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一片哗然,那些叶妙青的拥趸们,难以接受。

  不过李双儿那九位花魁,听到叶妙青的话,一直紧绷的心弦,不由一松,刚才看到叶妙青出场,这些花魁顿感压力,现在见叶妙青主动退出,她们自然惊喜。

  “叶花魁,你这是何故?”章阁老都有些诧异,不由问道。

  “我已经连任两届这花魁之首了,现在退出,也算是功成身退,是最明智的选择,还请大家理解。”叶妙青微微笑道。

  “既然叶花魁这么说,我也不能勉强。”章阁老有些遗憾,不过并没有多说什么,叶妙青现在退出,自然有她的理由,再劝说也是无益。

  叶妙青看了云凡一眼,然后又返回到了她的画舫之中。

  “真是奇怪,这叶花魁怎么突然退出了?”周岩有些纳闷,不过心中却颇为高兴,叶妙青退出,那他的红颜知己李双儿就很有可能摘得这次花魁大选的魁首之位。

  云凡的目光,目送叶妙青离去,这叶妙青临走之前的那个眼神,云凡读懂了其中的意思。

  叶妙青会来见云凡的。

  就算叶妙青不来见云凡,云凡也会去见她的。

  九位花魁全部站到高台上,她们的面前,都摆上了一个箭筒,上百支红羽短箭划破空气,飞向了一个个箭筒,这九位花魁,势均力敌,得到的红羽短箭数量,相差不大,云凡手中的这只绿羽长箭,现在明显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云凡将绿羽长箭投给谁,谁就是这次的花魁魁首。

  这九位花魁,都一脸期待地看着云凡,她们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柔情蜜意,看云凡就好像看她们的情郎一样,她们花魁的傲气,在云凡面前荡然无存,就连李双儿,看云凡的眼神,都有着一丝崇拜,期待,渴望。

  周岩见李双儿含情脉脉地看着云凡,眉头微蹙,有些不悦,不过很快,周岩就释然了,云凡这样的存在,只怕是个女人看到都会春心荡漾吧,就算自己一个大男人,都被云凡深深地震撼吸引,李双儿对云凡情不自禁,也在情理之中。

  云凡轻轻摆手,绿羽长箭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了李双儿面前的箭筒之中。

  李双儿大喜过望,没想到,她竟然夺得了花魁魁首,一时之间,她泪如泉涌,激动难耐。

  “多谢云公子。”周岩有些振奋地说道。

  “不用谢我,她应得的。”云凡一笑,然后直接踏空,朝叶妙青的画舫而去。

  不管这叶妙青到底认不认识自己,云凡都必须去见见她。

  云凡落在画舫甲板上,画舫内室的珠帘,自动分开。

  “云公子,请进。”叶妙青的声音悠扬地传来。

  云凡走进画舫内室,叶妙青正端坐在一张琴案后面,信手而弹。

  “叶姑娘,你认识我?”云凡走进来,开门见山地问道,要不是刚才叶妙青的眼神怪异,云凡不可能主动来见叶妙青。

  “你和一个人长得很像?”叶妙青笑道。

  “谁?”

  “云公子不用着急,等回到我的住处,就算云公子不问,我也会说的。”叶妙青笑道。

  “那好。”云凡点了点头,从容不迫,也不着急。

  画舫沿着河流漂流了五十余里,直接出了城,然后才停靠在一处码头。

  叶妙青的府邸,在城外的一处清幽之地,倒是也建得颇为恢弘,云凡跟随叶妙青走进府邸之中,这府邸虽大,但是却并不冷清,里面就好像是花卉的海洋,各种鲜花盛开,香气馥郁,引来了无数蜂蝶,在院子中上下飞舞。

  叶妙青将云凡引到一间房间之中,这间房间的墙上,挂满了各种字画,书架上放满了书籍,倒是颇为雅致文艺。

  “云公子,你过来,我给你看一幅画。”叶妙青走到书桌旁,将书桌上的一副画卷拿起,然后缓缓展开。

  云凡不明所以,但还是走了过去,站在叶妙青身边盯着画卷,随着画卷徐徐展开,云凡的神色,也慢慢惊愕。

  这张画上的人物,赫然是云凡,准确来说,应该是重生之前的云凡,那个时候,云凡是一位中年人,而现在的云凡,容貌颇为年轻。

  而且这幅画上,还写了两个字:云君。

  叶妙青看向云凡,笑道:“云公子,你和这位云君还真是很像啊,只是你比他看上去要年轻不少。”

  “你怎么可能有我的画像?你认识我?”云凡语气有些急促地问道。

  “云公子,你确定,这画中的人物是你?”叶妙青正色问道。

  “不是我还会有谁?”云凡说道。

  见云凡如此确定,叶妙青突然大喜过望,她猛地抓住了云凡的手,笑道:“太好了,我们找了你几百年,终于找到你了。”

  “找了我几百年了?找我干嘛?”云凡一愣,脑海之中开始混乱。

  “不是我要找你,是有人要找你。”叶妙青笑道。

  “那个人是谁?”云凡问道。

  “我的顶头上司。”

  “叫什么名字?”

  “这我不能说。”

  “不能说,也要说。”云凡眼睛一瞪,有些吓人。

  “她,她叫灵莫舞,你,你认识她吗?”叶妙青见云凡面目狰狞起来,心中有些害怕,她绝对不是云凡的对手,而且这云凡,可是她顶头上司要找的人,她也不敢得罪。

  “什么?灵莫舞?”听到叶妙青的话,云凡震惊得连连后退,脑海之中,无数记忆如潮水一般袭来,让云凡反应不过来,头痛欲裂。

  看到云凡反应这么剧烈,叶妙青都吓了一大跳,看来,这位云公子,还真是画中的云君。

  “云公子,你,你怎么了?”

  叶妙青大急,这云君可是她顶头上司要找的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她可没办法交代。

  云凡现在这个样子,有些恐怖啊,只不过是听到了“灵莫舞”三个字而已,就算是几百年没见,也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云凡坐到椅子上,沉寂的记忆之门,在这一刻,突然打开,云凡的记忆不断涌现,冲击着云凡的大脑,如此庞大的信息量,让云凡有些措手不及。

  

章节目录

重生之杀戮纵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剑断九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断九天并收藏重生之杀戮纵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