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灵城,城主府,城主府倒是恢弘气派,到处点缀着火石,在黑夜之中,散发着柔和的亮光。

  肖充走进府中,立马就有一群人迎了出来,刚才肖充突然离开城主府,城主府中的众人,很是担忧,此刻见肖充回来了,暗暗松了口气,目光全部看向肖充身边的云凡和沙无天。

  “爹,难道刚才城中冰雪突然消融,是这两位所为?”一位身穿狐皮裘衣的年轻女子走上前来,看了云凡一眼,含笑问道。

  肖充点了点头,连忙给云凡介绍道:“这位是小女肖映容,还有这几位,是我的家将,跟随我很多年了。”

  云凡脸上无悲无喜,并没有看这些人,而是自顾自地走到大厅的主坐前,看着座椅上披着的一个狐皮,然后缓缓坐了下去。

  “这狐皮不错。”云凡坐下之后,抚摸着狐皮,不由赞赏了一句。

  看到云凡二话不说,直接坐到了肖充的位置上,这让大厅之中的肖映容还有肖家的家将们,不由脸色一沉,有些不悦。

  但是他们的素养很好,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全部看向肖充。

  肖充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就笑道:“这狐皮是我在夜灵雪山狩猎来的,这夜灵雪山里其它东西不多,但是这雪狐妖兽,却很多,今晚这场大雪,其实就是夜灵雪山里,那头雪狐大妖制造出来的,公子要是看上了这张狐皮,尽可拿去。”

  肖充倒是大方,他知道,眼前这位年轻的公子,肯定很有来头,或许可以请他帮忙,所以此刻送出一张狐皮,也没有什么,若是云凡真的可以帮忙对付夜霜帝国,把女儿送给他,也无妨。

  “爹,这张狐皮,可是你最看重的东西了,怎么可以随便......”一旁的肖映容,不由着急说道,城主府,乃至整个北灵城的人都知道,这张狐皮,可是一张有意义的狐皮。

  肖映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肖充打断了。

  “区区一张狐皮而已,有什么值得看重的。”肖充说道。

  云凡坦然坐在狐皮大椅上,以云凡的见识,能入得了云凡眼中的东西,自然稀有。

  狐妖,分为很多种,但是若是用来做狐皮裘衣的狐妖,可就比较少了,雪狐就是其中一种,雪狐的皮毛,是狐妖之中最顺滑,最柔和的,最关键,雪狐独特,没有狐骚味,实力越强的雪狐妖,皮毛越好,而且又以雌性雪狐的皮毛最好,肖充这张狐皮,就是一张修为不低的雌性雪狐皮毛制成。

  “肖太傅,这张狐皮虽好,但是我还不至于夺人所爱,我来你这里,是来找你打听一下灵都里的事情。”云凡说道,并没有直接说打听灵莫舞的事情,云凡并不想引起注意,等一下等肖充提到灵莫舞时,云凡再趁机询问,这样,就不会显得突兀了。

  “灵都里的事情?不知道公子,你所指的,是哪一方面的事情?”肖充有些惊疑起来,现在,灵国动荡,内忧外患,很不太平,说实话,云凡这个时候,出现在北灵城,已经让人怀疑了,现在又要打听灵都里的事情,这更让人怀疑其动机。

  只是怀疑归怀疑,肖充是有自知之明的,他连云凡后面的这位奴仆都打不过,所以,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狐疑之色,而是面带和煦如春风般的笑意。

  “我只是很久以前,来过灵国,在我的印象中,灵国应该是仙土星上风景最好,气候最宜人的帝国了,怎么这次,到处都弥漫着肃杀之意,灵国出了什么事情吗?”云凡说道,他知道肖充心中肯定惊疑不定,所以直接说明白,自己并不是来和灵国作对的,也让肖充卸下戒备之心。

  “哦,原来如此,公子你是来灵国游玩的,只是这次恐怕要扫兴了,看公子应该对灵国有些了解,应该知道我们灵国的国师吧?”肖充说道。

  “你我都听说过,这位国师大人,我自然听说过了,我和他之间,可是有极大的渊源。”云凡听到肖充提起灵国国师,不由似笑非笑地说道,语气之中,少了柔和,多了一股凌厉森然。

  肖充也是极为聪明的人,从云凡的语气之中,察觉到了异样,很明显,云凡和这位国师之间,恐怕是有恩怨的。

  肖充不动声色,但是内心,却有些振奋,肖充也和国师不对付,早就想对付国师了,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竟然出现了一位和他志同道合的人,而且还是一位大有来头的人,这如何能让他不振奋?

  “公子,你和国师之间,难道有过节?”肖充连忙问道,一脸期待。

  “呵呵,他能活到现在,该庆幸了,当年我不杀他,是因为有人替他求情,但是现在,恐怕没人替他求情了,也没人有资格替他求情。”云凡神色略冷,淡淡说道。

  这位灵国国师封绝恒,当年派人追杀灵莫舞,后来,又三番两次提议,要灵国国王除了灵莫舞,以绝后患,云凡当年就要杀了他,但是最终,因为灵莫舞求情,云凡饶了他一命。

  这次,恐怕他就没有这么好命了。

  “公子,国师可不是好对付的,你就算和他有恩怨,但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最好不要轻举妄动。”肖充心中震惊,云凡的语气,就好像要杀国师封绝恒,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件很轻而易举的事情。

  国师的实力,肖充太清楚了,现在,灵国国王,几乎都要被他给架空了,他现在,完全就是一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架势,灵国朝野中的人,就算心中不满,但是也只有忍气吞声,若是不能忍气吞声,或被贬谪,或被陷害,或被囚禁。

  “先说说灵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吧。”云凡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转移话题道。

  肖充坐到一旁,让人上茶,然后就开始从头说起,灵国国师封绝恒的野心,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昭然若揭了,但是灵国国王,却对他一再姑息,终于事情发展到了今天,到了无法转圜的地步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