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天机殿可能是弄错了吧。”还没有听完南宫锦的话,南宫锦的母亲,就直接说道,她完全不相信,南宫经天,怎么可能加害他的大哥呢?

  “娘,你冷静一下,听我说完。”南宫锦安抚母亲,然后继续说道。

  “这就是天机殿的说辞?”南宫锦的母亲听完之后,反问道。

  南宫锦点了点头。

  “你信?”南宫锦的母亲又反问。

  南宫锦犹豫,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心中,既相信,又不信,挣扎难定。

  “锦儿,我告诉你,这件事情,绝不可能,你忘记这次前去天机殿的事情吧,就当你没有去过天机殿,这件事情,不要再提起了。”南宫锦的母亲郑重告诫。

  南宫锦见母亲如此郑重,只有点了点头。

  夜,微凉。

  南宫锦离开房间,准备回房休息,在南宫锦的闺房外的院子中,一个人负手站在夜色之中,不注意看,还真是看不出来。

  南宫锦看到这道身影,微微一怔。

  “二伯父,这么晚了,你怎么没休息?”南宫锦有些尴尬地说道。

  “等你。”南宫经天转身,看着南宫锦微微笑道。

  “等我?有什么事情吗?”南宫锦更加疑惑。

  “你此行前去天机殿的结果,其实我都知道,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派人前去天机殿一趟了,这是我的人从天机殿打听来的结果,你看看和你打听到的,有什么差别没有?”南宫经天挥手,一面玉简朝南宫锦飞去,南宫锦接过玉简,拿在手中,读着玉简之中的文字,表情渐渐凝重,震惊,诧异。

  因为玉简之中的内容,和她从天机殿打听到的结果,一模一样。

  “这,这怎么可能?二伯父,你既然都已经派人去天机殿了,为什么不阻止我前去天机殿?”南宫锦激动地说道,事情,现在是越来越复杂了。

  “因为没必要,这件事情,我并不想隐瞒你,现在你知道了更好。”南宫经天缓缓走来,语气平缓地说道。

  南宫锦后退,有些惊惶。

  “这些,是真的吗?我爹现在这情况,真是你下的毒手?”南宫锦质问。

  “天机殿是从来没有假的消息,但是有时候,消息只是片面。”南宫经天说道。

  “那,那天机殿说的是真的了,我爹的病,真的是你暗中下毒手的,为什么?”南宫锦如遭受晴天霹雳,声音都提高了几倍。

  “这件事情,以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还有我跟你保证,大哥只是陷入昏迷,等事情平息之后,自然会苏醒。”南宫经天正色说道。

  “等什么事情平息?”南宫锦越来越疑惑了。

  “快了,快了,可能就在这几天了,这件事情,你我皆无力反抗,只有安安静静的接受,锦儿,为了你的父亲,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吧,等这件事情平息之后,我会给你细说的,你相信我吗?”南宫经天说道。

  “二伯父,你这样,让我如何相信?除非你现在就跟我说明缘由?”南宫锦摇头。

  “要是能说明,我不就早说明了,岂会等到现在,你就别逼我了,你现在应该想,我有必要骗你吗?有些事情,你最好不要深陷,你只要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我们南宫家好,也是为了你父亲好就行了。”南宫经天说完,深深看了南宫锦一眼,转身离开。

  在走出十步之后,南宫经天突然顿了一下,语气有些深沉地说道:“锦儿,记得当年我带你狩猎的时候,经常对你说的话吗?”

  南宫锦一愣,陷入了回忆。

  等南宫锦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准备回答,却见黑暗之中,已经没有了南宫经天的身影。

  微凉的夜,南宫锦呆呆地站在自己闺房的门口,喃喃自语。

  “锦儿,要想变强,就要和更强的妖兽搏斗,去吧,不用担心,有二伯父在。”

  这句话,是南宫锦小时候,南宫经天经常对她说的话,小时候,只要和二伯父出门,南宫锦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心安无比,因为她知道,二伯父是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

  南宫锦身体微微颤抖,最终,她选择相信南宫经天。

  “二伯父这么做,肯定是有苦衷的,但是到底是什么苦衷呢?”南宫锦回到房间之中,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问题。

  而此刻,南宫经天并没有回房间,而是离开了南宫府,前往了帝都西郊,依山傍水的一处幽静的府邸,这处府邸的大门牌匾上,赫然写着“太子府”三个大字。

  卫明帝国当今的太子,卫赫现在正在府中饮酒作乐,灯火辉煌的大厅之中,除了一众身姿曼妙的美人之外,还有一些身穿奇装异服,甚至长相怪异的人混迹其中,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此刻举杯畅谈,潇洒快哉。

  南宫经天来的时候,大家似乎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就看了一眼,然后就继续该干嘛干嘛。

  太子府的宴会,持续到半夜,这才停歇,在这看似放荡不羁的宴会上,却隐藏着云谲波诡的秘密,宴会结束,太子府安静下来后,这些人,转移阵地,潜入太子府湖底密室之中。

  黑夜之中,云凡的神念,却悄无声息地将整个帝都笼罩,当云凡的神念,扫到太子府时,云凡的脸上,不由浮上一抹笑意。

  “都在啊,倒是省的我一个个去找了。”云凡淡淡说道,然后神念继续锁定太子府,太子府今晚发生的事情,都没有逃过云凡的神念,就连卫赫等人,进入湖底密室密谈,都被云凡给听得一清二楚。

  “有意思。”当听到卫赫,南宫经天等人的谈话内容,云凡不由笑道,心中有了主意。

  这卫赫,算盘打得倒好,迫不及待地想当帝王,可惜,在实施最后一步的时候,却遇到了云凡来找他,只能遗憾了。

  要知道,第九重宇宙,一个帝王在位的时间极长,卫赫以前,连太子都不是,谋划很久,终于如愿当上了太子,在当上太子后,他又怕夜长梦多,想继承帝统,成为卫明帝国新一代的帝王,这些年,他密谋了很久,一些事情,都已经准备就绪,如今只欠最后一把东风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