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事情,千古未闻,今天却发生在了卫明帝国新帝登基大典上,卫明帝国的人,无论权贵,还是贫民,此刻都是义愤填膺,恨不得生啖云凡之肉。

  但是云凡,面对整个卫明帝国的怒火,依旧淡然自若,根本没当回事。

  驼背老者,以及空中的那数千位卫赫手底下的能人异士,还有皇城禁军,他们此刻,站在空中,呆若木鸡,不知道如何是好,无论如何,卫赫是死在他们的神通之下。

  他们,竟然杀了卫明帝国的帝王!

  “阁下和我卫明帝国,有何宿怨?难道非要和我卫明帝国为敌吗?”突然,站在一旁的卫徵,语气阴沉地说道。

  卫徵没想到,今天的登基大典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卫明帝国,好歹也是第九重宇宙有名的帝国,名声显赫,今天这事情要是传出去,还不让别人笑掉大牙啊。

  不过卫徵倒是冷静,虽然儿子当着他的面被杀,但是他也知道,眼前这位年轻人,肯定大有来头,而且看样子,和他们卫明帝国,应该有很大的宿怨。

  所以卫徵没有丧失理智,而是以退为进,先弄清楚云凡的来头再说。

  听到卫徵说话,云凡淡淡看了一眼,说道:“卫赫是你的儿子,他的行为,你也有责任,不过我也不是不讲理之人,你自废灵海吧。”

  卫徵眼眶瞪大,云凡一句话,直接让他噎住说不出话来了。

  动不动就让人自废灵海,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讲理之人,对于修炼之人来说,自废灵海,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卫徵怎么可能答应,自废灵海之后,他的修为尽废,直接变成一个普通人。

  要知道,普通人,是没有这么长的寿命的,卫徵自废灵海后,将会急速衰老,然后不出几天,就必死无疑。

  所以云凡提的这个要求,用屁股想想,卫徵都是不可能答应的。

  不过卫徵没有马上拒绝,而是说道:“看样子,阁下是和我的皇儿卫赫有恩怨了?不知道我的皇儿怎么得罪了阁下,阁下想让我自废灵海,也得让我死的明白吧。”

  云凡嘴角微微一斜,淡淡一笑,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你就没必要知道了,你若是不想自废灵海,今天这帝都,将会从这片土地上彻底消失。”

  卫徵当了这么多年的帝王,还真的没有遇到像云凡这样的人,简直是油盐不进。

  “恐怕阁下没有这个本事吧?”卫徵微微动怒。

  “是吗?”云凡淡淡一笑,然后一道无形的波动,从云凡的身体朝四周扩散。

  这是厚土玄体的气息。

  随着这道气息散发,整个卫明帝国帝都方圆千里的土地,突然微微颤动了起来,就算帝都有防护阵法,也无法阻止。

  “怎么回事?”所有人惊恐地低头,朝脚下面的土地看去,这一看,更让人震惊。

  地上突然有土黄色的气息冒出,整个大地,如波浪一般,正在此起彼伏,不少人,已经站立不稳,直接摔倒,而帝都的建筑,质量不好的,已经坍塌。

  见此一幕,卫徵大惊,看向云凡。

  “这,这是你弄出来的?”卫徵惊恐万分,云凡这实力,也太恐怖了吧,都没有看到他出手,竟然就引起这般天地异变,他现在都恨不得把已经死了的卫赫从阴间拉出来,然后狠狠地抽上几大耳光,卫赫竟然惹上了这样的一位强者。

  “你大概还有十个呼吸的时间考虑。”云凡只淡淡回应了一句。

  云凡的无礼,让卫徵无奈,但是却激怒了卫明帝国的那些大臣们,他们纷纷怒吼,想要上前击杀云凡,但是却被卫徵一挥手阻止了。

  至于驼背老者,还有那些卫赫手底下的能人异士,此刻站在空中,有的身体,已经向后不着痕迹地移动了数里距离,树倒猢狲散,他们是太子招揽来的,现在太子死了,他们留下来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他们发现云凡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中这么简单,以他们的实力,根本就无法对付,所以他们自然萌生退意。

  就连驼背老者,此刻脸上都充满了思忖之色,卫赫是他花费了一千多年培养的,驼背老者还要依靠卫赫慢慢实现他的宏图理想,但是现在,卫赫死了,他的所有计划都泡汤了,他只有另寻去处。

  至于云凡,他虽然恨,但是现在,却不敢再冒昧地动手了,云凡的修为,实在是深不可测,而且云凡对于他,貌似很了解,要知道,驼背老者跟在卫赫后面超过了一千多年,卫赫作为一国太子,都无法查出他的来历,但是云凡却随口说出了他的来头,驼背老者如何能不惊。

  终于,驼背老者做出了决定,还是先暂避锋芒,他可是有任务在身的,卫明帝国的这块根据地失去了,茫茫第九重宇宙,还有无数个像卫明帝国这样的根据地等着他。

  云凡实在匪夷所思,还是不要硬杠为妙。

  既然这么决定了,驼背老者直接化作一道绿光,朝远方遁走。

  此刻整个帝都之中,都已经乱做一团,大家都自顾不暇,哪还有时间去顾及其他人,所以驼背老者逃遁,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注意到。

  “生命树的下落还没有说出来,你就想走了吗?”云凡的声音,玩味地响起。

  驼背老者顿在空中,稍稍一犹豫,回头看了云凡一眼,说道:“我没空陪你玩了。”

  说完,驼背老者直接从空中消失,不知所踪,人神境的强者若是逃遁,这速度自然惊人。

  云凡并没有马上去追击,而是转头看向卫徵,说道:“想好了没有?时间到了。”

  卫徵脸颊的肌肉抽动着,突然,一掌猛地拍向自己的灵海,有异彩从卫徵身上迸发出来,光芒逼人,待光芒消散,卫徵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乌黑的头发,也瞬间雪白,整个人苍老了很多,身体摇晃着,若不是有侍从上前搀扶住,卫徵就要倒地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