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云凡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呢?云凡在临仙台闭关一百五十余载,参悟大道,如痴如醉,早就达到了忘我的境界。

  至于刚刚被耀阳破天钉袭击的,并不是云凡的真身,只是云凡的残影罢了。

  而云凡的真身,早就融入了临仙台的这片大道之中,这是一种极为玄妙的现象,大道,乃是虚无缥缈的,但是对于现在的云凡而言,却是“肉眼可见”的,云凡以九天玄经催动,身体灵魂泯灭于空气,但是却以另一种形态,存在于这天地间的大道中。

  在刚刚开始,云凡存在于大道中,并不舒服,大道如滚烫岩浆,如满山荆棘,云凡无从下脚,只得小心翼翼,但是在这百年间,云凡渐渐适应,现在身处大道之中,犹如置身温泉,让人心旷神怡,云凡在大道之中,是真的不知道外界的任何事情,就算是陶营这些人气势汹汹而来,云凡都完全没有察觉。

  一直到陶营出手,这才把云凡惊醒。

  惊醒之时,就是云凡凝聚第九道九天玄体道法玄体之日。

  临仙台的上空,突然迸发出奇异的霞光,霞光纵横交错,将整个临仙台的气氛变得云谲波诡,诡秘幽深。

  从远处看,临仙台此刻,有点像一尊燃烧的圣火,只是这火焰,并不是单纯的橙红色,而是绚烂多彩。

  陶营急忙收回了耀阳破天钉,朝临仙台飞去,停在了距离临仙台不过一里远的空中,悬空而立,脸色幽深地盯着临仙台方向。

  弘藏法师也来到陶营身侧,两人对视一眼,他们身为天神境,见识自然远非其他人可比。

  他们已经察觉到了这突变之中的一丝玄妙,但是其他人,则是大眼瞪小眼,只是被这场景所震惊,却无法体验到这其中的一丝玄妙。

  “这是天道浩荡,瑞光乍现?”陶营对身边的弘藏法师说道。

  “天道颠覆,法则紊乱,这并不是祥瑞之兆。”弘藏法师幽幽说道,眼中充满了凝重。

  “那人既然在这里闭关,这肯定和他有关系,我进去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陶营说道,说罢就要进入临仙台。

  “陶宗主,你我还是不要轻举妄动,那人在此闭关,现在估计到了关键时刻,能引起天道法则如此变化,他修炼的神通,不可小觑,你我现在若是贸然闯入,恐怕会被这动荡的天道法则之力所波及。”弘藏法师劝道。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现在是他闭关的关键时刻,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他利用天道法则修炼神通,一旦成功,到时候就更难以对付了。”陶营说道。

  弘藏法师沉默不语,陶营说得并没有错,虽然天神境是第九重宇宙目前的修炼顶点了,但是同是天神境,也是有强弱之分的,修炼到天神境,除了肉身力量的强大之外,还有就是一种对天道法则的参悟和掌控。

  传说,能超脱第九重宇宙间的天道法则禁锢,就可以触碰到天道之上的境界了,只是想要超脱宇宙天道法则,何其困难,难啊,古往今来,鲜有人做到。

  就算是弘藏法师,遁入空门,无欲无求,几乎天天都在参悟这宇宙大道,天地法则,但是却也难以做到,这宇宙大道,太过于玄妙,玄之又玄,不过如此。

  弘藏法师毕竟是出家人,慈悲为怀,他本不愿意参与世俗的纷争,这次也是无奈之下,这才跟随这些人前来,但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强大,竟然可以驾驭大道气息,在宇宙法则之中,如鱼得水,如斯强者,难道真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

  弘藏法师对于魔道,向来抱着包容的态度,世人不知道的是,弘藏法师和魔君也是忘年之交,在云凡前世还是年轻的时候,当时弘藏法师是禅源古寺的主持,云凡前去讨教佛法,自此相识。

  只是后来,随着云凡的声名日渐显赫,为了避嫌,云凡就很少前去找弘藏法师坐而论道了,后来,云凡陨落在临仙台,弘藏法师还为云凡超度了七七四十九天,也算是尽到朋友的一份心意吧。

  这次听说临仙台出现了一位大魔头,弘藏法师心中是不相信的,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大魔头,真当魔君云凡这样的人可以随便出现的?

  弘藏法师是带着慈悲之心来临仙台的,但是陶营,却是带着战火前来,他把云凡当成了他进入天神境后的试金石,准备和云凡你死我活地“交流”一番。

  陶营说完,也不顾弘藏法师的劝阻,以耀阳破天钉开道,直接进入了临仙台。

  墨天行这群围观者,此刻也纷纷来到临仙台附近,统统站在弘藏法师身后。

  弘藏法师和陶营的对话,他们也听到了,都是心中震惊,临仙台出现异变,竟然是因为天道法则发生了异变。

  不过看到陶营丝毫不惧,直入险地,大家都难免发出惊叹,天神境果然就是天神境。

  沙无天看到陶营不听劝阻,还说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样的话,不由嘴角一斜。

  天神境的确可以说,在第九重宇宙没有敌手了,但是可惜,他今天遇到了自己的主人,沙无天在心中为陶营默哀,打扰主人修炼,等一下会死得很惨。

  李牧洲站在沙无天身边,注意到沙无天的表情,欲言又止,沙无天既然对他这位主人如此自信,那看来,他的这位主人,可能真的不惧陶营。

  陶营闯入临仙台,在临仙台中穿梭寻找云凡,只是临仙台说大也不大,只有十几万亩,对于陶营这样的天神境来说,一眼就可以洞察临仙台的每一个角落。

  只是,陶营搜寻了几圈,都没有发现活人的踪迹。

  陶营奇怪,最终,落在了临仙台中间的一根石柱顶端,垂手四顾,神念展开,覆盖了整个临仙台。

  “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陶营突然开口,语气平淡,就好像是在和一位朋友对话一般。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