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二婶。”

  她甜甜的道谢,做出娇.羞的样子,低垂眼眸,长似扇面的睫毛,挡住她眼中真实的情绪,随手拿起剪子继续剪鞋面。

  张秋花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死丫头怎么不按套路走?

  以前她一表功,陆思慧都会按照她的心意做,要知道她的手散着呢!

  她要啥,基本上陆思慧都双手奉上。

  想了想,自己的话,她是没听明白吧?

  “思慧啊!你看二婶脸上的伤,这得买点药上吧?”

  她边盯着陆思慧的表情,边试探着对她说。

  “二婶,抹点盐水就行,过两天就好了。”

  陆思慧抬眼皮看了张秋花一眼,小声说了句,然后就又低头做她的活。

  张秋花心头的火是腾腾的往外冒,往伤口上撒盐?这丫头心肠够歹毒的。

  冷下脸,既然陆思慧装糊涂,她干脆就挑明了说。

  “思慧啊!二婶这伤可都是为了你才受的,你是不是该给我买点药啊?”

  “二婶,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哪有钱?再说了,冤有头债有主,是马春妮挠的你,直接找她要钱治病,相信村长会为你做主的。”

  陆思慧抬起头,故作为难的看着她二婶,怂恿她再去找马春妮。

  就虐这么两次哪够?张秋花这样狠毒的女人,是属于滚刀肉的,一次两次折腾不死她。

  “我找马春妮?她不还得挠我?”

  张秋花愣了下,说实话她很打怵那个女人,战斗力太强,她不是对手。

  “二婶,你怕她啊?那她这么凶,我还是不嫁过去了。”

  陆思慧做出惊恐的样子,眼神怯怯的,像一个待宰的羔羊。

  她怕不怕,张秋花不关心,她就注意到最后一句,不嫁给赵晋琛?那这房子怎么弄到手?

  目光落在那气派的大衣柜和炕柜上,咬牙认了,钱是小事,房子是大事。

  “行了,二婶回家自己用盐水洗洗,就这样吧!我走了。”

  目的没达到,心里自然不高兴,心里不高兴,脸上的喜气就维持不住,她冷着脸扔下一句,扭身走了。

  要彩礼钱的时候,她就是给自己要的,心里想着多了块手表了,自己又为了她受伤,拿话点一点,死丫头肯定把那二十块钱给她。

  没想到她今天就是属铁公鸡的,一毛不拔,真气死人了。

  “二婶走了。”

  陆少涵看到二婶出来,笑着和她打招呼,张秋花心情不好,用鼻子冷哼一声,上挑的三白眼阴险的眯起来,陆少涵在她心里就是眼中钉,肉中刺,不拔不快。

  等陆思慧嫁出去了,就腾出手收拾他。

  屋里的陆思慧眉心深锁,清澈的双眸定定的看着剪好的鞋面,心里烦躁不安。

  本来想着二婶去闹这么一通,婆婆马春妮的性格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这婚打死都不能结。

  没想到,还真被张秋花要出手表和彩礼钱,这不符合马春妮的性格。

  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在她的算计之外,心烦干不下去活,把东西收起来,闭上眼躺在枕头上假眠。

  此生最想远离的男人就是赵晋琛,她不想他再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他,只要想起他带着厌恶的嫌弃眼神,她的心就如同被刀割一样,那是把自尊被扔到地上,作践自己。

  也就是因为他的冷漠,他的视而不见,结婚五年后,她忍无可忍才会红杏出墙。

  不......

  今生这个悲剧一定不能再上演,她陆思慧也是有傲骨的,没了前世对他的迷恋,对这个婚姻她没有一丝期盼。

  重新坐起来的时候,她的眼里闪动着坚决。

  换下身上的衣服,起身洗脸梳头,把自己收拾的清清爽爽,推门走出屋。

  刺目的阳光晃了她的眼,抬起手背挡在眼前,仿佛阳光能穿透她的手臂,眼前是一片淡红色的光芒。

  微微眯起眼,头还是有些晕,躺了三天,又发了高烧,这都是正常的,没烧成傻子,是她命好。

  陆少涵把劈好的绊子都码放整齐,这些都是山上的树根,他跟着大人们一起去山里,砍树根的时候互相帮助,男人们怜惜他小小年纪就扛起家里的重担,所以都会帮着他。

  陆少涵额头上都是汗水,有了姐姐的关心,干活都觉得浑身是力气,一点都不累。

  看到姐姐出来了,他过去关心的问她。

  “姐,你要干什么去?”

  “姐姐出去办点事,瞧你,满头汗,桌上的茶壶里是凉开水,你进屋喝吧!”

  陆思慧掏出手绢,心疼的帮弟弟擦去头上的汗水,她个子不矮,光脚量一米六五,可还是得仰头看着少涵,弟弟这个头可真不矮,像个大小伙子,只是脸上这青涩的稚气,显示他还是个孩子。

  “好。”

  陆少涵笑着甜甜的应了声,姐姐这绣花手绢,那可是她的宝贝,她用它给自己擦汗,他美死了。

  这一刻他不是少年老成,他就是一个渴望亲人温暖的大男孩。

  “快去吧!”

  陆思慧鼻子有些发酸,轻咳一声,掩饰自己想哭的冲动,嗓子处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哽的难受。

  走出家门看着熟悉的村庄,那么宁静,偶尔有几声狗叫,这个时间村里溜达的人不多,太热了,都躲在家里不愿意出来。

  正好,她现在也不想看到谁,前世的时候,那些异样的目光,还有各种流言蜚语,令她备受煎熬。

  强忍着和赵晋琛结婚,作着闹着去随他进城,把一切都扔到脑后,包括她的弟弟。

  深吸一口气,她接下来还要在这个村里生活,努力把脸皮练厚吧!

  迈步的时候,脚底下像是踩了棉花,可她咬牙忍着,找有树荫的地方走,躲避被毒辣太阳眷顾的灼热。

  村长家离着她家不远,隔着大概有十几户人家,一百多米的距离,走快点几分钟就到了。

  她低着头找树荫,一个高大纤瘦的影子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抬眸看向来人,本是平静无波的眼眸,顿时浮上一层寒冰。

  微微眯起眼,攥紧拳头冷声开口。

  “你来干什么?”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