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慧在众人的议论中缓过神,用力眨眨眼,将眼底的泪水擦去。

  扫视一圈,全是记忆深处熟悉的面孔,她们身上穿着粗布衣裳,脚上踩的是自己做的布鞋,这是七八十年代的装束。

  大脑一片空白,咬了下舌尖,好痛…..

  难道她没有死?不对,她还记得自己摔的五脏六腑碎裂的痛,那么高掉下去,怎么可能活着?

  “同志,你刚才一直喊小波,是不是水里还有一个人?我找了,没找到。”

  赵晋琛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大声问了句。

  小波……

  陆思慧听到儿子的名字,才从恍惚中醒过来,顿时觉得心如刀割,用力咬紧唇,这份刺痛提醒她重生了,回到了一切错误开始之前。

  她就那么静静看向赵晋琛,眼中是内疚,自责,悔恨的复杂神情,把赵晋琛看愣了。

  “同志,水里是还有人吗?”

  他忍下心头的疑惑,再次开口问她,时间就是生命,耽搁了,再想救人就晚了。

  “没有。”

  她慌乱的站起来,扔下一句,踉跄转身,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的好堂妹就要带人过来了,然后帮着她一起讹赵晋琛。

  前世的时候就是这样,她当年为了离开农村,听了堂妹的话,等在赵晋琛回家的路上,在看到他的时候跳进水里。

  然后他来救她,堂妹带了人来,在众人的目光下,她让赵晋琛娶她,不然就要再次跳河。

  二婶趁机要挟赵晋琛,若是他不娶她,那就闹到工厂去,说他调.戏良家妇女,最后村长都出面了,逼着赵晋琛娶了她。

  后来她才知道,赵晋琛在城里里有了喜欢的女孩儿,这次请假回来探亲,就是要和家里人谈婚事。

  没想到半路杀出她这个程咬金,救人被讹,他自然恨她。

  结婚五年,她百般讨好,用尽全身解数去讨.好他,最后只得到他鄙夷的目光,五年时间,他做着有媳妇的和尚,不碰她,也不去找那个心仪的女孩。

  后来......

  后来的事情她都没脸去想,总之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男人,重生了,她是绝对不会重蹈悲剧,再犯同样的错误。

  “堂姐,你怎么了?”

  想谁谁来,陆思瑶和她二婶张秋花急匆匆的跑来了,看到浑身湿透的陆思慧,她大声的嚷起来。

  “是呀,思慧你这是咋啦?”

  二婶张秋花也跟着喊起来,她们这么一喊,跟前看热闹的人就围着不走了。

  “二婶,我就是不小心掉到水里了,被这位同志救了。”

  陆思慧眯起眼睛看着陆思瑶,前世的时候,她把她当成好姐妹,一心以为她是为了自己好,其实她根本就是相中孙国栋了,怕自己和她抢男人。

  至于二婶,不过是为了她家的房子,那栋在全村唯一用石头垒起来的房子,那可是她爹的手艺和心血。

  “呀!这都穿着夏天的衣服,你被他抱过摸过,以后还怎么嫁人?”

  张秋花夸张的喊起来,赵晋琛刚把帽子戴上,做好事不留名,既然人没事了,他也该走了。

  听到张秋花的话,他愣住了。

  当时光顾着救人了,忘记这个年代男女之间很封建,夏天的时候,女人都穿长衣长裤,胳膊腿都不能露出来,老娘们小媳妇都如此,更别说未婚姑娘了。

  紧张的看向陆思慧,真要是她逼着自己娶她,这事也不好办。

  周围的人开始指指点点,说的话大概意思和张秋花一样,陆思慧被男人抱过,名声臭了。

  “婶子,我是救人,总不能看着她死吧?”

  赵晋琛剑眉紧锁,大声解释着,他可不想因为救人,就必须得娶了这个姑娘。

  紧张的看向陆思慧,这时候才看清楚她的长相,模样清秀,皮肤很白,鲜嫩的在阳光下泛着光,不像农村人的黝黑粗糙,倒有些像是城里的姑娘。

  只是他不喜欢她,心里已经有了意中人,真被她赖上,他得郁闷死。

  “二婶,这位同志是救我的,救人的时候哪能想那么多?没事的,让人家走。”

  陆思慧的声音有些哑,这是因为肺部呛水的原因,说话很吃力,她说的很慢,但是咬字清楚。

  “思慧,那怎么行?他抱了你,以后谁还能要你?”

  张秋花听后急了,怎么和她们之前商量的不一样呢!冲着陆思慧尖声的喊着,她挤眉弄眼的使眼色,陆思慧垂下眼睑不去看她。

  用手把头发上的水攥出去,衣服紧裹在身上,把她的曼妙身材都展露无疑,这令她很尴尬。

  用手抓着衣服,尽量不让它裹在身上。

  张秋花见她不肯听自己的,用胳膊肘搥了闺女一下,用目光询问她,定好的事情,怎么中途变卦了?

  “堂姐,不能这么算了,不管怎么样,他抱了你就得负责任。”

  陆思瑶过去抓着陆思慧的手,用眼神示意她 。

  心里却在咒骂,便宜她了,这赵家的大小子长得这么帅,还是个城里人,早知道自己跳水里了。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还是喜欢孙国栋,想到他,更是无论如何也得让陆思慧嫁给赵晋琛了。

  “同志谢谢您,您可以走了。”

  陆思慧没理她,而是看向赵晋琛,声音里透着疏离的礼貌,如果可能,她一辈子都不想再遇到他。

  前世对不起他,今生不管怎样,都不能连累他。

  赵晋琛眸色深深的看着她,如果陆思慧哭闹着要嫁给他,那他一定会很反感,会认为她是故意掉到水里,只为了等他去救。

  在单位他好歹也是保卫科长,陆家婶子和她闺女来的也太及时了,他这边刚把人救起来,她们就来了,一来就不依不饶的逼着他娶陆思慧,很难不让人怀疑动机。

  但是陆思慧却出乎他的意料,目光坚决的让他走,一点都不像是装的。

  陆思慧低垂着头,虽然没有看他,但是依然能感受到他凌厉的带着审视的目光。

  那种感觉如芒在背,令她揣测不安,像被他看穿自己那肮脏的灵魂一样,寒意自背脊升起,窜到心脏。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