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慕秋染的寝宫之中,灯火摇曳,慕秋染和李幽怜两位女子对坐饮酒。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慕秋染已经醉意朦胧了,而李幽怜,却仅仅是微醺。

  今晚,慕秋染想大醉一场,但是李幽怜,却并不想喝醉,也不能喝醉,慕秋染醉了,李幽怜要留下来守护她,在李幽怜眼中,慕秋染并不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皇,而是一位为爱执迷的可怜女人。

  “幽怜,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魔君纵横第九重宇宙数万年,怎么可能会死在临仙台呢?你相信吗?”慕秋染醉醺醺地说道,一看就喝多了。

  “再厉害的人,也会死的,魔君终究也是人,不是神。”李幽怜说道。

  “但是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在去临仙台前一天晚上,他就在这里,我陪他喝酒聊天,他对我说过,他会没事的,那些正道人士杀不了他,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他的消息,难道他躲起来不愿意来见我吗?”慕秋染有些失态了。

  李幽怜看着慕秋染,并没有阻止,这是慕秋染压抑在心中的话,今晚既然喝醉了,就痛快地说出来吧,说出来总是会好受一些。

  慕秋染一边喝酒,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此刻她一点女皇的高冷样子就没有了,也只有在李幽怜面前,她才敢这么不设防地吐露心声。

  “为什么,为什么他爱上灵莫舞,却不爱我,我比灵莫舞到底差在什么地方?”

  “我不甘心,不甘心,自从两万多年前,我和他相识,我就爱上了他,他帮我夺下女皇之位,但是却不求任何回报,他和世间的任何男人都不一样。”

  “他知道我爱他,但是却不肯接受我对他的爱,他就算只是敷衍我一下也好。”

  “幽怜,你说我作为女人,都已经投怀送抱,自荐枕席了,但是他却依旧不为所动,是我没有魅力吗?”

  李幽怜苦笑,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不管修为多高,一旦陷入了爱的漩涡,就难以自拔了,所以,李幽怜立下规矩,凡事风灵岛弟子,都不可以对任何男子动心,一旦生了情思,轻则逐出师门,重则直接抹杀。

  “你怎么可能没有魅力呢?你看看,你这次一声令下,多少第九重宇宙的人纷纷赶来,现在,玄女城之中都已经挤满了,这就是你的魅力,任何男人都抵挡不了,呃......至于那位魔君,行事风格不是我能猜得透的,他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李幽怜说道。

  “难言之隐?呵呵,说实话,那位灵莫舞我去见过,的确很漂亮,身材又好,说话声音也好听,清纯可爱,但是说实话,她除了比我年轻,其它点,我并不会输给她。”慕秋染拉着李幽怜大声说道,似乎在发泄心中的不满。

  慕秋染却不知道,她此刻的内心深处,各种负面情绪,又在悄然滋生,黑暗中,似乎传来了桀桀的笑声,慕秋染的怨体隐藏在黑暗中,看着大醉的慕秋染,笑得很阴森,她更喜欢这个样子的慕秋染,慕秋染要是一直这样,怨念就会越来越深,而它,也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李幽怜其实已经察觉到了慕秋染寝宫之中的异常,只是并不能确定,毕竟她的修为,比慕秋染还要稍弱一些,如果慕秋染的寝宫之中真的藏着什么脏东西,她能察觉到,慕秋染就更能察觉到。

  “嗯?”李幽怜突然扭头,朝慕秋染的床榻上看去,晚风轻抚绫罗纱帐,李幽怜感觉有人坐在床榻上看着自己这边。

  “难道是我多虑了?”李幽怜皱眉,但是这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慕秋染的怨体,形态可以千变万化,它并不是实体,她此刻,的确是斜躺在慕秋染的床榻上看着李幽怜,见李幽怜似乎察觉到了她,她不仅没有在意,反而现身了一下,虽然只是现身一瞬间,但是李幽怜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不过李幽怜并没有惊呼出来,只是脸色一沉,似乎陷入了深思,刚才,她可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躺在床上媚笑着看着她,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慕秋染。

  李幽怜奇怪,她此刻并没有喝醉,所以确定刚才不是她眼花。

  “秋染,你的寝宫之中,除了我们两个,是不是还有其它人?或者说,其它东西?”李幽怜看向慕秋染问道,慕秋染此刻迷迷糊糊的,不过听到李幽怜的话,脸色明显一僵,似乎有什么秘密被人发现了一般。

  “没有啊,幽怜,你是喝多了吧?来,继续喝酒,别疑神疑鬼了。”慕秋染笑道。

  怨体出现的事情,慕秋染并不想对外声张,就算是李幽怜,慕秋染也不想说。

  怨体代表了慕秋染心中的阴暗一面,没人愿意将自己的阴暗一面公之于众。

  “额,好。”李幽怜笑道,心中越来越惊疑,很明显,慕秋染有事情没告诉她,不过慕秋染既然不愿意说,李幽怜也没有逼迫。

  “刚才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李幽怜有些心不在焉。

  慕秋染此刻虽然喝醉了,但是毕竟修为高深,意识还是清醒的,她心中有些不悦,另外一个她,刚才居然还现身了一下,它以为这样好玩吗?

  “幽怜,今晚差不多了,我醉了,你先回去吧。”慕秋染说道。

  “也好,那明天早上我再来看你。”李幽怜说道,在起身的时候,李幽怜又朝慕秋染的床榻看去,床榻上并没有东西,但是李幽怜却感觉到更加不对劲了。

  慕秋染送走李幽怜后,这才回到寝宫,站在床榻前,不满地吼道:“我说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的存在,你若是在无视我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知道了,别这么生气嘛!”床榻上传来咯咯笑声。

  慕秋染皱眉,知道跟这个怨体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她直接蹒跚着来到了外面,被冷风一吹,慕秋染酒醒了大半,她又拿出酒壶,直接对着酒壶喝了起来。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