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寒闻声,双眉蹙起,他看向商微羽,眼神凝重,他在音律上,还是颇有造诣,刚才他和商微羽的琴声,使用了过多的技巧,而忘记了最根本的东西。

  音律的存在,就是为了释放情感,没有了任何情绪的音律,只不过是一些空洞乏味的声音,只是一般人,根本听不出来,大家只会被表面所吸引,更深层次的情感表达,只有少数人能听懂。

  这一点,李剑寒知道,商微羽也知道,只是商微羽就这么承认自己的琴声是垃圾,也太草率了一点。

  “微羽小姐,你这话,恐怕有些太过轻率了,我不敢苟同,咱们现在,比试的乃是琴道技巧,并不需要感情流露,所以对于这位公子的话,无须在意。”李剑寒说道。

  “既然是琴道技巧,那看来咱们胜负已分了。”商微羽笑道。

  李剑寒脸色一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古琴,自己面前的古琴断了两根琴弦,的确是输了。

  只是这么输了,李剑寒有些不服气。

  见商微羽似乎对云凡很是欣赏,看着云凡的眼神之中有异彩流露,李剑寒心生妒忌,自己和商微羽合奏半天,都没有引起商微羽的注意,倒是云凡,只是敲了一下杯子,就引起了商微羽的注意,李剑寒心中对云凡,恨意愈加汹涌。

  “刚才只是意外,如此定输赢,我觉得有些不合理,当然,微羽小姐的琴艺,在下已经见识了,的确了得,只是这位公子,刚才可就有些唐突了,都说观棋不语,听琴不喧,这位公子出声打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想炫耀他的音律造诣高深吗?”李剑寒看着云凡,面容清冷,淡淡说道。

  云凡自斟自饮,并没有理会李剑寒的意思,这李剑寒明显充满了敌意。

  见云凡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搭理自己,李剑寒更是恼怒,脸色阴沉如铁。

  “阁下狂妄得很啊,那好,今天就在商城主面前,我倒要向阁下讨教一下了。”李剑寒沉声说道,语气冷冽,已经蕴藏杀意,他手按琴弦,就算断了两根琴弦,对他来说,也无关紧要。

  琴声起,琴声滔滔,气势如千军万马过境,这是破阵曲,李剑寒在琴声之中,加入他修行的剑意,随着琴声跌宕起伏,剑意在琴声之中,酝酿到了极点。

  “阁下觉得这次琴声如何?”李剑寒冷声问道。

  “勉强可以听吧。”云凡随口说道。

  李剑寒嘴角一扯,笑容阴冷,他这是给云凡机会,若是云凡的回答让他满意,他可以不杀云凡,但是现在,云凡的回答,依旧傲慢,李剑寒再也没有犹豫了,随着李剑寒双手急速撩拨琴弦,琴声陡然高亢激昂,如倾盆大雨拍打在铁皮棚顶上。

  突然,大殿之中,凭空出现了几柄飞剑,飞剑呈现半透明,如真如假,乃是琴声所化。

  看到这一幕,大殿之中的人,全部屏气凝神。

  商微羽脸色一变,就要开口阻止,但是一旁的商连城摆手,让商微羽别轻举妄动。

  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看看云凡的实力,商连城自然不会阻止了,他含笑看着,对于结果,他心中其实有了猜测。

  慕晴雪和聂大夫坐在云凡旁边,看到飞剑袭来,一道杀意将他们笼罩,让他们心如悬石,脸如酱紫,下意识地想挣脱,但是脚步却不听使唤,他们连忙看向云凡,云凡端坐如松,不为所动。

  “公子。”慕晴雪不由惊呼。

  云凡缓缓将杯中酒喝完,然后端着青玉酒杯,手指轻扣酒杯,发出有节奏的清脆声响,让人震惊的是,云凡叩击酒杯的声音,竟然压过了李剑寒的琴声。

  李剑寒布满寒霜的脸庞,在听到云凡轻扣酒杯的声音,骤然变化,不是他没见过世面,只是云凡叩击酒杯的声音,看似普通,但是落在他的心上,却如厚重鼓声,轰击他的内心,让他心头颤动,刚刚弥漫心头的杀意,瞬间荡然无存。

  “嘣,嘣,嘣......”

  琴弦断裂之声,不间断响起,李剑寒面前的那张古琴之上的七根琴弦尽数断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了琴弦,任凭李剑寒琴艺再高超,也无法施展。

  琴声戛然而止,由琴声化成的飞剑,在飞至云凡的面前时,顷刻间分崩离析。

  随着琴声止,飞剑逝,云凡叩击酒杯的声音,也停歇了,李剑寒身体微微颤抖,他竟然输了,而且输的这么窝囊,他蕴含杀意的琴声,竟然被对方使用酒杯打败了,李剑寒接受不了,他紧紧地盯着云凡,眼神复杂,更多的是悲愤。

  如此一来,他颜面尽失,本来还想在商城主面前大放异彩,现在他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这么强?就算是太守之子,还有厉山剑宗之中的那些绝世天骄们,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击溃我。”李剑寒喃喃自语,难以想象。

  云凡的强悍,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他的攻击并不是闹着玩的,但是到了云凡眼中,却就跟闹着玩一样,竟然如此风轻云淡就化解了。

  商连城见此一幕,眼中异彩涌现,他还担心云凡没有真才实学呢,现在看来,云凡才是这群年轻人中,最出色的存在。

  商连城的三位女儿,也全部被云凡吸引,就连一向孤傲如寒冰的商云熙,看着云凡的眼神,都不由闪现出一抹感兴趣之色。

  云凡此番表现,不想引人注目都不行。

  “李公子,你刚才不是说要和我们三姐妹比试吗?现在已经和我比试了,现在和我二妹比试吧,我二妹擅长诗词歌赋,要不让我父亲给你们出题,你们应物赋诗一首。”商微羽见气氛有些沉寂,不由笑道,她现在站出来,是特意给李剑寒台阶下,毕竟现在李剑寒是最尴尬的。

  只是可惜,商微羽找台阶给李剑寒下,李剑寒却没有吱声,他平时很是自负,今天在西户城这种地方,竟然让他丢脸,他岂能就此罢休。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