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绝望大吼,虽然皇后是制毒高手,但是她却不是百毒不侵,没有解药,她也要玩完。

  皇后的皮肤,变得色彩斑斓起来,这毒粉,并不能马上致命,而是让人痛不欲生,身体之中,就好像有无数毒虫在啃食,这种痛苦,不亲自体验根本无法感受。

  皇后身上奇痒难耐,控制不住地伸手在身上狠狠地抓挠,皇后的指甲尖锐,很快,就留下一道道血痕,场面十分恐怖。

  淑妃等嫔妃见此一幕,连连后退,虽然平时皇后跋扈,专横,她们对皇后都心存怨恨,但是此刻见皇后如此模样,她们都不由起了恻隐之心。

  周战看着皇后如此痛苦的样子,脸上犹如笼罩了一层黑云。

  “云公子,皇后和你到底有什么过节?”周战问道。

  “我杀人不用跟你解释。”云凡一句话,直接把周战呛得脸色发白,周战的怒火,有些抑制不住了,身上隐隐传来龙吟之声。

  云凡侧目,淡淡看了周战一眼。

  “你也想死吗?我看你年纪也挺大了,死了也无妨,你这十四皇子我看不错,可以继承你的帝统。”云凡玩味地说道。

  周战脑海之中激烈地碰撞,最终还是理智了。

  “云公子乃是绝顶高手,连国师都敬重您,我岂敢对您不敬,只是云公子您乃是大人物,没必要我皇后一介女流之辈计较,她今天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也会废除她的皇后之位,还请您饶恕她。”周战怒火被生生压制,他可不想死,云凡要真是杀了他,恐怕国师都不会给他报仇,那他死的也太冤枉了。

  云凡淡淡一笑,看着痛不欲生的皇后一眼,皇后的惨状,恐怕心如磐石之人看了,都会动了恻隐之心,但是云凡,心中毫无波澜。

  云凡一挥手,皇后就直接被云凡扔了出去,正好落在河中的一艘画舫上。

  此刻上万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河中,大家都在对画舫上的花魁们评头论足,那些花魁,站在画舫上,打扮得花枝招展,勾人心魄,皇后突然掉下,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皇后掉在画舫上,披头散发,凤冠华服,已经不堪,狼狈至极,没有了丝毫往昔母仪天下的傲然之态,皇后已经丧失理智,不住地在身上挠来挠去,皮肤被抓烂,鲜血淋漓。

  “这,这是怎么回事?”众人见此一幕,目瞪口呆,尤其是这艘画舫上的花魁,吓得挤在了一起。

  “这好像是皇后娘娘啊。”

  “真是皇后娘娘啊,我看到是从摘星楼九楼掉下来的,皇后娘娘怎么变成这样了?”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我产生了幻觉?”

  河边的围观者,议论纷纷,震惊得双目圆睁,嘴巴都能放下一颗鸡蛋,这突然的变故,让人猝不及防,此刻花魁大选都没有趣味,大家都在看着皇后。

  慕家的慕峥嵘,黎婉秀等人,此刻也在摘星楼上,以慕峥嵘的地位,也只能在摘星楼的六楼,因为今晚上慕峥嵘要在府中设宴,向帝都的权贵们介绍自己的孙女慕晴雪,所以他此刻正在发放请柬,邀请来宾,今天帝都之中的权贵,几乎都在摘星楼,倒也省得慕峥嵘到处跑了。

  突然,外面的哗然引起大家的注意,慕峥嵘,黎婉秀等人,也来到走廊上,看向河中。

  这一看,慕峥嵘惊讶得面无血色。

  “皇后娘娘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慕峥嵘震惊无比,看了一旁的黎婉秀一眼。

  黎婉秀只是稍微震惊了一下,然后就露出了喜色,自从知道自己的女儿当初身中奇毒,乃是皇后的杰作,黎婉秀就对皇后恨之入骨,只是皇后权势滔天,她无法替女儿报仇,实在遗憾和无奈,但现在,皇后变成这般模样,黎婉秀只觉得心中的一口恶气终于释放,心情十分愉悦和痛快。

  “恶有恶报,她也有今天,实在振奋人心。”黎婉秀冷笑。

  “话虽这么说,但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敢如此对待皇后?莫非,是他?”慕峥嵘有些诧异地说道。

  “除了云公子,恐怕也没有其他人有这个能耐了,国师对云公子都客客气气的,云公子就算杀了皇后,恐怕陛下也没有办法。”黎婉秀笑道,她冷冷看着在画舫上狼狈不堪的皇后,心中愈发痛快,这是仇恨的宣泄。

  摘星楼九楼,淑妃等人,见云凡将皇后丢了出去,不由失态地叫出声。

  云凡这也太狠了,竟然让皇后在大庭广众之下丢脸。

  周岩到现在,才明白刚才云凡对他说的话,难怪云凡不愿意来见他的父皇,现在他的父皇,进退不得,的确尴尬无比,只是事已至此,已经无法转圜了。

  “那个,公子,要不算了,不要让皇后坏了您的兴致。”周岩连忙走到云凡身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周岩现在对云凡,更加恭敬了,他知道云凡颇有实力,却不知道,云凡的实力,已经到了如此骇人的地步了,今天杀皇子,废皇后,陛下都不敢吱声。

  人是自己带过来的,自然也要自己负责带走,虽然云凡已经将周岩的心脏震得七零八落了,但是周岩还是硬着头皮上前说道。

  “没事,既然来了,我就在这里观看今天的花魁大选盛会吧。”云凡笑道,这摘星楼九楼,是最佳的观看位置,而且一点不拥挤,既然自己今天被人“请”来了,云凡岂会离开。

  “云公子留在这里慢慢看吧,我们走吧。”周战见云凡不走,便淡淡笑道,只是这笑容,比哭还难看,今天他的帝王颜面无存,他已经没脸留在这里了。

  周战正要离开,突然一道清越而尖锐的鹤唳之声自天际传来,这道鹤唳之声来的太过突然,顿时引起所有人注意,众人皆抬头,朝天际看去。

  画舫上的皇后,猛地抬头,拼尽了力气朝天高喊:“师尊,救我。”声音凄厉中带着振奋,是一个绝望之人看到希望的呐喊。

  天际云层之中,一只红顶白鹤振翅坠落,速度极快,白鹤飞到低空之时,速度变缓,在空中盘旋。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