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云凡一笑,然后毫不客气地将手中的永恒之火祭出,永恒之火,瞬间将灰雾包围。

  普通的火,的确对怨体这种超脱自然界的东西没有作用,但是永恒之火就不一样了,他是万火之源,可泯灭一切,就算是空间,都可以焚开,更别说区区怨体了。

  慕秋染的怨体,形成才不过数百年,根本不值一提,而且慕秋染的怨体,云凡必须要斩草除根,要是被帝宇吸收了,那将来对自己,也会有不小的麻烦。

  慕秋染的怨体,被永恒之火包围之后,这才察觉到异常,这火焰,并不是普通的火焰。

  “啊?好痛啊。”慕秋染的怨体被永恒之火炙烤着,发出凄厉的叫声。

  “云君,放了我吧,你杀了我,对于慕秋染也会造成伤害的,你忍心吧。”慕秋染的怨体,发现到情况不对,开始改变策略,硬的不行来软的,直接化成了慕秋染一丝不挂的样子。

  “云君,你忍心看到我就这么被烧死吗?”

  云凡淡淡一笑,空中的永恒之火,燃烧更加迅猛,眨眼的工夫,就把慕秋染的这个怨体烧成了虚无,云凡收起永恒之火,寝宫之中,一切恢复如常,慕秋染依旧躺在云凡的怀中,脸色红晕,惹人怜爱。

  云凡并没有将慕秋染移开,而是任由其在自己的怀中睡着,而云凡,则是一边喝酒,一边思索冥想。

  对于大道法则的顿悟,让云凡的心越来越澄澈了,现在,云凡心中唯一的执念,就是找到灵莫舞,只要灵莫舞平安,一切就好。

  当黎明的光芒穿破云雾,照射进慕秋染的寝宫,照射到慕秋染的脸上,慕秋染的眼皮动了动,然后猛然一惊,她能感觉到,自己此刻正如小猫一样腻在云凡的怀中。

  慕秋染记得,昨晚自己的身体被怨体占据,然后躺到了云凡的怀中,再然后,慕秋染就记不得了。

  “昨晚应该睡得不错吧?”云凡的声音,温和地在耳边响起,慕秋染连忙坐起,离开云凡的怀中。

  云凡正襟危坐,而慕秋染,身上只穿了一件轻纱贴身小衣,慕秋染脸色一红,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她都已经这样了,在云凡面前,也不需要太过在意了。

  “云君,昨晚我没有干什么吧?”慕秋染轻声问道。

  “没有,只是安静地睡了一觉而已。”云凡一笑,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

  “那,那它呢?”慕秋染试探着问道。

  “它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让它消失了,你以后不会再见到它了。”云凡随口说道。

  “那它对你说了什么吗?”慕秋染问道。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秋染,招亲大比的事情,就算了,让那些人散了吧。”云凡看着外面,柔声说道。

  “现在算了,只怕会激起那些人的不满,既然都让他们来了,就让他们比试一下吧,最终的决定权在我。”慕秋染说道。

  “随你吧,你开心就好,还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一下,我的那把葬仙剑,在不在你这里?”云凡问道。

  “当年我的确差一点就得到了葬仙剑,不过最终,葬仙剑还是和我失之交臂了,被妖灵星域的万妖殿夺走了。”慕秋染说道。

  云凡点了点头,知道葬仙剑的下落就行,万妖殿云凡又不是没有去过,以云凡现在的修为,进出万妖殿如入无人之境。

  “云君,灵莫舞的事情,你知道了吗?”慕秋染突然说道。

  “知道。”云凡点了点头。

  “那个抓走灵莫舞的人叫做帝宇,我这些年也派人多番打听,不过都没有打听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慕秋染说道。

  “我一百多年前在冥界见过帝宇,而且从阎罗王那里,拿到了关于帝宇的资料,这帝宇,不好惹,就算是现在的我,也没有信心可以赢他。”云凡说道。

  慕秋染微微惊愕,云凡去冥界慕秋染不吃惊,但是云凡居然说他见到了阎罗王,而且阎罗王还拿了帝宇的资料给他,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阎罗王是什么身份,慕秋染可是知道的。

  看到慕秋染吃惊,云凡也没有隐瞒,就把上次去冥界的事情和慕秋染说了,和慕秋染认识快要三万年了,云凡自然信任慕秋染了,而且这事情说出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慕秋染听完云凡在冥界的事情,目瞪口呆,什么洪元大帝,巫神,阎罗王,帝宇,这实在太让人震惊了。

  “秋染,你对我的心意,我知道,但是这个宇宙间,我等修炼之人,不要太过执迷于情爱之事,唯有永恒,才是我等的追求,我在第九重宇宙,也不会待太久了,希望以后在仙界,你还是我的红颜知己。”云凡诚挚地说道。

  慕秋染动容,怔怔地看着云凡,这些年,她的确有些太过执迷于情爱之事了。

  “好。”顿了一会儿,慕秋染这才坚定地点了点头,虽然对于永恒,慕秋染从来没有妄想,但是刚才听云凡说起冥界的事情,她沉寂的内心难免热血沸腾。

  “秋染,那招亲大比的事情,我现在就帮你去结束吧。”云凡说道,帮慕秋染解决掉招亲大比的事情,云凡还要动手前去万妖殿寻找葬仙剑。

  “可是,现在不好结束了吧?强制结束,很有可能会引起那些人的公愤,到时候对我们仙女星可能不利。”慕秋染说道,这招亲大比,是她那个怨体的主意,现在她的怨体消失了,但是她也骑虎难下,自己作为女皇,一言九鼎,岂能失信于整个第九重宇宙。

  “小事一桩,交给我吧。”云凡笑道。

  “云君,你,你不会要大开杀戒吧?”慕秋染有些担忧,魔君的行事风格,她还是了解的。

  “他们乖乖散了,也就不需要我动手了,我相信,他们应该都是识抬举的人。”云凡笑道,然后直接化作一道光芒,朝玄女城而去。

  云凡前几天才在临仙台立威,云凡不相信这么快那些人就忘记自己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