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进入仙界之门后,就如置身在一片虚无寂静的次元空间,云凡在里面旋转,旋转着,空间中不知岁月,云凡就这样漂流了不知道多久,脑袋也越来越沉重,终于,云凡都坚持不住了,昏睡了过去。

  当云凡醒来时,云凡打量四周,不由震惊,自己居然躺在一张质朴的木床上,整个房间之中,虽然简陋,但是却收拾得干干净净,房间之中,还有浓浓的药香味道。

  突然,一阵剧烈的痛疼在云凡的脑海之中蔓延,云凡下意识地捂住了脑袋,很是痛苦。

  正好这时候,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一位身穿粗布麻衣的女子走了进来,这位女子,并不漂亮,甚至可以说,很丑陋,她的脸上满是毒疮,有的毒疮结痂,有的却还在流淌着脓血,十分瘆人。

  她手中端着一碗滚烫的草药水,见云凡十分痛苦,她连忙将草药水放到桌子上,然后快步朝云凡走了过来。

  “公子,你怎么了?”女子相貌虽丑,但是声音却很温柔。

  云凡听到声音,头疼稍微轻了一些,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位女子,眼神之中,透着茫然,他的脑袋之中,一片混乱,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是谁?

  女子见云凡看着自己,脸色痛苦,连忙把头撇过去,有些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长得丑,吓到了你吧。”

  云凡虽然脑袋混乱,但是却知道现在的情况,肯定是这女子救了自己,对于外表,云凡向来不看重,外表是可以更换的,只要有实力,换上漂亮的皮囊不是什么难事。

  “不是,不是,姑娘,我只是脑袋有些昏沉,记不得许多事情了,所以有些失礼,还请不要见怪。”云凡连忙说道,云凡一想自己的来历,脑袋又有些疼了。

  “那就好。”听到云凡的话,女子这才转过头,朝云凡笑了笑,然后将桌子上的草药水端了过来。

  “我前几天在三十三重通天楼下面看到你,见你受伤,不省人事,就将你带回来了,这是我师父给你熬的药水,可以舒筋活络,治疗内伤,增补血气,公子,你喝了吧。”女子说道,然后双手递来药水。

  云凡看了一眼药水,虽然目前暂时脑海之中一片混乱,但是云凡一闻就闻出了这药水的配方和作用,的确如这女子所言,云凡点了点头,倒了一声谢,就接过药水一口喝下。

  当务之急,对于云凡而言,就是快点想起自己的来历。

  见云凡喝下了药水,女子笑道:“公子,你休息一下,等一下我再来看你。”

  “对了,姑娘,你叫什么名字?这里是什么地方?”云凡见女子要走,连忙问道。

  “我叫慕晴雪,这里是圣周帝国的西部边陲,至于这里是保龙镇,公子应该没有听说过。”慕晴雪说道。

  云凡沉吟,这慕晴雪名字不错,至于保龙镇,云凡自然没有听说过,只是一个小镇而已。

  “慕姑娘,你说你在什么三十三重通天楼下发现了我,我能去这三十三重通天楼看看吗?”云凡说道。

  云凡现在虽然记忆模糊,但是云凡确定,自己的记忆可以再回来,所以云凡需要找一些东西刺激一下。

  “你要看三十三重通天楼?”慕晴雪看着云凡说道。

  被慕晴雪这么一看,云凡有些尴尬,搞得自己就好像一个病还没好的病人想偷偷出院被医生给发现了。

  “就看一眼而已,我已经没事了,可以走路。”云凡说道。

  “没事,其他事情或许你现在还做不了,但是这件事情很简单。”慕晴雪一笑,然后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推开。

  外面风和日丽,天朗气清,云凡极目看去,只见在远方的崇山峻岭之间,有一座十分奇特的山峰,这座山峰,一层层如宝塔,上面有各种幡和彩带在飘扬,搞得就好像一个许愿的地方。

  “这不会就是三十三重通天楼吧?”云凡显得有些诧异。

  “这的确就是三十三重通天楼,我们都是这么叫它,它其实就是一座山峰,只是造型奇异,分为了三十三层,如古楼一般,尤其是晚上,更像一座古楼了,所以大家就叫它三十三重通天楼。”慕晴雪解释道。

  云凡闻言,若有所思。

  “公子,你想起了什么吗?”慕晴雪问道。

  云凡摇了摇头,的确没有想起什么,这让云凡更加头疼了,这三十三重通天楼可是目前云凡查探自己身份的唯一线索,要是从它身上都无法发现什么端倪,云凡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对了,公子,前些天,三十三重通天楼那里发生了异变,我和师父也是看到异变才过去的,那边的天上出现了一个如镜子一般的圆形巨口,巨口的对面,一片雪白,似乎是一片冰天雪地,师父说那应该是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入口,公子,你不会是从那个入口来到这里的吧?”慕晴雪说道,目光灼灼地看着云凡,有些好奇。

  听到慕晴雪这话,云凡眼瞳一缩,脸色陡然变化,内心似乎被触动了,想起了什么。

  随着云凡绞尽脑汁地回忆,云凡的脑海之中,一道道画面急速闪过,由于一时之间信息量太大,导致云凡的脑袋再一次轰鸣起来,云凡忍不住捂住了脑袋,脸色痛苦,甚至扭曲。

  但是云凡却强忍着,坚持回忆,云凡可不愿意当一个没有身份来历的人,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云凡感觉活着都没有什么意思,所以不管多困难,多痛苦,云凡也要尽快找回记忆。

  “公子,要不算了吧,别回忆了,你越想,可能越是想不起来,你若是不想,有些事情,自然会想起来,许多失忆之人都是这样的。”慕晴雪见云凡这么痛苦,连忙柔声安慰道。

  痛苦持续了许久,云凡这才冷静下来,但是云凡的身上,已经汗涔涔了,不过也不是一无所获,许多记忆碎片被云凡重组,云凡隐约记起了什么。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