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绝对是真心话,重生后她就没想过再嫁人,带着弟弟好好过日子,前世她学到的手艺,养活她和少涵没问题。

  为什么一定要找男人?前世她找了,还找了两个,一个弃她如敝履,一个口口声声爱她,却让她粉身碎骨。

  “说啥呢?你一辈子不嫁人,让我和你二叔咋做人?你爹娘死了,你就得听我们的。”

  张秋花听完急了,她想着赶紧让陆思慧嫁人,然后进行第二步。

  贪婪的看了眼这亮堂的屋子,还有这气派的家具,比她家那个破土房强百倍,这房子她是一定要给她儿子弄到手的,谁拦路,她铲除谁。

  “二婶,婚姻大事,我只听我自己的。”

  陆思慧平静的看着张秋花,声音不大,但是很坚决。

  前世的时候,她就任性倔强,认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但是她心思太单纯,对着二婶的时候,也只是在撒娇,当成自己的亲娘。

  总觉得一家人是不会害她的,人心叵测,这四个字是她在以后的惨痛教训中感受到了。

  “你这孩子,这样吧!二婶亲自去找赵家,不带这么寒碜人的,咋也得给你要块手表。”

  张秋花没辙了,她是知道陆思慧的脾气的,咬咬牙,豁出去了,找赵家要东西,反正有村长发话,她家不敢不给,不然赵家小子就别想在单位呆下去。

  陆思慧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抿着嘴没有说话。

  张秋花脸上还有被马春妮挠的血痕,刚刚结疤瘌,这伤疤犹在,她就忘了疼了。

  既然她想自己去找虐,陆思慧倒是乐不得看她被马春妮收拾。

  “你等着,二婶就是豁出老命去,也帮你要了手表。”

  见陆思慧不说话,张秋花就当成她默认了,咬着牙站起来,斗志昂然的走了。

  “嗤。”

  陆思慧轻笑一声,目光看向窗户,心里盘算着怎么让孙国栋身败名裂?让他的日子过的比猪狗都不如。

  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变硬了,铁石心肠算什么?她要把自己变成钢筋铁骨,不这样,怎么和牛鬼蛇神斗?

  张秋花跑去赵家大闹,后果和陆思慧想的差不多,她被马春妮挠了,打的还不轻,夏天都开着窗户门,她鬼哭狼嚎的声音,陆思慧也是听到了,不过就是冷笑一声,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她躺了一天,又喝了两碗玉米糊涂粥,到晚上的时候,身上也有了力气。

  爬起来翻箱倒柜,把爹的旧衣服找出来。

  “少涵,过来,姐给你量量脚。”

  她朝着屋外劈绊子的弟弟喊了声,听到她的话,陆少涵站在院子里愣了好半天。

  “少涵,进屋啊!”

  陆思慧看的心里一酸,又对着他喊了一声,就看到弟弟快速的扔掉斧子跑进屋。

  “姐,你是要给我做鞋吗?”

  他不敢相信的问了句,陆思慧抿着嘴笑着点头。

  陆少涵小心翼翼的坐在炕边,他脚上的鞋真没个样了,出去的时候都害羞的把脚丫往回勾,全屯子没几个穿露脚指头鞋的,他也十四岁了,有了羞耻心。

  可娘死了,爹又接着没了,姐姐每天只顾着自己美,根本就不管他,以前求她给做鞋,都被她用“不会做”三个字打发了。

  “是呀!爹这些旧衣服留着也没用,没得便宜二叔,姐给你做几双鞋换着穿。”

  陆思慧温柔的笑了,量好了大小,就静下心用纸剪鞋样,前世的时候,她不是不会做鞋,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肥猪跑吗?

  只是她从小被娇惯,一直都是家人为她付出,给弟弟做鞋?她觉得麻烦。

  等后来自己带着小波生活的时候,他小时候的鞋,都是她亲手做的,做的还不错,也很有耐心。

  陆少涵坐在炕边看着姐姐,鼻子酸酸的,爹娘死后,他有多久没感觉到温暖了?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努力想引起姐姐的注意,可她对他总是冷淡的像快冰,每天跟他说话都很少。

  陆思慧剪完鞋样,抬起头就看到弟弟红了眼圈,眉心微微蹙起,心里涩涩的,放柔声音关心的问了他一句。

  “少涵,怎么了?”

  “姐姐,你真好。”

  陆少涵所问非所答,扔下一句,害羞的低头跑出屋。

  “害羞了?”

  陆思慧笑了,低低的说了句,随即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僵住。

  只是给他做个鞋而已,弟弟就感动成这样,她这个做姐姐的是有多失败。

  爹死了一年多,这一年多,她哪里像个姐姐?饭菜都是弟弟在做,去年他才十三岁,下地干活赚工分,养活她这个废物姐姐。

  前世的自己太混蛋了,抬头看向窗外,看到那个青涩的少年正轮着斧子劈绊子,他的脸上挂着开心的笑。

  “少涵,姐姐一定会好好对你,前世那个混蛋姐姐死了,现在的是全新的姐姐,一个会用生命去保护你,爱你的姐姐。”

  陆思慧眼含泪花,低声自语。

  深吸一口气,把鞋样铺在旧衣服上,凝神拿着剪子静静的剪起来。

  “思慧在家吗?二婶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陆思慧刚剪好一个鞋面,就听到门外传来二婶张秋花的声音。

  她的声音里带着欢喜,陆思慧皱起眉,心里隐隐不安。

  张秋花一脸喜气的掀门帘进屋,当看到炕上被剪坏的衣服时,眼底闪过一抹心疼。

  这么好的衣服,当家的穿多好,死丫头,宁可剪了也不给她二叔。

  陆思慧挑眉看向她,见张秋花脸上又多了几道血痕,鬓角处的头发好像少了一绺,看样子,被马春妮虐的不轻。

  只是都被打成这样,还能笑的出来,她这个二婶应该是讨到便宜了。

  收敛起身上的冷意,脸上堆出笑意:“二婶,啥喜事?”

  “赵家同意给你买手表了,二婶还给你要了二十块钱彩礼,不过你看看,二婶被打的,这头发都被拽没了,思慧啊!二婶可都是为了你,不然这么打我,不讹死她的。”

  张秋花笑着坐到炕上,好顿表功,上挑的三白眼,直直的看着陆思慧,这副样子陆思慧太熟悉了,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