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慧眼角扫到二婶带着陆思瑶走过来,猛然从仇恨中惊醒,她把自己暴露的太早了,让害她的人有了警觉,再想报仇就难了。

  “堂姐?”

  陆思瑶看到孙国栋和陆思慧在一起,眉心就锁起来,她是知道孙国栋喜欢堂姐的,谁叫她长的那么美?无数次,她都想划花她的脸,省的孙国栋总是痴迷的看着她。

  “好晕。”陆思慧收起浑身的戾气,面对火红的太阳闭上眼,低喃一声,朝着地上摔去。

  她都算好了,土地摔一下不会太痛,可意料中的疼痛没有来临,反倒是一双有力的大手托住了她的后腰。

  扑鼻而来的阳刚之气,令她的心头猛地一悸。

  她怎么忘了这个男人?可这会儿已经在装晕了,她又不能睁开眼睛,那样就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硬着头皮也要装到底。

  “晋琛,松手。”

  马春妮看到儿子抱住陆思慧,急忙冲着他喊,好不容易摘清关系,儿子又去抱这个女人,外人看了怎么说的清楚?

  “娘,她晕倒了。”

  赵晋琛只是本能出手相救,作为男人,他做不到见死不救。

  即便刚刚被张秋花.逼婚,他明知道该远离陆思慧,可看到她摔倒,他还是无法袖手旁观。

  孙国栋嫉妒的看着他,陆思慧是他喜欢的女人,每天为了能看到她一眼,他没事就在她家门外晃。

  可一直以来他都没能一亲芳泽,主要是陆思慧为人高傲,村里喜欢她的男人不止他一个。

  而他的身份是知青,父母是臭老九,家里还有海外关系,在知青点都没人愿意搭理他。

  不过女知青喜欢他的倒不少,村里的姑娘喜欢他的也很多,可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他从第一眼看到陆思慧就喜欢上她。

  那时刚来靠山屯,他忧愁苦闷,不想一辈子在这个穷山沟里过,烦闷的到河边散步,正好看到她在河边玩水,笑起来的时候,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弯成了月伢,唇边的酒窝里盛满笑意,只那一眼,他的心就不属于自己了。

  今天差点被她掐死,把他吓坏了,可这会看到她双眼紧闭的靠在赵晋琛的臂膀中,他就冲动的想把他推开,自己抱着她,哪怕被她掐死,他也愿意。

  赵晋琛此时觉得陆思慧是烫手山芋,扔下不管,他做不到。

  可继续抱着她,村里人可都看着呢!尤其是陆思慧的二婶张秋花,此时虎视眈眈的冲过来。

  “一次你说救人,这次呢?我家思慧可是清清白白的大姑娘,被你一天连着抱了两次,今天不给个说法,明天我就去你单位找你们领导去。”

  张秋花之前是害怕马春妮,加上陆思慧自己跑了,她没有说事的由头,这逼婚的事情只得作罢。

  现在思慧就在赵晋琛怀里抱着,全屯子人有一半人都看到了,她不借题发挥,那就是傻子。

  想到陆思慧家里的房子,她卖力的嚎起来。

  “大伙快看看,赵家的大小子,欺负人,看到我们思慧漂亮,就接连的轻薄她,都来评评理,有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她坐在地上拍着大.腿,说哭,眼泪就来,看着是真心疼陆思慧。

  “张秋花,你别想讹人,你们家的丫头刚刚还骑在男知青身上,我可是看的清楚着呢!根本就是个水性杨花的破货,别想让我儿子娶他。”

  马春妮的嗓门比她大多了,泼辣的她,边骂边过去扯张秋花的头发。

  大儿子是她的骄傲,她竟然想去告儿子?不把她收拾老实了,那还不得上天。

  陆思瑶一直呆愣看着孙国栋,堂姐和他抱在一起了?怎么会?

  “都别打了,马春妮,别看思慧没有爹娘了你就想欺负,我们大伙都能作证。”

  周大娘看的清楚,到现在赵晋琛还抱着陆思慧,刚才能说救人,这会儿呢?

  她是铁了心想给陆思慧做主,不能白被占了便宜。

  “都给我住手,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村长?”

  李耀祖披着藏蓝色粗布外衣走过来,他最喜欢这样披着衣服,因为觉得很有派头,符合他的身份。

  闹出这么大动静,自然有人去找他汇报。

  村长和陆思慧她爹关系很好,算是铁哥们,陆思慧的爹又是给村里采石头掉下山崖死的,于情于理他都要照顾她家。

  所以得了信就赶紧过来,看到赵晋琛抱着昏迷的陆思慧就冷了脸。

  对着扭打在一起的马春妮和张秋花怒吼一声,村长发怒,那村民可是害怕的,自然有人过去拉开两个扭打的女人。

  张秋花体力上不如马春妮,被打得有些狼狈,地上那两绺头发就是马春妮在她头上扯下来的,脸上更是被横七竖八的挠了好几道血痕。

  再看马春妮,只是脸上有两道血痕,胜败输赢,一眼见分晓。

  “一个村住着,儿女都在跟前,也不怕孩子们笑话?”

  他先是教训两个女人,紧接着严厉的目光就看向赵晋琛。

  “赵家大小子,我敬着你是男子汉,可你的所作所为不够个爷们,晴天白日的就抱着陆家的姑娘,大伙都看的清楚,这可是坏了思慧的名声,是爷们就承担起责任,别让老娘出来丢人。”

  他这话说的够重的,赵晋琛皱眉看着怀里的陆思慧,这会儿想把她放下也没用了,几乎全村的人都看到他抱着她。

  之前在水里救人的时候没啥感觉,这会儿抱着陆思慧柔.软的身子,他像是抱着随时爆炸的炸药。

  “妹子,你过来扶着她。”

  招呼身后的赵明艳,可却看到她愤怒的瞪着陆思慧,根本就不肯过来帮忙。

  还是周大娘看不下去,跑过来把陆思慧抱在怀里。

  最开始的时候陆思慧是装晕的,可是听到二婶和马春妮打在一起说的话,她心头一着急,人就真的晕过去了。

  这会儿她是毫无意识,周大娘心疼的看着她:“可怜的孩子。”

  她这句话无疑点燃村长的怒火:“老赵婆子,你找媒人定日子,今天这事不是你撒泼耍赖就能赖过去的,你不讲理,我就代表村上找他单位去。”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