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愕然的站在树下,侧脸看着她远去的身影,突然觉得她的背影给人一种落寞,悲凉的感觉。

  挥拳砸在树上,她都是假装的,就是一个心怀叵测的女人,柔弱无辜的外表,只是为了隐藏她肮脏的心思。

  空气里还存着一股淡淡的馨香,之前并没有,他不愿意承认是那个坏女人身上的,她那样的女人身上怎么会有香味,应该是臭不可闻。

  愤然朝家里走,他的心像是被放在油锅上煎炸,一团火在他的胸膛里窜,不知道该向谁发?

  “儿子,怎么样?村长松口没有?”

  刚进自家院子,老娘马春妮就迎出来,她已经在门口等好久了。

  “......”

  赵晋琛没说话,只是无力的摇摇头。

  他很想和村长抗争到底,坚决不娶陆思慧,但是他也清楚,以村长的性格,绝对会打电话,他舍不得离开单位。

  他没法说村长的不是,谁叫他手欠儿去救了那个居心不.良的陆思慧。

  美人皮,蛇蝎心,她长得再漂亮,他也看不上。

  “天杀的,她陆思慧克父克母,现在又来害你,就说长成那副狐媚像能好哪里去?看我不撕了她去。”

  马春妮气的破口大骂,她这么优秀的儿子,就要被逼娶那个克星?

  好吃懒做,长得那幅模样,娇滴滴,柔弱弱,惹得全村的小伙子都围着她转。

  这样的女人娶进家,能安心过日子吗?

  再说,被逼着娶,和自己愿意娶,完全是两回事。

  “娘,你可别去,村长要是知道了,非往我哥单位打电话不可。”

  赵明艳一把拉住她娘的胳膊,虽然她讨厌陆思慧,认为她配不上她哥哥。

  但是她看到孙国栋这两天总在她家门外转,穿着白衬衣的他是那么儒雅,玉树临风的站在树下,把她的心都占满了。

  她心里清楚,孙国栋被陆思慧那个小妖精迷住,她嫁人了,他自然就能死心。

  大哥是委屈了些,可谁让他去救人了?村长又是不能得罪的,而且村里人也都看到了,想不认都不行。

  “死丫头,气死我了,看进门我怎么收拾她?”

  马春妮咬牙切齿的骂着,双手在一起用力拧着,想象自己拧在陆思慧身上,掐的她哭喊着告饶。

  赵明艳眼神闪了闪,有她娘在,陆思慧进门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时候看她还有时间去招蜂引蝶?

  “别再闹了,算我倒霉。”

  赵晋琛本就闹心,再被娘和妹妹一闹,就更烦了,大吼一声,摔门进屋。

  留下马春妮和赵明艳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敢再多说。

  陆思慧一路回到家,心情还没有平复,明明她去找村长帮赵晋琛说话,他还反过来说她心思歹毒?

  那份气愤,那份委屈,和前世自己努力讨好他,反过来被讥讽一样,无法纾解。

  “姐,回来了。”

  陆少涵此时已经把院子里收拾干净了,看到姐姐回来,兴奋的迎过去,姐姐手上拿着鞋底呢!

  陆思慧看到弟弟后,心情才好一些,掏出手绢帮他把汗水擦干,温柔的问他:“累了吧!进屋歇会儿,姐姐给你做饭吃。”

  “姐,我不累,你歇着,我做饭。”

  陆少涵开心的看着姐姐,她在关心他呢!

  “不用,我来,你歇会。”

  陆思慧把手里的鞋底塞到弟弟手里,自己去了厨房。

  翻找一下装粮食的柜子,发现她家现在只剩下玉米面了,就算是玉米面也所剩无几,抓紧赚钱是首要任务。

  早晨喝的玉米糊涂粥,中午该吃点干的,可是玉米面需要发了才能蒸窝头,无奈之下只得又做的糊涂粥。

  吃饭的时候,二叔家的儿子陆少成来了,跟着一起的还有同村的两个半大小子。

  “堂姐,能起来了。”

  进门看到陆思慧,他嬉皮笑脸的问候一句,眼睛就看向陆少涵,对着他使眼色。

  “少成,你来有事吗?”

  陆思慧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也没招呼他坐下吃饭,就那么点粥,给他吃,自己和弟弟就不够。

  而且她对这个堂弟没好印象,每次他来,就和黄鼠狼进宅一样,没安好心。

  “啊,我找少涵出去玩。”

  陆少成陪着笑脸,目光落在堂姐漂亮的脸蛋上,十七岁的年纪也懂得美丑了,他觉得满村的老少女人没有一个比他堂姐漂亮的。

  这要是他亲姐姐该多好?到时候找个好婆家,他也能跟着沾光。

  “少涵下午还有事,你自己去玩吧!”

  陆思慧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对陆少成的恨意,声音淡淡的对他说。

  总之,今天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把弟弟带走,前世的今天,弟弟是站着走出家门,却是被人抬着回来的,从此失去一条腿,再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堂姐,这都约好了。”

  陆少成三白眼转动着,眼底藏着阴险的算计。

  “不行,你走吧!少涵走了,谁照顾我?”

  陆思慧冷下脸,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姐,我要去,你这都好了,我去和堂哥打黄皮子,听说有收的,换点钱给你买细粮吃,你最不喜欢吃粗粮了,拉嗓子。”

  陆少涵却站起来,执意要跟着走,他是为了姐姐,她病刚好,该吃点好的补补。

  这也是他求堂哥的,不然人家还不带着他呢!

  “我说不许去,你没听到吗?”

  陆思慧听到弟弟是为了她才要跟着陆少成走的,眼圈都红了,原来弟弟前世都是为了她才变成残废?

  而她都做了啥?为了去城里生活,扔下残废的弟弟,由着他自生自灭。

  前世的自己是有多自私?还不如一个十四岁的孩子。

  “堂姐,放心吧!我是他哥,能保护他。”

  陆少成见陆思慧拦着,忙对她下保证,反正只要能把陆少涵带走就行。

  说两句保证的话算啥?真出事了她还敢找他算账不成?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