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世家,自然是在卫明帝国的帝都了,当年,南宫世家,镇守边境,逍遥自在,好不惬意,只是后来,卫明帝国的帝王,为了加强对这些重臣的约束,将他们全部集中到了帝都,便于中央权力的集中。

  “云公子,我要先回去一趟,你要不跟我一起,等我回去复命完,我给你安排住宿。”南宫四小姐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找地方住下来就行了。”云凡莞尔。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话了,这样吧,云公子,这是我南宫世家的令牌,你拿着,在帝都之中若是有人敢为难你,只要拿出令牌,危机可解。”南宫四小姐也没有废话,微微笑道,然后从身上拿出一块精致的令牌递给云凡。

  “不需要这么客气,好了,你回去吧,我也要去办我的事情了。”云凡没有接过令牌,洒然一笑,然后转身离开,很快,消失在人头攒动的街道上。

  只留下南宫四小姐,愕然站在原地,过了半天,才将举着令牌的手收了回去。

  “这云公子,还真是与众不同啊。”南宫四小姐突然感慨。

  “四小姐,这位云公子,还真是颇有心机啊,你要是被他吸引,他的目的,就达成了。”赵伯不由说道。

  “什么目的?”南宫四小姐疑惑。

  赵伯就把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南宫四小姐听完赵伯的话,满头黑线,很是无语。

  “赵伯,你想多了,这种话,还是不要乱说为妙,要是让云公子听到,岂不是成为笑话,我感觉得出来,他并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他对我,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南宫四小姐,也不是普通人,一些主见还是有的。

  “不管如何,四小姐,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和这位云公子多接触为妙,他太高深莫测了,还有他的那位仆人,也是高深莫测,我根本看不透,四小姐,你是单纯之人,和那些城府极深的人打交道,会吃亏的。”赵伯认真说道。

  “我知道了,还是先回去看看我爹什么情况吧,若这件事,真的如天机殿所说,我不会罢休的。”南宫四小姐,脸色突然一暗,极为的凝重,眼中杀意如刀。

  南宫世家,位于帝都之南,极为的豪华。

  “四小姐回来了。”有些死寂的南宫世家,因为四小姐的归来,变得热闹起来。

  任何大家族,就算表面再风平浪静,其实内部,也是波涛暗涌,南宫世家也是如此。

  四小姐一回来,立马惊动了整个南宫世家,所有人都跑了出来,四小姐没有停顿,马不停蹄地来到了她父亲的房间,偌大而奢华的房间之中,一张金丝红木大床上,一位虚弱的中年人,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奄奄一息,就好像死了一般。

  躺在床上的这位虚弱中年人,自然就是四小姐南宫锦的父亲,南宫正德。

  而此刻在床榻旁服侍的一位美貌妇人,则是南宫锦的母亲。

  “娘,爹好些了没有?”一进来,南宫锦就直接问道。

  “锦儿,你回来啦,哎,你爹还是老样子,陛下这几天,又派来了几位御医,但是都束手无策。”南宫锦的母亲放下手中盛满汤药的瓷碗,有些悲戚地说道。

  南宫锦蹙眉,走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父亲,心中悲痛得难以言喻。

  她的父亲,可是卫明帝国的护国大将军,平日里,都是威风凛凛,但是现在,却是这般模样,实在让人心痛。

  “对了,锦儿,你去天机殿,打听到了结果没有?”南宫锦的母亲有些急切地开口询问。

  南宫锦正要开口,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之声,紧接着,南宫家的人,鱼贯而入,很快就把房间给挤满了。

  这些人,自然都是南宫家的人,有南宫锦的叔叔伯伯,兄弟姐妹,姑姑嫂子。

  “锦儿,你去天机殿的结果如何?”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一进来,就匆匆来到南宫锦的跟前,既期待,又担忧地说道。

  这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是南宫锦的二伯父,南宫经天。

  南宫经天目前是南宫世家的二把手,现在南宫锦的父亲陷入昏睡,他自然成为了南宫世家暂时的一把手。

  在去天机殿之前,南宫锦根本就没有怀疑过她的这位二伯父,因为这位二伯父,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都是温文尔雅,平易近人,深得人心。

  南宫锦还记得,小时候,这位二伯父,还经常带她去打猎,所以南宫锦一直以来,都和这位二伯父的感情极好,但是现在,她在看到这位二伯父关切的脸庞时,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恶心,她多么希望天机殿对她说的话是假的。

  南宫锦脸色的细微变化,自然逃不了她这位二伯父的眼睛。

  “怎么了?锦儿?”南宫经天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

  “呃,没什么,天机殿没有说什么。”南宫锦连忙说道。

  “没有就算了,天机殿也不是万能的,大哥的事情,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呢?你放心吧,陛下已经降下圣旨,整个灵越星域的神医都将前来给大哥会诊,总会有办法的。”南宫经天微微笑道。

  “嗯。”南宫锦现在心乱如麻,只有微微点头。

  房间之中的一群人,听到南宫锦没有带回来消息,都是微微失望,有些甚至都诋毁起天机殿,说天机殿也不过如此。

  房间之中的人,终究还是全部散去,只留下南宫锦,赵伯,还有南宫锦的母亲几人。

  “锦儿,刚才你二伯父问你时,你撒谎了吧?”南宫锦的母亲突然开口,打破沉寂。

  南宫锦点了点头。

  “为什么?”

  南宫锦抬头,看着母亲,神色复杂。

  “难道你父亲的事情,和你二伯父有关系?”南宫锦的母亲微微蹙眉,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

  “娘,刚才人多,我不便说出来,父亲的事情,的确和二伯父有关系,所以刚才,我才撒谎了。”南宫锦犹豫了一下,然后把从天机殿打听来的消息,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