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儿本来就是一位花魁,身份已经改变不了了,所以周岩只想让她名声更加显赫一些。

  若是圣周帝国花魁魁首,那么和他在一起,也不会招人太过闲话,但是李双儿若仅仅只是一位青州府花魁,帝都人不认识她,肯定会说她配不上周岩。

  若是普通人,可以不在乎这些名声,但是周岩是要当帝王的人,怎么可能不在乎名声?

  “到时候看吧,我可不容易收买。”云凡笑道。

  周岩一愣,倒是没想到云凡这么霸道倨傲的人也会有语气轻松说笑的时候,不过经历了刚才那一出,周岩可不敢和云凡说笑,只得尴尬地笑了笑。

  河中高台上,九位花魁相继上台展现自己的才艺,这九位花魁,都是一州之最,她们都有自己的拥趸,她们的一举一动,都能引来欢呼声。

  李双儿是最后一位上台的,她展现完毕,引起周围一片掌声,周岩也不由鼓掌,为李双儿感到骄傲,李双儿的色艺在这些花魁之中,数一数二,若是没有再强劲的对手,她当花魁,也是实至名归。

  周岩的脸上洋溢起一抹自信的笑意,他看向云凡,笑道:“云公子,这九位花魁已经展现完毕,虽然各具特色,但是我觉得,双儿花魁技高一筹,她的歌声,舞蹈,音律造诣,都非同凡响,让人过目难忘。”

  周岩不是一个喜欢假公济私的人,如果这绿羽长箭在章阁老手中,他还真的不会去章阁老面前夸赞李双儿,但是现在,这绿羽长箭在云凡手中,而且现在李双儿的确表现很好,周岩自然要为李双儿拉拉票了。

  “李花魁的确表现不错,只是还有一位花魁没有上场吧?”云凡笑道,目光突然看向了河道东边。

  河道东边,一艘画舫缓缓驶来,这只是平常的画舫,但是却给人一种不寻常的感觉。

  在距离河中高台还有数百米的时候,这艘画舫突然停住,一道曼妙的身影,如彩云一般朝河中高台飞来。

  “是叶花魁。”

  “我上一次见到叶花魁还是十年前的花魁大选盛会上,那一次,叶花魁也是这样出场的,只是可惜,自从十年前见过一次,就再也没有机会见过叶花魁一面了。”

  “想见叶花魁一面,难于登天,叶花魁的面,可是比陛下的面还要难见。”

  “要不是趁着今天盛会,我们这些人,这辈子都无法见叶花魁一面啊。”

  看到这道曼妙炫丽的身影,河边的围观人群,顿时轰动,大家都伸长了脖子,生怕错过一个画面。

  这道身影,飘然落在河中高台上,如一朵纯白的莲花,她落地之时,以宽袖遮面,并不能马上见到其面容,但是从她露出的眼睛和额头,就能看出,她的容颜乃是绝美。

  她一身纯白长裙,双臂之间,有一条七色彩带在微微飘扬,看上去,不似凡人,倒是像极了仙女。

  此人正是叶妙青,这叶妙青果然非同凡响,一出场自带气场,她遮住面容,四顾打量一圈,最终,将目光看向了摘星楼。

  云凡也在看着她,两人的目光交汇,虽说这叶妙青半遮面的样子更为她徒添了一抹魅力和神秘,但是云凡不为所动,和叶妙青目光交汇之时,云凡的眼中波澜不惊。

  叶妙青的目光,在和云凡交汇之时,并没有马上错开,而是带着一丝诧异和审视,叶妙青的这种眼神,让云凡都感觉有些奇怪,叶妙青这种眼神,让云凡产生了一种错觉,感觉这叶妙青似乎认识自己。

  “这怎么可能?”云凡心中好笑,自己根本不是这个位面的人,怎么可能认识这个位面的一位花魁呢?就算要认识,也应该认识一些强者吧,和一位花魁认识算什么事情?

  不过眼神是不会骗人的,这位叶花魁的眼神之中,明显充满了对云凡身份的不确定,其实云凡倒是希望这位叶花魁认识自己,那从她口中得知一些事情,也有助于云凡记忆的恢复,云凡准备在前去仙土位面之前将记忆恢复,时间紧迫。

  见云凡和叶妙青两人隔空对视,而是这对视,并不是一时半会,本来还有些喧闹的空气顿时安静下来,要是别的花魁耽误这么长时间,恐怕围观者都要忍不住催促了,但是叶妙青,却没人敢催促,而且叶妙青对视的对象,可是云凡。

  这数万人的场合,空气都安静得有些可怕,半晌过后,叶妙青这才将目光从云凡身上收回,然后将遮住面容的宽袖移开,一张绝美的脸庞,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张容颜,美到了极点,只是没有一点笑意,给人以冷冰冰的感觉。

  “你们说,这叶花魁,不会是看上了云公子吧?他们两人竟然对视这么长时间。”

  “很有可能,这叶花魁眼界很高,而且来头不小,这么多年在帝都,没人敢招惹,就算是那些王公大臣,豪门公子,都不敢对她不敬,不过刚才云公子如此霸气,吸引了叶花魁的注意和兴趣,也是极有可能。”

  “我看是郎有情,妾有意,等回头,他们两人之间肯定要发生一些什么,嘿嘿。”

  好事者皆在议论。

  叶妙青修为不低,自然将这些议论之声听在耳中,叶妙青冷冰冰的脸色,突然一松,露出了浅浅笑意,叶妙青这一笑,犹如春天来临,冰雪消融,万物复苏,让人心中一震。

  “叶花魁,你这次一定可以再次夺得这花魁魁首之位的,我支持你。”突然,一位叶妙青的拥趸大喊道。

  “我也支持你,叶花魁。”这就好像连锁反应,一下子激活了围观者的热情,还别说,叶妙青的拥趸还真是挺多的,所有花魁之中,就她的呼声最高。

  听到这些声音,叶妙青并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只是站在高台上,如一朵圣洁不染的莲花,微微笑道:“这届花魁大选,我就不参加了。”

  叶妙青很是平淡地说出这番话,但是这番话,落在人群之中,无异于引爆了一颗炸弹,所有人都震惊傻眼了,难以置信地看着叶妙青,叶妙青居然在这节骨眼退出了,这是什么意思?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