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清晨,她才从浑浑噩噩中醒过来,这还是周大娘不放心过来看了一眼,发现黑心的二婶根本就没管她,边骂着边去给找了医生,过来打了一针,人才退了烧。

  醒过来后,陆思慧靠坐在炕上,扫视屋里熟悉的一切,她家在这村里算是不错的条件,炕柜和衣柜是爹前年请人打的,刷着紫红色的油漆,还描着颜色鲜艳的花,在这个年代这就算是相当奢华的家具了。

  记得当时二婶眼珠都红了,爱不释手的摸着那大衣柜,对着那大镜子照来照去舍不得走。

  炕上的炕席不像旁人家都是破旧不堪的,她家的炕席很新,一点都不划手,地面虽然也和旁人家一样都是土地,可爹勤劳,都夯实了,踩着不硌脚,看着也干净。

  墙上挂着相框,那里面有爹和娘的照片,还有他们姐弟小时候的照片,最中间的位置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合照,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显示着他们家曾经有多幸福。

  看着看着,陆思慧的眼底就溢满泪水,吸吸鼻子,把心里的酸楚咽回去。

  “姐,你醒了,我给你熬了粥。”

  门响了,弟弟陆少涵端着一碗玉米粥走进去,小心翼翼的放在炕边,许是太烫了,他边哈着手,边把手放在耳朵上。

  看到他,陆思慧眼前被雾色蒙住,喉咙大力的滑动着,忍下想哭的冲动。

  “姐,你别哭呀!”

  陆少涵有些手足无措,别看他比陆思慧小,但是爹娘活着的时候都是娇着她的,吃喝上,他有好的都得让着姐姐。

  以前姐姐就不爱吃粗粮,家里仅有的细粮都紧着她吃。

  可那是爹娘活着的时候,现在他们死了,家里玉米面都不够吃,他去哪里给她弄细粮?

  陆思慧用袖子擦了下眼睛,看着纤瘦的弟弟,她这次可以毫不怀疑她重生了,回到了二十年前。

  今年她20岁,弟弟陆少涵14岁,家里以前条件不错,所以少涵别看只有14岁,个头却长得不矮,足足有一米七左右,看着像是个大小伙子。

  而且在心智上,她一直被父母宠的像娇.小姐,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人间愁苦,可弟弟就不是,没人惯着,从小就懂事,思想也比她成熟。

  爹死后,下地赚工分的事情就是他在做,她死活都不肯去,由于陆少涵当时只有13岁,队上只能给半个工分,那能分到多少粮食?

  日子就越过越败了,她不说想着帮家里把日子过起来,仗着自己长得漂亮,一门心思想嫁到城里享福。

  后来......

  想到以前亏欠弟弟的,陆思慧决定,今生好好对他,一定要供他上大学,完成爹的心愿。

  “姐姐是饿了。”

  面对弟弟关心的目光,她慌乱的低下头,端起碗看着碗里黄.色的玉米粥,用力吸气,味道真香。

  陆少涵见姐姐端起碗,忙出去给她拿来勺,发现姐姐今天有点奇怪,没了以前的娇气,刚刚看他的目光很奇怪。

  “家里有人吗?”

  陆思慧刚刚喝完粥,就听到有人站在她们门口喊,声音是女人的,她不陌生,是赵家找的媒人,也是这村上唯一的媒婆,孙二丫。

  “有人。”

  陆少涵忙迎出去,陆思慧目光落在弟弟脚上的鞋,都飞边了,大脚趾顶出鞋面,看着很寒酸。

  “思慧啊,我今天是代表赵家来下聘礼的。”

  孙二丫扭着水蛇腰走进屋,羡慕的看了看她家的大衣柜,眼底都是嫉妒,说话的时候带着酸意,就好像陆思慧高攀了赵家。

  “聘礼?”

  陆思慧皱起眉,她不是说的很清楚吗?赵家咋还来下聘礼?

  “对呀!要不说你这丫头心思重呢!小小年纪,心眼不少,诺,聘礼放这了。”

  孙二丫撇着嘴,对着陆思慧冷嘲热讽。

  主要是她看中了赵晋琛,想把自己的老姑娘说给赵家,没想到她还没下手,这边陆思慧倒是抢了先。

  陆思慧看着放在炕上的聘礼,真是少的可怜,一篮子鸡蛋,也就十几个,上面用红纸盖着,两包点心,一块的确良白底粉花布料,外加一包叶子烟。

  这简直就是笑话,除了那块的确良布料能拿出手,其他的根本就是在凑数。

  陆思慧冷笑一下,上辈子婆婆马春妮就是这样糟践她的,这时候订婚豪气些的都送女方手表,再豪气的送辆凤凰牌自行车。

  差一点的送全身的布料,过礼钱最少也得有二十块钱,多的得上百,赵家这彩礼咋好意思拿出手?

  “拿回去吧!”

  陆思慧冷着脸说了句,把手里的粥碗递给弟弟,前世的时候她挖空心思要嫁给赵晋琛,今生她可是想尽办法躲开他。

  她可不想前世他对自己的怨恨,今生再来一次。

  “啥?好。”

  孙二丫愣了下,以为自己听错了,当看到陆思慧冷沉的脸看都不看彩礼一眼,乐颠颠的应了一声,把彩礼一拿,扭着水蛇腰出去了。

  “她婶子,咋才来就走?”

  院子里响起二婶的声音,陆思慧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前世的时候她嫌弃彩礼少把孙二丫赶走,就是二婶从中间和稀泥,逼着她收下彩礼。

  美其名曰为她好,谁叫她身子被赵晋琛抱过了,不嫁给他,这辈子都没人要。

  “你家思慧嫌弃少,让拎走。”

  孙二娘一样怪气的声音。

  “别走,我去劝劝她。”

  二婶开始挽留,陆思慧嘴里轻轻念叨着,和二婶说的话一模一样。

  陆少涵站在一旁愣愣的看着姐姐,今天她看起来好陌生,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很快门帘就响了,张秋花风风火火的冲进去,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

  “思慧啊,听二婶的话,你的身子被赵晋琛抱过了,不嫁给他,这辈子都没人要,总不能一辈子不嫁人吧?”

  陆思慧在心里冷笑一声,但是面上却装的楚楚可怜:“二婶,赵家的彩礼是在寒碜人,这样嫁过去也不会对我好,没人要,我就一辈子不嫁人。”

  #####请大家多多留言,点亮五颗星,不喜欢的就点X关闭就好,不要给一颗星,作者君不容易,谢谢。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