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国栋上身穿着洗的领子都破了的白衬衣,下身穿着军绿色的肥裤子,膝盖和后屁.股处都打着补丁,这已经是他最好的一身衣服了,为了来见陆思慧,他把衬衣洗的干干净净,这会儿还有些潮。

  他清楚自己穿上白衬衣的时候最帅气,村里的姑娘,还有知青点里的姑娘,都喜欢偷偷的看他。

  此时他被陆思慧的冷漠疏离伤害了,站在树荫下,神情痛苦的看着她。

  “你要嫁给赵家大小子吗?”

  他的声音里带着苦涩,可还是那么好听,低沉磁性,陆思慧记得前世的时候,他就是用这好听的声音,哄着她,说他这辈子只爱她一个女人,沧海桑田不老,他爱她此志不渝。

  多好笑,她信了,然后就是她的悲剧开始,再然后粉身碎骨的人是她和小波。

  “和你有什么关系?”

  冷淡的声音,像是严冬时那漫天漫地的冰雪,听的孙国栋从心里生出寒意。

  苦涩的吞了口唾沫,是啊!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知青,成分不好,有什么资格喜欢这大山中的金凤凰?

  “我......”

  他嘴唇蠕动着,来时路上想好的话,这会儿在陆思慧冰冷的目光里全忘了。

  幸好,幸好他还写了信,这可是他鼓足勇气写的。

  “这信给你。”

  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信递给陆思慧,这牛皮纸信封花了他两分钱呢!为了看着郑重点,他咬牙买的,下乡时带的那二十多块钱,即便他再节省着花,三年时间,也花的所剩无几。

  关键是,他只出不进,没有收入来源,也不像其他知青,有家人给邮钱。

  陆思慧目光幽然的盯着那封信出神,之前她出手要掐死他,这个孙国栋还敢来找她?

  这封信的内容她还记得,是孙国栋想约她去山后的小树林见面,有话对她说。

  嘴角缓缓勾起,报仇也不一定非要喊打喊杀......

  伸手接过信,随手揣进裤兜里,冷着脸越过孙国栋往村长家走去。

  孙国栋见陆思慧收了信,眼里闪过兴奋,可她依然对他淡漠疏离,连眼神都吝啬给他。

  又看到她往村长家走,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患得患失的在她的背后问了一句。

  “思慧,你......不是真想嫁给赵晋琛吧?”

  陆思慧停下脚步,站在原地静立了一下,蓦然转身,对着孙国栋芙尔一笑:“当然......不会。”

  孙国栋呆呆的看着她灿若繁花的笑脸,“回眸一笑百媚生”脑海里顿时浮现这句诗。

  阳光照在她身上,那双美丽的桃花眼妩媚多情,单单一个眼神,就能把人的魂勾了去。

  他痴痴的看着她翩然离去,心里像是有朵花悄悄的盛开了,嘴角高高的扬起,吹着东方红的曲子朝着知青点走去。

  陆思慧脸上的笑容渐渐的转为冷笑,她要送给孙国栋一个大礼。

  现在是1979年,其他地方的知青陆续有返城,可孙国栋因为家庭成分有问题,这返城的指标是落不到他头上的。

  那他就只有考大学一条路,而考大学则需要政治清白,没有劣迹,还需要村长盖着大红印章的推荐介绍信。

  她记得前世的时候孙国栋就是靠着考大学离开靠山屯了,她也知道他心心念念的想返回城里去。

  可是,这辈子他是别想了,至少别想风风光光的回城。

  很快到了村长家,要说陆思慧这辈子尊敬谁?那就是这村长李耀祖,他是真的一心无私为了村里人。

  旁的村里,村长家的房子在全村是最气派的,日子也比旁人家过的好,毕竟记工分的本子在人家手里。

  可李耀祖家不是,他家的日子在村里算中等水平,这还是他家壮劳力多。

  不过也因为壮劳力多,吃的自然就多,所以赚工分得了粮食,将供嘴(勉强够吃的意思)。

  他家的房子不少,三个儿子都住在一个院子里,盖的都是土坯房,全村最和睦的人家就属李耀祖家了。

  三个儿子都听话,妯娌之间也不像旁人家那样事儿多,当然这也是村长公公厉害,能镇住他们。

  院子很大,收拾的干干净净,养的小鸡,小鸭都圈起来,不像有些人家,一进院子,满地鸡粪,不小心就踩一脚。

  “阿伯在家没?”

  陆思慧站在门外朝着院子里喊,只喊了一声就默不做声的站在门外等着。

  大夏天的开窗户开门,屋里能听到。

  “思慧来了?不是听说你发烧了吗?好利索了?”

  听到喊声,李耀祖披着衣服走出屋,当看到是陆思慧的时候,他严肃的脸上,难得的现出一丝笑容。

  “我好了。”

  陆思慧笑盈盈的回了句,表现的特别温顺乖巧。

  “有话进屋说吧!外面太热了。”

  李耀祖招呼陆思慧进屋,对这个孩子他挺喜欢的,虽然说娇气些,那也是老兄弟两口子稀罕她。

  至少她除了爱美,没啥大毛病,不像有些姑娘爱聚在一起讲究人。(说别人坏话)

  老兄弟两口子都死了,对他们姐弟,他都高看一眼,给陆少涵安排活的时候,都选轻巧的,怕把孩子累坏了。

  “谢谢叔。”

  陆思慧笑着答应,推开村长家的栅栏门进了院子。

  “思慧来了,身体没事了吧!”

  村长媳妇从屋里走出来,手里拿着鞋底子,一边热情的和她打招呼,一边纳鞋底。

  “大娘好,我没事了。”陆思慧笑着应道,村长好,他媳妇人更好,爽快正直,心地善良。

  前世有人为难她的时候,村长媳妇只要听到了,都呵斥她们,给她解围。

  这两口子有恩于他们姐弟,陆思慧想着有能力了就报答他们。

  进了屋子,村长媳妇给端来一缸子凉开水,是那种白色的陶瓷铁缸子,上面还有工农兵画像,这个时候几乎家家都有这样的大缸子。

  “谢谢,大娘。”

  陆思慧接过来小口的喝着,脸上带着笑,眼波流转,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开口?

  村长坐上炕盘起腿,点燃一根旱烟吧嗒吧嗒的抽起来,透过向上飞起的青烟看向陆思慧。

  “思慧啊!你来是有事找阿伯吧?”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