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云凡和慕晴雪走进大厅,国师的那九位弟子,尽皆诧异,他们没想到,他们师父的贵客,居然如此年轻。

  钟无铭见云凡来了,连忙站起迎了过来。

  “恭候多时了,这几位,都是我的一些不成器的弟子,今晚作陪,公子应该不会见怪吧?”钟无铭笑道,语气十分客气。

  “国师客气了,国师乃是奇人,能成为国师的弟子,自然实力不俗。”云凡也笑道。

  “先请入座。”钟无铭抚须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程明昆等人,全部恭恭敬敬地站在钟无铭后面,心中愈发诧异。

  众人依次坐定之后,钟无铭看了慕晴雪一眼,以钟无铭的修为,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慕晴雪的与众不同,虽然慕晴雪并没有修为,但是却是一块罕见的璞玉,稍加雕琢,前途不可限量,钟无铭也是爱才之人,要不然也不会破例收了九位弟子。

  虽然这九位弟子都是天赋佼佼者,但是可惜,并没有达到让钟无铭震惊的地步,但是今天,这位姑娘让钟无铭心中微微震动。

  “这位姑娘不知是公子何人?”钟无铭不由问道。

  “这位姑娘对在下有恩,我看她资质不错,本想收她为弟子,但是可惜,我居无定所,并不会在此停留,所以今天特意带她来见国师,不知道国师可有雕琢璞玉之心?”云凡并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所以见钟无铭询问慕晴雪的事情,就直接说道。

  钟无铭心中暗喜,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云凡的一切,都是一个谜,在没有了解云凡之前,钟无铭觉得和云凡之间,还是保持若即若离的关系为妙,而这位女子,钟无铭的确欣赏,有收为弟子之心,但是却又恐这其中有变数,所以并没有轻举妄动。

  慕晴雪也是心中一惊,她没想到,云凡今晚带她来见国师,是想让自己拜入国师门下。

  慕晴雪心中不由紧张,国师那可是传说中的大人物,整个圣周帝国,无人不敬重,自己能成为国师的弟子,那就算是皇后娘娘,也不敢再造次。

  只是慕晴雪又舍不得离开云凡,一时之间,心情复杂。

  “这位姑娘的确是一块璞玉,只是我当年立下誓言,只会在圣周帝国收九位弟子,如今九位弟子人数已满,这件事情,恐怕我无能为力。”钟无铭说道。

  “国师膝下可有子嗣?”云凡问道。

  钟无铭微微一愣,似乎被云凡一句话给戳中伤疤了,目光有些游离,隐晦起来。

  不过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在红尘位面,我并无子嗣。”钟无铭说道,钟无铭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暗藏玄机,因为云凡刚才注意了钟无铭的眼神,所以听出来了,其他人,则是以为钟无铭真的无儿无女,孑然一身。

  钟无铭特意强调自己在红尘位面没有子嗣,那潜在意思就是说,他在其它地方有子嗣。

  那其它地方是什么地方?很有可能是仙土界面,这钟无铭,十有八九是来自仙土界面的人。

  不过云凡并没有点破,而是笑道:“既然国师在这红尘位面并无子嗣,那可以将慕姑娘收为义女,以慕姑娘的资质,是不会给国师丢脸的,不知国师意下如何?”

  云凡说这话,并不是随口说的,上次和钟无铭在湖中泛舟聊天,云凡就颇为欣赏钟无铭,能让云凡欣赏的人,世上罕见,而且钟无铭的修为,在这圣周帝国,绝对是首屈一指,也只有他有资格教导慕晴雪了。

  慕晴雪这块完美的璞玉,云凡既然发现了,就算自己没有时间雕琢,也会找最合适的人,将她好好雕琢,反正目前来说,国师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云凡不找他找谁。

  此言一出,钟无铭脸色不由一变,他还从来没有这个想法,招收弟子,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至于收义子义女,这种想法,他从未有过。

  钟无铭那九位弟子,程明昆等人,也都面面相觑,一脸震惊与难以接受。

  他们自然不愿意突然冒出一个人成为国师的义女了,那不是和他们“争宠”吗?那以后,他们就不是国师最亲近的人了,虽然心中腹诽,但是程明昆等人,却不敢多言。

  现在这种场合,还轮不到他们插嘴。

  慕晴雪都瞠目结舌了,不过她倒是乖巧,不会忤逆云凡的意思,云凡随便怎么安排她,她都接受。

  钟无铭的脸上,多种表情交替变化,这件事情,太过让他意外,他一时之间,也不知作何回答,只有说道:“这件事情,容我考虑一下,咱们先享用晚宴,虽然你我这等修为,早就可以辟谷不食,但是这人间美味,不食也颇为可惜,尤其是这些美酒,不尝更是可惜了。”

  “那国师就先考虑一下,等酒足饭饱之后,国师再给答复。”云凡笑道,也不着急,这件事情,的确有些唐突,不过云凡相信,这钟无铭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的,这慕晴雪的天赋,可不是一般的天骄能相比的,如此天纵奇才,钟无铭绝无错过之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的时候,突然国师府的仆人匆匆来报,说陛下前来了。

  钟无铭淡淡一笑,看向云凡。

  “今晚我是宴请阁下的,陛下不请自来,阁下若是介意的话,我让陛下回去。”钟无铭询问云凡道。

  钟无铭此言一出,大厅之中一片寂然,国师之权利,有此可窥一斑。

  “无妨,让他进来吧。”云凡淡笑,并不介意,前天晚上,云凡已经见过周战了,此刻再见一面也无妨。

  “那就让陛下进来吧。”钟无铭说道。

  仆人领命匆匆去了,周战的御辇已经在国师府门口等候了,周战听说国师今晚宴请贵客,十分好奇,便不请自来了,他也怕国师给他吃闭门羹。

  周战身为帝王,可以说,乃是圣周帝国最具权势之人,但是他却惧怕国师,从小就怕,别说他了,就算他的父亲,上一任圣周帝国的帝王,都畏惧国师。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