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这样不好吧?”慕晴雪有些尴尬。

  “必须要这样做,你现在成为了国师的义女,这件事情,过几天,肯定会传遍帝都,与其被人私下传播,还不如我们主动昭告,对了,晴雪,你能不能将国师请来?”慕峥嵘有些期待地说道,如果国师能亲至慕府,那他们慕家在帝都之中的地位,将会再次提高。

  要知道,国师已经很多年没有露面了,就算是慕峥嵘这样的大家族族长,想见国师一面,也是难于登天,更别说能邀请国师来赴宴。

  慕晴雪更加为难了,她今天才成为国师的义女,和国师还不是很熟络,若是邀请国师来慕府被拒绝,岂不是尴尬。

  “晴雪,就听你爷爷的吧,明天你去跟国师说说,若是国师没有拒绝你,说明国师对你很看重,你也可以借此机会,在帝都扬名,这样皇后就会越来越不敢动你。”黎婉秀也在一旁说道。

  “那,那好吧,我明天试一试。”慕晴雪无奈,只有答应了。

  一夜无话。

  翌日乃是圣周帝国十年一度的花魁大选之日,今天的帝都,热闹非凡。

  十四殿下周岩一大早就来到同悦客栈,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位女孩,女孩年纪不大,似乎还没有成年。

  这位女孩,乃是周岩的皇妹周霖,和周岩一母同胞,两人关系自然亲昵了。

  周岩的母亲,乃是陛下最宠幸的淑妃,能称之为淑妃的,自然是贤良淑德,要不然,也教导不出周岩这样的皇子。

  周霖和周岩一母同胞,虽然周霖年纪尚小,但是看上去,也是十分的端庄温婉。

  “皇兄,我们得快点了,今天父皇,皇后,母妃,还有其她妃嫔都去观看花魁大选,可不能等父皇到了,我们还没有到。”周霖也不知道皇兄要来接什么人,只是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不由略显焦急地说道。

  “霖儿,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看看。”周岩笑道,那天晚上云凡打晕七殿下后,周岩就对云凡更加刮目相看,这几日,不住地派人来邀请云凡去府中赴宴,但是却都被云凡拒绝了,今天正好借着花魁大选,周岩找到接触云凡的理由,就匆匆赶来了,至于周霖,非要跟着来,周岩也没有办法。

  “皇兄,那你快点,要不然肯定会被皇后穿小鞋。”周霖说道。

  “知道了。”周岩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进同悦客栈,来到云凡房间门口,周岩伸手,小心翼翼地轻叩房门。

  “公子,我是周岩,今天花魁大选,我想邀请公子一同前去,不知公子意下如何?”周岩客气且恭敬地说道。

  “那就一起吧,你稍等片刻。”房间中传来云凡的声音,周岩一喜,站在门口耐心等待。

  过了一会儿,云凡推门走了出来,看了周岩一眼,微微一笑说道:“久等了。”

  “没有,没有,能邀请到公子一起前去欣赏花魁大选,是我的荣幸。”周岩笑道,把云凡捧得很高。

  云凡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这周岩身为皇子,屈尊降贵,礼贤下士的行事风格倒是让云凡颇为欣赏,能做到如此,实属难得。

  云凡喊上了商连城和柳思薇,一行人出了客栈,客栈外面的周霖,已经急得团团转了。

  “皇兄,我们已经耽误了,要快点了,不然父皇肯定比我们先到了。”周霖说道,都来不及打量云凡等人。

  “霖儿,别着急,我来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位公子。”周岩笑道。

  周霖闻言,这才看向云凡,见云凡的确气质不凡,不由微微愣神。

  “公子,这位是我的皇妹周霖,还有几个月才成年,现在还是一个小女孩,若有唐突的地方,还请公子不要见怪。”周岩说道。

  周霖闻言,不由撇嘴,显然不想听到自己还是小女孩的言论,她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不过在云凡等人面前,她又不能和皇兄无礼,只有不说话,将头撇到一旁。

  云凡看了周霖一眼,淡淡一笑说道:“无妨,我们启程吧,不过我和你父皇,最好不要碰面,我怕他尴尬。”

  “额?公子你是奇才,我还想带你去见我父皇,我父皇一定会喜欢你的。”周岩说道,心中有些纳闷,自己父皇乃是堂堂帝王,怎么可能尴尬?

  “还是不见为好。”云凡笑道。

  “那好,我尊重公子的意见。”周岩也不好多说什么,云凡不想见,他也不能逼着云凡去见他的父皇啊。

  一行人朝河边走去,花魁大选的地点,就在帝都的那条河流之中,届时各地花魁会乘坐画舫亮相。

  此刻河流两岸,已经挤满来看热闹的人,来晚了,还真的没有位置了。

  在河流之旁,有一栋宏伟的建筑,名为摘星楼,摘星楼有九层高,帝都权贵都在这里观看花魁大选,此刻周战已经带着皇后娘娘等人来到摘星楼的最高层,凭栏看去,可俯瞰十里河面。

  河面上,此刻已经有十余艘画舫飘荡其上,画舫上,有不少花魁已经露面。

  云凡等人来到摘星楼,摘星楼里也是人山人海,一到九层都挤满了人,当然,身份地位越高,占据楼层的位置也越高。

  云凡本来打算在一楼看看就行了,但是这一楼,人实在太多。

  “公子,还是跟我去九楼吧,九楼就我父皇等人,不会太过拥挤。”周岩说道。

  “不用了,我自有办法,你去见你父皇吧,不用陪我。”云凡笑道。

  周岩怎么可能干,他今天就是为了接触云凡,在这种人山人海的场合下,他要是和云凡走散,那就难以再找到云凡了。

  “霖儿,你上去见父皇和母妃,若是父皇和母妃问起我,你就说我陪朋友,若是不问,你也就不用提了。”周岩说道。

  “皇兄,这恐怕不行吧。”周霖面露难色。

  “行,你去吧,就按照我说的办。”周岩笑道。

  周霖无奈,只有独自上楼去见父皇了。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