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乱说什么了?傻儿子,人是能随便救的吗?你不知道自己在这村里是香饽饽吗?指不定是她为了嫁给你,设的陷阱呢!你就傻呼呼的上当。”

  马春妮见儿子还帮着陆思慧说话,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故意扯高声音嚷着,周围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看陆思慧的目光里多了层深意。

  陆思慧紧咬着嘴唇,前世的羞辱是她自己找的,当时她就被婆婆当众骂的痛哭失声,不过那时候她活该,的确是她算计了赵晋琛。

  可今生不是,她想远离赵家,也不想嫁给赵晋琛,凭什么还受她的侮辱?

  她的话就像刀子一样,把她自尊割的鲜血淋漓。

  猛地抬起头愤怒的瞪着马春妮,看到她喷火的眸子,羞愤的神情后,马春妮愣住了,接下来的骂人话没有骂出口。

  “好了,众位都散散吧!今天的热闹到此为止。”

  她冷冰冰的说完,头也不回的朝村里跑。

  幸而马春妮出了名的厉害,她二婶也惧着她,忘记了逼赵晋琛娶她,她这才得以跑开。

  陆思慧跑的很快,此时她只想回到家,躺在炕上消化重生的事。

  这么匪夷所思?令她现在都觉得自己是在望乡台上(人死了之后,据说会站在望乡台上像是看电影一样看自己的一生)对一生做最后的回顾。

  “思慧,你跑什么?怎么浑身都是水?”

  乡间的小路凹凸不平,她跑的踉踉跄跄,突然一个瘦高的人影挡住她的路,那带着磁性的,优美的男中音的声音,就算是她做鬼都不会忘记。

  猛地抬起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起,伸手掐住面前男人的脖子,因为她用力过猛,直接把男人压倒在地上,她什么都不顾,将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手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掐死他,给小波报仇。

  孙国栋被陆思慧充满仇恨的目光吓住了,那双他最喜欢的秋水剪眸中,眼圈泛红,里面是滔天的恨意,好像他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她的手像冰块一样冷,掐他的力量很大,他被掐的脸色涨红,呼吸都成了奢侈。

  “思慧,你干什么?是我啊!”

  费力的吐出一句,伸出手去掰她的手,却发现她的力气大的惊人。

  他不明白曾经温柔的女孩儿,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她对他的恨意是从何而来?

  陆思慧用力掐他,可是她刚刚从落水的昏厥中醒过来不久,身上仅有的那点力气耗尽,也没能掐死这个薄情寡义,狼心狗肺的男人。

  反倒是被他掰开手指,推倒在地,身上的衣服本就是湿的,这么一滚就变成了泥人。

  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愤怒的瞪着孙国栋,眼角处血红一片,她的心在滴血。

  小波,妈妈没用,没能帮你报仇。

  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奔着孙国栋冲过去。

  孙国栋正弯着腰,捂着嗓子猛烈咳嗽着,感觉到不对,侧脸就看到陆思慧踉跄着冲过来。

  她眼里的杀意把他吓到了,边跑边回头冲着她大声喊着:

  “你还来?”

  “思慧,是我,我是孙国栋,你醒醒。”

  赵晋琛拎着行李包跟着娘一起朝家里走,心里想的都是陆思慧被他救醒后奇怪的样子,还有她对他的维护。

  “你看,陆家那丫头是神经病吧?大白天的追着男人跑?”

  他是低头深思着,没注意前面的情况,可他娘马春妮眼尖,远远的就看到陆思慧把一个人压.在身下,之后被那男人推倒,再然后就看到她爬起来追,被她扑倒的男人仓皇的逃跑。

  这信息量可太大了,刚刚她是卯足了劲儿想磕碜(侮辱的意思,东北话)陆思慧,可她的举动让她骂不出来,但是心里对她绝对没有好印象。

  前后院住着,谁不了解谁?这姑娘天生长了幅狐媚相,那双眼睛时刻像对着人笑,看人的时候眼波流转,像是有一汪水在眼底流淌。

  有这种眼睛的女人,多数都不正经。

  陆思慧很懒,以前的时候村里挣工分,她可从来不去,也很少看到她跟别的姑娘一起上山挖野菜。

  总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那双手哪里像农村人?嫩白嫩白的,城里来的知青都比她手粗。

  农村人喜欢会过日子,家里外头都能干的女人,详细说就是在家能做饭,收拾屋子,洗涮缝补,出了门下地干活要是把好手,闲下来要能织布补贴家用,或者去山里挖野菜养小鸡,小鸭。

  总之从早晨四点起炕,到晚上十点睡觉,一天都不要闲着,这才是好媳妇标准。

  像陆思慧这样讲穿讲戴 ,不干活的女人,那是要不得的,没钱都养不起。

  马春妮的话引起她闺女赵明艳的注意,当她看到被陆思慧追的男人时,眼里就冒出火来。

  “不要脸。”

  抓着自己的辫稍在手里绕着,嘴里小声的骂了一句。

  “救命啊!”

  赵晋琛自然也看到这幅画面,而且他还听到孙国栋喊救命,扔下手里的行李包,大步冲过去。

  陆思慧好不容易追上孙国栋了,却被赵晋琛拦住,她皱眉瞪着他,她放过他了,他还来多管闲事?对着他怒目而视,冷声叱责他,

  “你走开。”

  “她中邪了,要掐死我。”

  劫后余生的孙国栋冲着赵晋琛惶恐的说着,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喘息着,刚刚真的被吓坏了。

  主要是陆思慧的眼神太恐怖,那根本就不像是她,他能想到的只有厉鬼。

  “中邪了?”

  赵晋琛不信这些鬼神之说,凌厉的目光盯着陆思慧看,见她苍白的脸上,那双黑黝黝,似水般清澈的眼底都是仇恨,作为男人,能敏锐的感觉到杀气,此刻陆思慧身上就散发着这种气息。

  这样的她,和自己刚刚救起她时的愧疚,简直是判若两人,前后的差距太大,令他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同一个女人。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