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忙?方师兄,我势单力薄,给您跑跑腿还行,这种事情,我能帮上什么忙?”离人析见方孝笑得别有深意,心中不由一紧,尴尬地笑道。

  “这件事情,除了离师弟外,我交给别人做,我都不放心,离师弟,这件事情,你帮我办好,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的,你不是想离开荀长老,然后拜入我的师尊门下吗?我可以帮你实现。”方孝笑道。

  此言一出,离人析直接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离人析连忙点头说道:“方师兄,您说,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我能做到,万死不辞。”

  这是离人析梦寐以求的机会,现在就摆在眼前,他岂会错过。

  “有离师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方孝一笑,上前拍了拍离人析的肩膀,然后在离人析耳边,耳语了一番。

  离人析听完,脸色直接凝固了。

  “离师弟,应该没问题吧?”方孝笑道。

  “呃......没,没问题。”离人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坚决。

  “好,有离师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走,我们去喝花酒。”方孝见离人析点头了,就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开开心心地朝青楼走去。

  云凡将神念从这几人身上收回,不由微微一笑,化神宫,的确很腐朽啊,云凡自然不会真正的让化神宫消失,但是化神宫里的一些已经腐朽了的人,云凡这次既然来了,自然会出手剔除。

  化神宫,毕竟是楚枫的门派,有朝一日,楚枫或许还是要重回化神宫,云凡可不希望楚枫回来的时候,化神宫已经被一些蛀虫给蛀空了,云凡这次来化神宫,有两个目的。

  一是为了打听楚枫的下落,二,是来给化神宫上一课,化神宫里面的一些人,的确该死了,甚至,在很多年前,都该死了,他们能活到现在,应该庆幸当年云凡和楚枫是好朋友。

  夜渐渐深了,云凡离开客栈,径直去了化神宫,对于化神宫,云凡再熟悉不过了。

  前世云凡来过化神宫很多次,当然,大多数是偷偷来的,没办法,云凡的身份特殊,不想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反正云凡前来化神宫,只是来找楚枫喝酒的,低调一点也好。

  化神宫真正的内门地盘,占地大约方圆百里,这里有多重超级阵法守护,没有化神宫内门铭牌,或者是专人带路,任何人一旦贸然闯入,都会触动阵法。

  但是云凡轻车熟路地闯入,并没有引起一丝异常。

  化神宫的内门方圆百里,全部是山峰,山峰之间,有阵法组成的虹桥相连,山峰巍峨,虹桥缤纷,灵雾蔼蔼,宛若仙境,云凡在灵雾之中穿行,很快,来到化神宫的主峰之巅。

  化神宫的主峰上有一座恢弘宫殿,不过一般情况下,并没有人前来,除非宗门有大事商议,各位长老才会齐聚于此。

  在主殿的后面,有一片松树林,这自然不是普通的松树了,松树林并不大,穿过小径,就来到主峰的悬崖边,悬崖边有一个石亭,云凡和楚枫当年,就时常在这里喝酒。

  云凡来到石亭中,负手而立,看着面前翻滚的云海,思绪回到了多年以前。

  良久之后,云凡这才转身,离开了这里,故人已经不在,独留此处,只是徒添伤感罢了。

  云凡离开主峰,身影很快消失,等云凡身影再出现时,云凡已经来到了化神宫后山禁地的入口处。

  化神宫的后山禁地,除了化神宫的宫主可以进入,就算是大长老,都没有资格进入。

  这里,是化神宫历任前辈的长眠之所,在参天古木的遮掩下,这里终年不见阳光,一股寒气,在静谧的空气中经久不散。

  云凡既然来化神宫打听楚枫的下落,自然不会找化神宫的现任宫主打听了,因为找他,等于白找。

  云凡要找的,是化神宫后山禁地的守墓人。

  云凡并没有见过这位守墓人,只是当年从楚枫口中得知了这位守墓人的存在,这位守墓人,可以说,是化神宫最强的存在了,他的来历,只有每一届化神宫的宫主知道,其他人,就算是大长老,都没有资格知道。

  楚枫和这位守墓人的关系,很不错,楚枫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离开化神宫,要去什么地方,或许对这位守墓人说过。

  云凡在禁地入口处站了一会儿,然后直接大步踏入,以云凡现在的修为,基本闯入任何地方,都是如入无人之境。

  跨过禁地之界,云凡立马感觉出,这禁地界限的内外,简直是两个世界,一股彻骨凉意,从云凡的脚下升起,直入云凡的骨髓,只是这些凉意,对于云凡来说,无伤大雅,云凡一笑置之,也没有理会,继续朝更深处行去。

  禁地之中,满地落叶,铺了一层又一层,云凡走在落叶上,也没有刻意放轻脚步,在阴森寂静的禁地之中,落叶被踩着发出了“沙沙”声,很是刺耳。

  云凡一直走到禁地的深处,来到了一片墓地之前,这片墓地的周围,倒是干净,青石地面上,不见一片落叶,一片苔藓,有的,只是岁月在青石地面上刻下的沧桑古老痕迹。

  云凡行走在墓地之间,月黑风高,加上周围阴森的气氛,胆小的恐怕都不敢睁开眼睛。

  突然,云凡在一座墓地前驻足,这座墓存在的时间,也很久了,但是和周围其它的墓相比,有些特殊。

  因为它的墓碑上,没有一个字。

  无字的墓碑,这里面埋葬的是谁呢?

  云凡站在墓碑前,静静地看着,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在等待什么。

  “阁下能悄无声息地来到这里,的确是修为高深莫测,只是不知道,阁下来到这片亡者安息之地,所谓何事?”突然,一道有些沉闷的声音,从云凡面前的墓地之中传出。

  这突如其来的诡异声音,并没有让云凡的脸色发生一丝变化,云凡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一般,淡定的很。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