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凡站在湖边,淡淡地看着。

  国师府这边,一般很少有人会来,也不敢来,国师喜欢清静,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就算是陛下前来,也会提前来通知,不敢贸然前来打扰,更别说其他人了。

  今天帝都的天气,并不是很好,天空阴沉,终于,下起了小雨。

  平静的湖面上,被雨点敲打出一圈圈涟漪,而湖中的那一叶扁舟,依旧停在湖中央,如定格了一般。

  云凡一笑,举步朝湖中走去,云凡的脚踏在水面上,落水无痕,如履平地。

  很快,云凡就走到了湖中央,直接踏上了那一叶扁舟的船尾,而坐在船头的那位老者,似乎没有发现云凡一样,依旧在聚精会神地垂钓。

  云凡也不急,站在船尾,平静地看着,雨水并不能落在云凡的身上,也不能落在那位老者身上。

  过了许久,老者的鱼浮才动了一下,老者起竿,一条一尺长的鱼儿被吊起。

  “等了一天,终于有收获了。”老者收杆,将鱼儿取下,放到一旁的竹篓之中,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和云凡说道。

  老者没有继续垂钓的意思,将鱼竿放到一旁,这才看向云凡。

  “没想到,今天还有客人前来,既然来了,我们就坐下来喝两杯。”老者笑道,语气波澜不惊,似乎对于云凡的突然造访早已预料之中。

  云凡一笑,自然没有拒绝,见老者钻进扁舟的简陋船舱之中,云凡也矮身低头钻了进去。

  扁舟不大,这船舱自然也很逼仄,不过容纳老者和云凡二人,还是可以的。

  船舱之中的小木桌上,摆放着几壶酒,老者取过酒杯,亲自给云凡倒满了一杯,笑道:“先喝了这杯酒,你再说来意。”

  云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豪迈得很。

  说实话,云凡是真的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和钟无铭见面。

  眼前这位老者,虽然隐藏了修为,锋芒尽敛,但是云凡依旧可以看出来,他的修为,堪比仙道境,在红尘位面,也是顶尖的强者了。

  在国师门口的湖上,出现了这样一位老者,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出来,这位就是国师。

  云凡刚才在窥探钟无铭,钟无铭又何尝没有在窥探云凡,只是让钟无铭诧异的是,云凡并没有刻意收敛气息,反而气息外放,饶是如此,钟无铭也没有窥探出云凡的真正修为,云凡的气息极为的强大,钟无铭都感到了强大的压迫感,这种事情,在钟无铭身上,可是很少发生。

  钟无铭心中诧异,但是脸上却不动声色。

  “真没有想到,国师是如此有雅致的一个人,意料之外。”云凡笑道。

  “一个老头子垂暮之年的休闲罢了,谈不上什么雅致。”钟无铭笑道。

  云凡淡淡一笑,不置可否,然后说道:“此行前来找国师,只是想找国师了解一下仙土位面,还有仙界的事情。”

  “就这些?”钟无铭显得有些诧异。

  他还以为云凡这样的高手前来找自己,有什么大事,原来只是这等小事,而且让钟无铭有些疑惑的是,云凡的修为,比其他估计也不遑多让,这样的强者,还需要找自己了解仙土位面和仙界的事情吗?

  “怎么?国师为难吗?”云凡说道。

  “不是为难,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阁下来找我,就为了这事情?没有其它了?”钟无铭看着云凡,淡笑说道。

  “就这事情,对于我来说,这不是小事。”云凡正色说道。

  “这件事情,我自然可以告诉你,但是在这之前,阁下是否可以坦诚相待,你知道我的身份,但是我却还不知道你的身份,我可不想和一个完全不知道底细,甚至名字的人聊天,这种感觉,你应该知道,很不自在。”钟无铭说道。

  “如果我告诉你,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你会相信吗?”云凡有些无奈地说道,不是自己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名字,而是自己也不知道啊。

  钟无铭白眉微微皱起,静静地看着云凡,云凡的神态之间,有自嘲的意思,看上去,并不想说笑。

  “国师,我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导致我脑部受创,现在失去了以往的记忆,我正在努力找回记忆,对于我的事情,我只能说这么多了,国师不信,我也没办法。”云凡微微笑道。

  国师对云凡客客气气,云凡对他,自然也就客客气气了。

  钟无铭沉吟了一会儿,这才爽朗一笑,说道:“我相信你。”

  反正云凡找他了解的,又不是什么秘辛,就算卖给云凡一个人情吧。

  钟无铭对于仙土位面就颇为的了解了,仙土位面,无边无际,上面神州大陆,大大小小数不胜数,仙魔并存,鬼魅魍魉昼伏夜出,宗门仙院,也是不计其数。

  钟无铭也对云凡说了进入仙土位面的条件,云凡默默听着,而仙界的事情,钟无铭了解的虽然比商连城多不少,但是钟无铭也没有去过仙界,一切都是耳闻,并未亲眼所见,所有许多事情,他并不能确定真伪。

  听完之后,云凡说道:“国师为何不入仙土位面?修炼之人,这红尘俗世的权利财富,就是过眼云烟,国师难道舍不得?”

  钟无铭一笑,意味深长。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我选择留在这红尘俗世之中了却一生,其它的事情,不做妄想了。”钟无铭说道,语气之中,隐隐透着一抹黯然。

  有些事情,钟无铭是不会说出来的,他是从仙土位面下来的,要想回去,他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回去,只是仙土位面,并没有什么让他向往留恋的东西了,回去也没用。

  云凡笑了笑,也没有多问,他了解了他该了解的事情就行了,至于国师的私事,不在云凡过问的范围,云凡也没有这么八卦。

  “国师,喝酒。”云凡端起酒杯。

  外面,斜风细雨依旧,湖面雾茫茫的一片,云凡和钟无铭窝在扁舟之中,喝酒聊天,两人似乎志趣相投,酒至微醺,雨也停了,天色也暗了下来,两人才起身分别。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