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瑶没有回应,头也没回,不过心中却在冷笑,郑陇到现在,还不知道云教授,就是昨晚的那位年轻人吧。

  “尚瑶,希望你不要为今天做的决定后悔,那小子,得罪了我,你现在却想依仗他,呵呵,他自己都自身难保,怎么可能还会帮你。”郑陇声音阴冷地说道。

  “艹,气死老子了,尚瑶这死丫头,竟然和我作对,还有那小子,等我找到你,看我怎么弄死你。”郑陇站在原地,愤怒地爆粗口。

  傍晚来临,郑陇,还有一群修炼系的学生,换上崭新的衣裳,乘坐市长派来的豪车,前去赴宴。

  而赵钰纯,也带着尚瑶这些女生,前去城中最大的拍卖行,尚瑶本不愿来的,但是却被其她女生生拉硬拽过来了。

  “赵老师,云教授不去吗?”有女生问道。

  “不去,我们去就行了,拍卖的事情,就交给我吧,保证帮你们办得妥妥帖帖的,因为今天勃殃湖龙王的事情,这几枚淬体丹,价格还要飞升,过了今晚,你们一个个都是腰缠万贯的小富婆。”赵钰纯笑道。

  这几位女生,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果然不出赵钰纯所料,因为今天勃殃湖龙王放下了狠话,虽然有临仙学院和军方保护,但是大家心中还是担忧,而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强,等灾难发生时,面对得更加从容。

  赵钰纯将这几枚上品淬体丹交给拍卖行的鉴定师鉴定后,鉴定师的老脸,皱纹都因为太过惊讶而拥簇到了一起,这上品淬体丹,比他以前鉴定的那些上品淬体丹,可还要高级得多,至少是出自顶级炼药师之手的。

  作为拍卖行,自然希望拍卖的东西价格越高,这样他们收取的佣金也会越多。

  拍卖行的客户资源还是很多的,只是今晚,由于市长宴请临南学院修炼系的学生们,所以城中的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去出席宴会了了,能来拍卖行的人,寥寥无几,没有那些人参与,这些宝贝上品淬体丹,自然难以拍卖出让人满意的价格了。

  拍卖行一边派人去通知那些人,一边让赵钰纯等人稍等,赵钰纯等人,自然无所谓了,她们时间多得是。

  市长的私人府邸,一场盛大的晚宴正在召开,能被市长邀请的人,自然是这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虽然勃殃湖之中的龙王还没有消灭,但是这并不影响,市长表彰临南学院的学生们。

  晚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开始有不少名流,借口离开,市长起先还没有注意,但是随着离开的人越来越多,市长便直接询问了,那些名流没办法,只有把刚刚收到拍卖会有上品淬体丹拍卖的消息说了出来。

  因为拍卖行说,这次的几枚淬体丹,比以前拍卖的最好的上品淬体丹还要好很多,连市长都有了兴趣,最后,宴会匆匆结束,市长一行人,迫不及待地赶往了拍卖行。

  郑陇等人,也好奇地前往。

  在拍卖行中,市长,郑陇等人,见到了这些上品淬体丹,果然不是普通的上品淬体丹可以相比的。

  市长询问这些上品淬体丹的主人,拍卖行的人自然不会泄露卖主的信息了,这是规矩,大家都懂,也就不便多打听了。

  当拍卖开始,赵钰纯等人,站在幕后,听到价格越来越高时,她们都不由振奋。

  最终,拍卖锤落下,一枚淬体丹,竟然拍卖出了十八万桃源金币的天价。

  这就好像地球上的大学生,平白无故中了数亿元的大奖一般,自然让人激动不已。

  夜渐渐深了,赵钰纯等人,回到了临南学院,这几个女学生,振奋不已,原本她们是想请赵钰纯去嗨皮的,反正现在有钱了,可以任意挥霍,却被赵钰纯拒绝了。

  “赵老师,这件事情,我们可以说出去吗?”在分别的时候,一位女学生,不由问道。

  赵钰纯沉吟了一下,然后笑道:“说出去也无妨,反正你们突然多了这么多钱,肯定会被人怀疑,而且云教授,也并不介意你们说出去。”

  “那就好,我憋着都有些难受了。”一位女生笑道。

  尚瑶今晚,一直沉默,她在想着一件事情。

  尚瑶和同学,在回去的时候,走到一半,说自己有事情,让同学先回去,自己则是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尚瑶去的方向,正是云凡的住所所在地。

  刚才,在拍卖行的时候,尚瑶已经旁敲侧击地找赵钰纯打听到了云凡的地址。

  尚瑶来到云凡的住所前,因为云凡的住所,较为偏僻,所以此刻并没有任何人,尚瑶在云凡的住所前,徘徊着,她不知道如何开口,今天云凡已经给了她淬体丹,而且还帮她提升了修为,她现在竟然又来麻烦云凡,她自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是现在的她,已经走投无路了,她和郑陇撕破脸,郑陇的为人,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崇高,光辉万丈,可以说,在其充满光环魅力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邪恶的心。

  尚瑶得罪了他,他肯定会报复的,尚瑶在临南学院里,倒是不惧,但是她的父亲,本来就已经身陷囹圄了,性命危在旦夕,郑陇若是暗中作梗,她的父亲,难逃一死。

  尚瑶在黑夜之中徘徊着,犹豫着,夜色越来越深,周围黑黢黢的,万籁俱寂。

  突然,天空飘起了小雨。

  尚瑶没有离开,依旧在雨中徘徊,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衣服都全部湿透了。

  雨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

  这么大雨,而且已经是深夜了,云教授应该已经睡了,不会注意到我了,我明天再来打扰吧。

  最终,尚瑶还是没有勇气去打扰云凡,但是父亲的事情,又压在她的心头,似乎她晚一步,她的父亲就要被杀了,这矛盾的心理,让尚瑶有一种崩溃感,眼泪止不住地落下,和雨水混合在一起,难以分辨。

  “你这个学生,三更半夜不睡觉,站在我院子外面淋雨干嘛?快点进来避雨吧。”就在尚瑶崩溃之际,一道声音传来,让尚瑶微微一愣,继而心中升起了丝丝暖意,连忙走进了云凡的住所里。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