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之后,灵舟抵达青州府,需要在青州府换乘其它灵舟前往帝都。

  因为期间会逗留两个多时辰,商连城就来询问云凡要不要去青州府逛一逛。

  云凡自然没意见,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

  所有人,都在有序地走下灵舟,李剑寒回到青州府,脸色也慢慢恢复了平静,多了一抹自信的神采,毕竟这青州府乃是他的地盘,回到青州府,他心中踏实。

  李剑寒的几位狐朋狗友,已经前来迎接了。

  “李兄,这次前去西户城,有没有抱得美人归啊。”一位身材高大,体型稍胖的年轻人看到李剑寒走了过来,不由打趣道,这位胖子,名为谢宇,父亲也是青州太守的幕僚之一,和李剑寒一起长大,关系自然不错。

  “看李兄这个样子,就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另外一位年轻的公子笑道,这位名为郑启山,郑家虽然不是官宦之家,但是却是青州府的名门望族。

  “那就奇怪了,听说那西户城的商城主有三位女儿,这次要挑选三人入赘,那小小的西户城,难道还能找出三个比李兄优秀的人?”一位身材魁梧的年轻人笑道,这位年轻人,乃是青州府第一武将的第三子,名为凌长天。

  这三人,都是李剑寒的好友,要不然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开玩笑,关于商连城有三位漂亮的女儿这件事情,他们都知道,只是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不可能入赘到商家的。

  而李剑寒这次前去西户城,自然不可能真心入赘,他只是和这几位狐朋狗友打赌,若是他能一把将商家的那三位美女拿下,他们就一人输给李剑寒一枚上品仙灵石。

  上品仙灵石,在仙土位面或许不算多稀罕,但是在红尘位面,还是颇为罕见的,李剑寒是为了上品仙灵石才去西户城的,但是没想到,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却被云凡给搅和了。

  “别说了,这次真是倒霉,被一个人给搅和了,那人嚣张得很,我将太守搬出来,他都无所谓,连太守都不放在眼中,不过那人倒是有点实力。”李剑寒无奈地说道,都是朋友,他将自己出丑的事情隐瞒下来,其它事情,倒是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这么嚣张?他是什么来头?”李剑寒的三位好友微微诧异,连忙问道。

  “他没说,似乎在刻意隐瞒,不过看他似乎和商连城很熟,找商连城肯定可以打听出他的来头。”李剑寒说道。

  “算了,李兄,别跟他一般见识,走,我们去含香楼快活去,对了,李兄,过几天,我们打算去帝都玩玩,你去不去?”谢宇突然说道,拉着李剑寒就要去喝花酒。

  “我过几天还要回师门一趟,就不去了。”李剑寒说道。

  “李兄,过段时间,帝都之中可有一场十年一度的盛会,咱们圣周帝国的花魁大选,到时候,各地的花魁齐聚帝都,美女如云,争奇斗艳,错过了可就可惜了,咱们青州府的花魁李双儿姑娘也要前去帝都参加花魁大选。”谢宇连忙说道。

  “那也没办法,师门有规矩,除非特殊原因,不然我可不敢不回去。”李剑寒无奈地说道。

  “那算了吧,我们上车,直奔含香楼。”谢宇笑道,这几人中,就这谢宇最纨绔,也是最好色的,天天住在青楼之中都可以。

  李剑寒这几天心情实在不好,去放松一下也好,正要前去含香楼,李剑寒无意之间,看到灵舟之上,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李剑寒顿时停步,拳头紧握,脸颊的肌肉抽动着,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云凡。

  见到仇人,李剑寒自然分外眼红,尤其这几天,李剑寒在琢磨着如何报仇,没想到现在倒好,这云凡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

  “李兄,怎么了?”谢宇等人见李剑寒不走了,不由说道。

  “他来了。”李剑寒冷笑道。

  “谁来了?”谢宇等人一头雾水。

  “破坏了我计划的人,要不是他,你们得一个人给我一块上品仙灵石。”李剑寒说道。

  此言一出,谢宇等人连忙顺着云凡的目光看去,商连城他们倒是认识,当看到云凡时,他们不由说道:“就他?我看年纪不大啊,当真这么厉害?”

  “的确有些实力,不过既然来到青州,他就是进入了龙潭虎穴,插翅难逃。”李剑寒恶狠狠地说道。

  “走,李兄,既然是你的仇人,我们替你去报仇。”谢宇等人连忙说道,他们在青州府嚣张跋扈惯了,自然不把云凡放在眼中了,就算是商连城,他们也没有当回事。

  “先不急,让人看住他,我们去找萧大少。”李剑寒说道,李剑寒已经见识到了云凡的实力和脾气了,谢宇这群人,修为还没有他高,现在要是跑去找云凡,要是云凡不给面子,会直接杀了他们,只有请一位实力可以镇压住云凡的人出马了。

  太守的长子,萧逆就是这样的存在。

  “找萧大少?我,我可不去。”谢宇三人听到萧大少三个字,脸色明显不自然,连忙说道,就好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有些害怕。

  “你们不去也行,我去找萧大少,你们帮我看住他。”李剑寒也没有多说什么,这太守之子萧逆,不仅背景深厚,而且实力也是青州年轻一辈之中的最强者,最关键萧逆这个人,脾气不太好,极度自负傲慢,李剑寒这些人,在他面前,都得低声下气,搞不好,还会被这位萧大少一顿臭骂,或者是一顿暴打,李剑寒这次也是硬着头皮前去找萧逆的,他知道萧逆的性格,此番去找萧逆,他有信心说服萧逆出手。

  萧逆好战,李剑寒到时候只要说青州出现了一个年轻的高手,而且此人极为的嚣张,不把萧逆放在眼中,萧逆自然会去找云凡的,萧逆的绝对不会容忍青州还有比他厉害的年轻人出现。

  云凡,商连城,慕晴雪走下灵舟,云凡并没有注意到李剑寒,李剑寒这等小角色,根本不值得云凡多花心思。

  “咦,公子,你也在这里?”突然,一道惊呼声传来,然后就是一阵香风扑鼻,昨日和云凡在大船上偶遇的那位青楼女子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商,商城主,您也在啊。”这位青楼女子来到云凡的面前,见商连城也在,顿时尴尬。

  商连城一看这位女子,就知道是烟花之所的女子,不过既然和云凡认识,商城主自然客气地笑了笑。

  “我在这里不足为奇,倒是你,怎么也出现在这里?”云凡并不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虽然眼前这位是青楼女子,云凡也没有看轻她的意思。

  云凡话音刚落,就有几位女子,朝这边款款走来,为首的那位女子,身材高挑,容颜秀丽,尤其是身上的气质,和她身边的那几位风尘味道极重的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云凡并不认识这位女子,但是商连城却认识,这位女子在西户城很有名气,可是西户城两届花魁的得主柳思薇。

  在圣周帝国,几乎每个城市,都有选举花魁的习俗,这花魁虽然也是风尘女子,但是却和普通的风尘女子不一样,她们是典型的卖艺不卖身。

  花魁必须是清白之身,这是首要条件,无数沦落到风尘的女子,都希望能成为花魁,一旦成为花魁,她们的身价,就不可同日而语,在圣周帝国,无数的花魁,最终都可以嫁入豪门望族,更是可以引得许多青年才俊折腰。

  尤其是每十年在帝都之中举行的圣周帝国花魁大选,更是圣周帝国各地花魁争奇斗艳的好时机,若是那位女子可以夺得魁首,就可以稳居圣周帝国第一花魁十年。

  那到时候,真是名利双收,无数圣周帝国的天之骄子们,都将拜倒在石榴裙下,甚至,在圣周帝国的第一花魁之中,还有最终成为了皇后娘娘的。

  柳思薇是西户城的花魁,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了,就算知道这次竞争很大,她胜算渺茫,但是也要去帝都一试,就算没有夺得魁首,只要能进入前十,她也会声名鹊起,不会再局限于小小的西户城了,而是在整个圣周帝国十五个州都具有名气。

  “商城主,思薇有礼了。”柳思薇来到商连城面前,盈盈一拜。

  “柳姑娘不用客气。”商连城笑道,然后给云凡介绍道:“这位柳姑娘是我们西户城的两届花魁得主,多才多艺。”

  云凡看了柳思薇一眼,微笑点头。

  柳思薇不知道云凡的身份,但是见商城主在云凡面前,似乎都小心翼翼的,就知道云凡来头不小,连忙又朝云凡盈盈作揖。

  “红莲,你和这位公子认识?”柳思薇见过礼之后,这才看向这名叫做红莲的青楼女子,她也是见红莲跑来,这才过来的。

  “额,昨天有过一面之缘。”红莲略显局促地说道,毕竟商连城在场,她们这些青楼女子,自然不敢丝毫放肆。

  “那商城主,公子,我们就不多打扰了。”柳思薇笑道,她倒是懂得审时度势,红莲是青楼女子,身份说实话,有些低贱,云凡能什么身份,红莲跑来见面,实在唐突。

  柳思薇说完,就带着红莲等人离开了,走远之后,柳思薇这才“教训”起红莲,让她注意场合和自己的身份。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虽然男人们喜欢去青楼寻欢作乐,和青楼女子进行床笫之欢之时,什么山盟海誓都可以说出口,但是一旦离开青楼,基本都是翻脸不认账,你一个青楼女子,更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在大庭广众之下,跑到别人面前说我认识你,你这不是让别人下不来台阶吗?

  除非,你是花魁。

  见柳思薇离开,云凡不由一笑,对商连城说道:“这花魁,还不错。”

  “柳姑娘的确还可以,这次应该是去帝都参加十年一度的花魁大选,公子,我们这次去帝都,正好可以赶上这次盛会。”商连城笑道。

  “那到时候就去看看。”云凡点了点头。

  这青州府的街道,繁华程度自然不是西户城这种偏远城市可以媲美的。

  商连城带着云凡,慕晴雪闲逛了一会,然后就去青州府的一家酒楼吃饭,这家酒楼,可是青州府最大,也是最具地方特色的酒楼,基本来青州府的人,都会来这里吃顿饭。

  酒楼大厅很是宽敞,商连城带着云凡进来之后,找了一个雅座坐下之后,云凡三人前脚进来,李剑寒的那几位狐朋狗友就跟了进来,他们一直在跟踪云凡,不过半天李剑寒都没有把萧逆请来,让他们有些不耐烦了,毕竟他们是准备喝花酒找乐子的,现在却干着跟踪别人的苦逼差事。

  “公子,我们被人跟踪了。”坐下之后,商连城低声说道。

  “不必在意。”云凡不以为然,云凡就算把圣周帝国的帝都搅个天翻地覆都波澜不惊,更别说这区区青州府了。

  商连城见云凡不在意,也就没当回事了,商连城点了一些特色菜,在等待上菜的间隙,柳思薇居然也来了。

  柳思薇身为西户城的花魁,容貌和气质,自然都不用说,远不是一般的青楼女子可以相比的。

  李剑寒的那三位狐朋狗友,没去成青楼,此刻正憋着,尤其是谢宇,此刻见到柳思薇,顿时眼前一亮。

  “这位,好像是西户城的花魁,柳思薇,我曾经慕名而去见过一面。”谢宇说道,对于美女,谢宇是如数家珍。

  “那就请来喝几杯。”郑启山和凌长天不由笑道。

  “那自然要请来喝几杯了。”谢宇一笑,眼神火热。

  谢宇说完,直接起身,朝柳思薇走去。

  “柳花魁,久仰大名,今天我请客,你们过去陪我们哥几个喝几杯吧。”谢宇说道,语气之中透着倨傲,柳思薇只是一位小小的西户城花魁,谢宇自然不放在眼中了。

  “公子,不好意思,我并不认识你,恐怕不能陪你喝酒了。”柳思薇虽然暗暗皱眉,但是还是微笑婉拒,谢宇这人,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柳思薇看了就心中厌烦,自然不想陪他喝酒了。

  花魁可是有花魁的骄傲。

  “柳花魁,这里可是青州府,可不是西户城,我邀请你过去喝酒,是给你面子,你恐怕还不知道我们几个的身份吧?能陪我们几个喝酒,可是你们的福气。”谢宇顿时不悦,他在青州府的青楼,除了花魁李双儿,还有少数颇有名声的女子,他还没有拿不下的,这柳思薇竟然不给他面子,他自然极度不爽了。

  “我们只是过来吃个饭,还要继续赶路,不能喝酒,实在抱歉,等我从帝都回来,再来跟公子你赔罪。”柳思薇不亢不卑地说道,她毕竟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身为花魁,少不了被骚扰,大部分时候,只有忍气吞声,好言好语地化解。

  “不用等以后了,就现在。”谢宇淡淡说道,然后伸手,直接去拉柳思薇,柳思薇吓得连忙后退。

  “还请公子自重。”柳思薇连忙说道。

  “我叫你一声花魁,是给你面子,区区西户城的花魁,在我眼中,和寻常青楼女子并没有两样,别在我面前装什么清纯高洁。”谢宇冷笑。

  此刻酒楼大厅之中吃饭的人不少,大家基本都认识谢宇这几位纨绔,虽然不少男人怜香惜玉,但是却没有人敢站出来英雄救美,谢宇这几人,在青州府基本没人敢惹。

  “这位公子,要不我们陪你们喝酒吧。”一旁的红莲见状,连忙站出来,一脸媚笑地说道,红莲在青楼之中就是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的女子,她自然无所谓,别说陪谢宇喝酒了,就算是再进行深一步的交流,她都无所谓。

  “今天老子就要柳花魁,你们靠边站。”谢宇一把推开红莲,朝柳思薇走去。

  这谢宇根本不讲规矩,碰到不按规矩出牌的人,柳思薇也没办法,这里毕竟不是西户城,这些人,也不是普通人,她根本得罪不起。

  “柳花魁,别给脸不要脸,老子的耐心可是有限的。”谢宇这次,一把抓住了柳思薇的胳膊,冷冷说道。

  柳思薇瑟瑟发抖,一个劲地挣扎,但是根本挣扎不掉。

  柳思薇心中无奈,这种事情,只有妥协了,正要开口答应陪谢宇等人喝酒,柳思薇突然感觉到面前有一道光芒闪过,然后就有东西溅到了自己的脸上,温热的,似乎是水,柳思薇下意识地擦了擦脸庞,然后看了看手掌,手上一片鲜红,这哪是什么水啊,而是鲜血。

  柳思薇大惊失色,而此刻,她面前的谢宇,突然捂住自己的肩膀处,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嚎声,柳思薇这才注意到,谢宇抓着自己的那条手臂,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斩断了,鲜血淋漓,十分血腥。

  酒楼大厅之中,短暂的沉寂之后,突然一片哗然。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