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听说他的这位皇弟和青州府的花魁李双儿走得很近,周翔就想来破坏。

  “十四弟好雅兴啊,父皇以前三番两次让十四弟纳妃,十四弟都推脱了,我还以为十四弟不近女色呢,原来已经有相好的了,这位青州府花魁,果然姿容绝色。”周翔看到周岩带着李双儿出来了,如鹰隼一般的目光,不住在李双儿身上打量,李双儿虽然不悦,但是对方乃是王子殿下,她也只有不动声色,权当没感觉。

  “七兄才是好雅兴,这次花魁大选,七兄的后宫,恐怕又要换新了吧?”周岩淡淡说道。

  “为兄的喜好,帝都的人都知道,不足为奇,只是十四弟君子之风,洁身自好,不近女色可是出了名的,不会要为这区区一位花魁破戒了吧?”周翔笑吟吟地说道。

  “我又不是和尚,谈什么破戒,七兄要是没事,就请让路,我等还要趁着良辰美景,多玩耍一下。”周岩说道。

  “哈哈,十四弟,我来找你,自然有事了,听闻这青州府花魁李双儿歌声如莺,十分悦耳动听,不知道十四弟可否让给为兄,为兄不会亏待她的。”周翔笑道。

  李双儿闻言,顿时皱眉,怒气难消,这李双儿,也是有些修为之人,在青州府,因为大家都知道,她和十四殿下关系密切,所以没人敢对她不敬,就算是青州太守对她也是礼让三分,她已经在心中打定主意,自己这辈子已经是十四殿下的人了,岂能容忍如此羞辱。

  “这件事情,免谈,七兄,让路吧。”周岩不动声色,淡淡说道,他的女儿,岂会拱手让人,而且现在,周岩根本不惧他的这位七兄了,他虽然年纪小,但是无论哪方面,他现在都要稍胜周翔一筹了,他根本不惧周翔的挑衅。

  “十四弟,看来你是真喜欢上这位李双儿了,要真是十四弟喜欢的人,为兄自然不会强人所难,而且明天我还会进宫面见父皇,将这件喜事告诉父皇,到时候,父皇一定会下令,直接把李双儿许配给你的。”周翔笑道。

  “七兄,你别太过分了,我和李姑娘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周岩有些动怒了,这周翔有些欺人太甚,真的以为那这件事情可以威胁到自己,

  “呵呵,十四弟,若是你和这位李双儿姑娘之间没有什么关系,你也不喜欢她,我为兄可要下手了,这么漂亮的美人,可不能错过啊。”周翔说道,他是诚心要和周岩过不去。

  “那你就试一试。”周岩语气一沉,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晕,一道金龙虚像,在周岩头顶上空汇聚,金龙在空中游走盘旋,气势逼人,威风凛凛,隐隐有龙吟声传出。

  “十四弟这是干嘛?当真以为自己天赋出众,就可以不把为兄放在眼中了吗?”周翔冷哼,神色渐渐冷峻,他的身上,也迸发出强烈的金光,一条面目狰狞的金色巨龙,在周翔面前摇头摆尾,张牙舞爪,气势凛凛。

  身为皇子,身体之中有圣龙血脉,从小修炼的功法也是一样,周翔虽然天赋比周岩稍差,但是周翔年纪大,修行时间比周岩长,所以两人目前的修为,不相上下,他们两人,又不是没有交手过。

  “七殿下和十四殿下,又要动手了。”看到这一幕,河对岸的人不由说道,不过大部分人,并没有表现得多诧异,七殿下和十四殿下不合的事情,帝都之人,无一不晓,两人以前也经常动手,不过都是点到为止,他们各自都有分寸。

  云凡,商连城等人,此刻也在河边闲逛,看到这一幕,不由驻足张望。

  “这李双儿还真是有能耐,一来帝都,两位皇子,就要为她大动干戈。”商连城不由笑道。

  云凡目光如炬,虽然隔着距离,但是云凡还是清楚地看到李双儿的脸色,李双儿看周岩的眼神,含情脉脉,一看就知道深爱着周岩,云凡自然懒得管这事情。

  而周岩和周翔,云凡更加没有兴趣了,他们的老爹,云凡刚刚教训了一顿,他们身上这点龙瑞之气,和他们老爹的那龙瑞之气相比起来,相差甚远,在云凡眼中,实在太不值一提了。

  在周岩的身后,云凡还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青州太守之子,萧逆也在其中。

  当年周岩前去青州,就是萧逆接待的,而且这李双儿,还是萧逆带着周岩前去想见的,所以萧逆和周岩的关系甚是密切。

  身为朝廷中人,有时候站队,就是一次豪赌,萧逆把以后的前途,赌在了周岩身上,他坚信,周岩会是下一任圣周帝国的帝王。

  “轰!”

  终于,周岩和周翔两位皇子动手了,两位皇子的修为不算低,动起手来,毫不留情,气势荡开,让河面都掀起巨浪,河面上的画舫随波震荡,随时有倾倒的危险。

  两位皇子,从画舫上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打到画舫上,回到画舫上,两人默契收手。

  他们可以动手,当做切磋,但是却不能闹出大问题,一旦出了事情,他们的父皇肯定会追究的。

  “七兄,多年之前,我还是一位孩童之时,看到你可以开山裂石,与妖兽搏斗,你是我心中的英雄,没想到多年过去了,我和七兄你已经可以打成平手了,七兄,可要努力啊,要不然再过些时日,十四弟就要超过你了。”周岩笑道。

  “哼。”周翔冷哼一声,不再理会,转身进入了画舫的舱室之中,不过他没有下令让自己的画舫让路,画舫依旧拦在周岩的画舫前面。

  “既然七兄不让路,我就给七兄让路吧,谁让七兄是我皇兄。”周岩也懒得和周翔计较了,这么多人看着,他要拿出气度出来。

  周岩让自己的画舫绕过,这一场热闹,本来到这里,应该画上句号了,但是在画舫拐弯的时候,周岩身后的萧逆,竟然看到了岸边的云凡,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再三确定之后,他确信无疑,岸边那个看热闹的人,正是前些日子在青州府扇他两个耳光的人。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