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出反常必有妖,而且这反常出现在阎罗王身上,肯定更加没有好事。

  傅判官站了起来,心情十分的复杂。

  “阎罗王,你说吧。”云凡说道,阎罗王这样的强者,只手可以通天,这样的人,有什么事情会办不到,还需要和自己交易?云凡不是傻子,既然连阎罗王都感到棘手的事情,那对于云凡来说,基本不可能完成。

  “让帝宇从这个世界上消失。”阎罗王盯着云凡,脸色突然郑重认真起来,语气谆谆地说道。

  云凡眼睛微突,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太过艰难,而是意外。

  帝宇带走灵莫舞,若是灵莫舞受到一丝委屈,云凡必杀帝宇,这件事情,不需要阎罗王开口,云凡和帝宇之间,或许都是你死我亡,但是现在倒好,阎罗王居然以这个为交易条件。

  “阎罗王,你认为我能杀帝宇?”云凡笑道,被阎罗王如此高看,云凡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忧伤。

  “或许能,从今天的状况来看,你似乎是帝宇的克星。”阎罗王说道。

  “阎罗王,我有一事不明,你是冥界主宰,这帝宇就算是人间的万恶之源,但是你和他,也是平分秋色,他来你冥界放肆,你为什么任由他胡来?”云凡问道,刚才,帝宇在用长针串魂魄,而从头至尾,都没有看到阎罗王出手,云凡就不信,这阎罗王会不是帝宇的对手,就算不是对手,两则也是势均力敌,阎罗王也没必要放任帝宇在冥界胡作非为吧?

  “我和他,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存在,我对付不了他,他也对付不了我,而且,他带走的那些魂魄,都是一些作恶多端的魂魄,这些魂魄留在冥界,就算不被打入炼狱,来世投胎,也只不过投胎当一些卑贱,任人宰割的物种,所以我懒得出手,但是这帝宇,得寸进尺,而且他抓走那些魂魄,十有八九,是为了修炼某种诡异魔功,一旦他魔功大功告成,只怕第九重宇宙,又会生灵涂炭,我可不想我的冥界突然变得繁忙起来。”阎罗王说道。

  “我可以答应你去杀帝宇,但是不是现在,我现在肯定不是帝宇的对手。”云凡老老实实地说道。

  “只要你答应了就行,而且关于帝宇的资料,我可以给你一份。”阎罗王说道。

  “那最好不过了。”云凡大喜,关于帝宇,天机子都只知道一点点,但是若是能从阎罗王这里得到更加准确的消息,对于云凡来说,肯定大有裨益,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阎罗王一挥手,一本厚厚的古书,落到了云凡的手中。

  云凡大致翻看了一下,越看越惊,这帝宇毕竟活了亿万年,若是将他的经历编撰成书,只怕一百万本书也不够。

  这书中记载关于帝宇的事情,每一件,都让人触目惊心。

  云凡得回去好好的看看,云凡收起古书,对阎罗王说道:“书我收下了,要对付帝宇,还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您能不能帮忙?是关于帝宇行踪之事。”

  “这样吧,等你什么时候自认为有实力可以对付帝宇,你再来找我,我自会帮你查探他的行踪。”阎罗王说道。

  “这样也行。”云凡点了点头,要去找帝宇,云凡必须得修成第九道九天玄体。

  “还有一件东西,你也拿着吧,对付帝宇之时,你应该用的上。”阎罗王屈指一弹,一道幽光朝云凡飞来。

  云凡接过,定眼一看,这是一个陶俑,或许是经历了太久的岁月,陶俑都已经被磨平了,看不清面目,不过若是仔细端详,可以看出,这应该是一个女子形象的陶俑。

  “这是什么?”云凡问道。

  “是帝宇最珍爱的东西之一。”阎罗王说道。

  “看上去平平无奇,只是一块普通的陶俑,帝宇一个魔物,还会对这种东西念念不忘?”云凡好奇。

  “关于这个陶俑的事情,我刚才给你的古书之中有记载,你回头看看吧,就能明白这陶俑对于帝宇的意义。”阎罗王说道。

  “那我就先告辞了。”云凡说道,面已经见了,该交代的也交代了,云凡要去办正事了,关于巫神的事情,云凡不想麻烦阎罗王了,这阎罗王云凡也惹不起,而且搞不好,还会连累傅判官,这是云凡不愿意看到的。

  “傅判官,这是溟海炼狱的令牌,你带你的这位朋友去找巫神吧,不过被关在溟海炼狱之中的人,你也知道,你们在里面找人可以,但是可不要坏了规矩。”阎罗王扔给了傅判官一块血色的令牌,然后就从座位上消失了。

  云凡和傅判官面面相觑,云凡笑道:“看来这位阎罗王,人还蛮不错的,并不古板啊。”

  傅判官有些无语,白了云凡一眼,还是第一次听有人用这样的评语评价阎罗王。

  “云兄,你今天,再一次让我刮目相看,我们走吧,既然阎罗王都愿意帮你寻找巫神,那事情好办多了。”傅判官说道。

  云凡和傅判官二人离开阎罗殿,前往溟海炼狱。

  既然阎罗王都开口了,给了傅判官溟海炼狱的通行令牌,那说明,巫神的确在溟海炼狱。

  在前往溟海炼狱的路上,傅判官感慨连连,今天发生的事情,还真是惊心动魄啊,原本在傅判官看来无解的问题,到了云凡这里,却迎刃而解了,傅判官如何不感慨。

  “傅兄,我怎么感觉阎罗王让我去杀帝宇,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啊。”云凡说道。

  “的确不对劲,但是没办法,你都已经答应了。”傅判官说道。

  “可是,阎罗王让我杀帝宇,但是却并没有给我时间限制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阎罗王的心思,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

  云凡和傅判官二人,一路聊着,过了许久,终于来到了溟海。

  溟海炼狱,是冥界最为恐怖的地方之一,傅判官以前来过一次,不过并没有深入,但是溟海炼狱,却给他留下难以磨灭的不适印象。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