一拼,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雪婆婆的身上,突然有惊人气势暴涨,让整个酒楼之中,都被一股寒意笼罩。

  “不自量力,哼!”侍卫头领冷哼一声,正要动手。

  却在这时,气氛压抑的酒楼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很是平淡的声音。

  “滚!”

  就一个字,而且并没有多少的情绪波动,但是,却让所有人傻眼了,就连雪婆婆,小幽,灵莫舞三人,都睁大着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云凡,怎么也想不到,云凡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对黑甲侍卫头领说出这个字。

  所有人,都有些难以置信,但是事实上,云凡却真的说了,而且说完,还是这么的风轻云淡。

  黑甲侍卫头领,本来根本没有注意云凡,此刻,阴冷的眸子,盯着云凡,如毒蛇在看着猎物一般。

  “你可知道我是谁?就敢让我滚?胆子倒是不小啊,在这灵国,除了国王和国师,恐怕没人敢对我说这个‘滚’字了,你凭什么?别以为我身居官职,就不敢杀你一个普通人了。”黑甲侍卫头领冷笑道,并没有把云凡放在心上,这里可是灵国的地盘,谁敢在这里撒野,岂不是找死。

  “呵呵,凭什么?”云凡淡淡一笑,一挥衣袖,一道流光从云凡衣袖之中飞了出来。

  众人纷纷看去,只见有一把剑悬浮在空中。

  这是一把剑,一把断了一半,只剩半截的剑,这把剑,如一泓秋水,只是上面,有几滴金色点缀。

  “就凭这把剑。”云凡淡淡开口。

  黑甲侍卫统领盯着悬浮在空中的这把残剑,总感觉有点似曾相识,整个第九重宇宙,使用剑的修炼者,实在太多了,但是使用半截残剑的人,好像少之又少吧。

  黑甲侍卫想着想着,猛然想起了一个人,浑身一抖,吓得直接后退了好几步,这才一脸惊骇与难以置信地看着云凡,哆嗦着说道:“你,你,你就是那位魔君云凡?”

  黑甲侍卫头领哆嗦着说出这句话,本来寂静的酒楼,不由掀起短暂的哗然,所有人都不由朝云凡看去。

  没有人想到,这位看上去,有些孤寂的公子,居然是那位威名赫赫,震慑第九重宇宙已经数万载的魔君。

  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位魔君,那简直就是神话传说里的人物,这样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这座酒楼之中,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雪婆婆也惊呆了,睁大着双目,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云凡,她哪能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和这位魔君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倒是灵莫舞,扑闪着眼睛,好奇地盯着云凡,仔细打量,灵莫舞虽小,但是也听过云凡魔君的大名了,当然,在坊间传言的关于云凡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好事,基本都是在说,这个魔君如何杀人不眨眼,如何残忍凶狠,搞得现在,魔君云凡四个字,可以止小儿夜啼。

  灵莫舞以前,也听说过魔君的凶名和恶劣事迹,对这位魔君的印象很不好,觉得这肯定是一个面目狰狞如魔鬼的人,但是现在,灵莫舞觉得,这魔君,并不可怕啊,反正她是一点没感到害怕,反而感觉这个魔君,人很好。

  “既然认识我,还不快滚。”云凡淡淡开口。

  那黑甲侍卫头领,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这,这里是灵国,我们是奉国王之命捉拿要犯,你要是维护这几个要犯,就是和灵国作对,你,你可想好了。”

  “我再说最后一遍,滚。”云凡再一次开口,声音冰寒如玄冰,让这群黑甲侍卫,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黑甲侍卫头领咬牙,死死盯着云凡,最终,还是一招手,说道:“我们撤。”

  云凡的凶名,可不是开玩笑的,黑甲侍卫头领知道,自己要是再啰嗦一句,只怕马上就要人头落地。

  黑甲侍卫头领,自忖自己的实力很强,但是在云凡面前,却没有一点的信心。

  其实,就算是整个灵国,也不敢招惹云凡这样的恐怖存在。

  黑甲侍卫很快消失在酒楼之中,只是,在黑甲侍卫走后,酒楼之中,依旧死一般的寂静,只能听到,一些人喉咙滚动的声音。

  和魔君坐在一座酒楼之中吃饭,这得要多大的胆子和勇气啊,尤其是刚才那些在谈论魔君的人,此刻更是腿肚子打颤,双手颤抖得厉害,想走,却迈不动脚步。

  雪婆婆现在,也只是比酒楼中的那些人要好一些而已,虽然逃脱了黑甲侍卫的虎口,但是雪婆婆感觉,自己又进入了魔爪。

  “公子,谢谢您替我们解围,多有打扰了,我们就不打扰您吃饭了。”雪婆婆收敛了一番紧张的情绪,尴笑着站起,就要带着灵莫舞离开。

  云凡也没有说什么,似乎并不介意,雪婆婆心中一喜,拉着灵莫舞就要走,但是拉了一下,却发现,灵莫舞居然没有动。

  “怎么了?”雪婆婆回头,见灵莫舞坐在椅子上,似乎不愿意走,不由有些着急地说道。

  “婆婆,叔叔刚才帮了我们,我们得留下报答叔叔。”灵莫舞认真地说道。

  雪婆婆一时语塞,这大庭广众之下,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灵莫舞对雪婆婆说完,然后看向云凡,一本正经地说道:“叔叔,您刚才帮了我们一次,我们也会帮你一次的,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可以说出来,我们一定会尽力帮忙的。”

  云凡刚才救灵莫舞,只是随手为之,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不过这小丫头,现在成功引起云凡的注意了。

  “我的忙,你们可帮不上。”云凡看着灵莫舞,微微笑道。

  “叔叔,你说出来看看,或许我们就能帮到呢?”灵莫舞一脸认真地说道。

  “呵呵,算了。”云凡笑了笑,自己跟一个小姑娘计较个什么劲,然后续道:“我看你们,最近也有些疲于奔命吧,就留下来先吃饱喝足了,再赶路不迟,而且,若是你们现在走出酒楼,恐怕还没有走出十步,刚才那些人,就会重新出现在你们跟前。”

  云凡说的,的确很有道理,雪婆婆无奈,只有选择留下了,两边都是黑暗,云凡这边,黑暗之中,似乎还有点光明,雪婆婆现在,也只有相信这位魔君了。

  说出去,恐怕都好笑,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把希望寄托在这位魔君身上。

  看到雪婆婆有些担惊受怕的样子,云凡不由说道:“你们是要离开灵国吧?等一下我送你们离开吧。”

  “呃......那多谢公子了。”雪婆婆有些诧异地看着面前的这位魔君。

  “这真是那位杀人不眨眼的魔君吗?”雪婆婆有些犯糊涂了。

  云凡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雪婆婆愣在原地,无言以对,对于这位亦正亦邪的魔君,没人会把他当成一个好人,雪婆婆也是如此,只是现在看来,这位魔君,似乎并没有传说中那般冰冷残暴。

  云凡回忆到这里,店小二上菜的声音,将云凡从回忆之中拉了出来。

  菜上来,云凡拿出美酒,自斟自饮了起来,云凡还没有喝几杯,突然,酒楼外面,突然刮起了狂风,更有雪花纷纷扬扬地飘落,温度骤降,酒楼中似乎早有准备,拿出了炭炉,抵御这严寒。

  “雪妖又出来作祟了,这几年,咱们灵国,实在不太平啊,不知道何时是个头。”云凡旁边的那桌客人,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酒楼外面感慨道。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