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一开口,就提及到驼背老者心中的秘密,这不得不让他骇然,他怔怔地看着云凡,又惊又恐。

  “生命树是传说中的灵木,这里怎么可能有?”驼背老者收敛了情绪,淡淡说道。

  “是吗?若是没有生命树,你的这条绿纹生命虫吃什么?难道你的这条绿纹生命虫不吃生命树的树叶了,改吃人了?”云凡似笑非笑地说道。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听不懂。”驼背老者眉头一掀,惊骇万分。

  云凡知道的,也太多了,连绿纹生命虫都知道,要知道,生命树本来就是极为的罕见,可以毫不客气地说,生命树,就是传说中的存在,而依附生命树生存的绿纹生命虫,更是罕见,就算是一些颇有见识的修炼者,也不见得听说过。

  但是云凡,却这般洒然地说了出来,现在,搞得驼背老者,都不敢和云凡对视了,他总感觉,云凡似乎已经看穿了他。

  他的修为虽然高,但是他的来历,却不能宣扬,一旦传出去,他的名声也就毁于一旦了。

  要是让人知道,他是一只半人半虫的怪物,世俗的眼光,都要吃了他。

  谁也没想到,云凡会说这样的话,虽然莫名其妙,但是只要有脑子的人,都知道,云凡或许知道这位驼背老者的来历?

  说实话,就连此刻的卫赫,都有些好奇了,他只知道他的这位老师神通广大,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但是对于这位老师的来历,他一直不清楚。

  “难道老师和生命树有关系?”卫赫自言自语,脸上浮现喜色,若真是如此,那就再好不过,生命树可是好东西啊,卫明帝国若是有生命树,那卫明帝国的实力,将会大大提升。

  用生命树的汁液,可以炼制一种生肌丹,这种生肌丹,若是批量生产,那对于卫明帝国的军队,简直是天大的福音。

  见驼背老者不承认,云凡也没有在意,继续说道:“这绿纹生命虫,是依附生命树生存的一种神秘的虫类,而你,则是依附绿纹生命虫生存的虫神族,我说的应该没错吧?”

  “你说的,我根本没有听说过,好了,我不跟你这小子废话了,你今天在登基大典上放肆,罪不容诛,现在你的仆人,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轮到你了。”驼背老者根本不会承认,云凡一再揭露他的底细,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除了云凡。

  所以话音落下,驼背老者,直接出手,当务之急,他要封住云凡的嘴。

  看到驼背老者对云凡出手了,云凡身边的人,纷纷退让到老远,生怕被波及。

  “说出生命树的下落,我可以考虑,让你死的有尊严一点。”云凡面不改色,淡淡说道。

  驼背老者不答,他的眼睛都已经发红,云凡这是一再挑衅他的底线。

  “想知道生命树的下落?好啊,等你死了,就知道了。”驼背老者狞笑,一道绿色的光芒从天而降,如激光一般,直接朝云凡袭来。

  “轰”

  绿光蕴含巨大威力,直接将云凡所站的位置,轰出一个直径有十几米的巨大深坑,尘烟消散,并没有看到云凡的身影。

  “人呢?”驼背老者皱眉,他根本没看到云凡逃走,但是现在却没有见到云凡的身影,他自然不会认为,云凡已经被他轰成渣了。

  “你找我。”突然,一道声音,从驼背老者头顶上空传来,驼背老者,不由打了个寒颤,猛地抬头,只见云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上空百米处,正在淡笑看着他。

  驼背老者只感觉后背发凉,连忙和云凡拉开距离。

  “我不是找你,是要杀你。”驼背老者心中虽然惊骇,但是此刻,也由不得他犹豫了,冷哼一声,驼背老者,再次出手。

  他可没有留手了,绿色的气息,从他身上喷涌而出,这绿色的气息,其实由一根根极其细微的绿色丝线组成,这绿色的丝线,是绿纹生命虫吐出来的,可以夺人生机于无形,威力非同小可。

  这些丝线,顺利缠住了云凡,想夺走云凡的生机,但是可惜,云凡的生机,可不是这么好夺走的,云凡恒火玄体一出,整个天空,就好像天然气被点燃了,瞬间烈火熊熊。

  驼背老者见自己的神通无效,眼见烈火袭来,驼背老者只有收起神通,拿出一张蓝色的符篆,抛向天空,天空之中,黑云汇聚,不多时,黑云之中,就有大雨倾盆而下。

  只是可惜,这大雨根本浇不灭这熊熊大火,驼背老者诧异,一边后退躲避这漫天大火,一边在寻思对策。

  一般情况下,万物相生相克,水是火的克星,除非,这火不是普通的火,而是异火。

  异火因为特殊,普通的雨水,自然无法将它浇灭,但是这宇宙之中,有异火,自然就有异水了。

  驼背老者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了一个一尺多高的青玉瓶,驼背老者拿出青玉瓶时,脸上明显有肉疼之色,但是还是咬了咬牙,将青玉瓶祭出。

  青玉瓶飞至高空之中,里面的碧绿之水,倾泻而下,别看这青玉瓶只有一尺多高,但是里面似乎可以装下一片汪洋,这青玉瓶,的确是一件珍宝,里面不说容纳乾坤,但是容纳一方湖泊,还是可以的。

  这是一种奇特的异水,名为生生水,此水乃是宇宙之中,异水的一种,出现在有生命树的地方。

  就算是异火,在大量的生生水浇灌下,也得熄灭,云凡见驼背老者祭出了青玉瓶,便收起了永恒之火,永恒之后自然不惧这生生水了,生生水再厉害,也难以浇灭永恒之火。

  云凡伸手一招,一道无形的力量抓住了青玉瓶,青玉瓶朝云凡飞来,驼背老者大惊,手中结印,想召回青玉瓶,但是青玉瓶根本不听他的话,最终,落到了云凡的手上。

  驼背老者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这青玉瓶,可是他身上的至宝,就这么落到云凡的手上,他如何能不心疼。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