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成,黄皮子是有灵性的动物,我劝你也别去了。”

  陆思慧现在还没有和二婶家撕破脸,自然也不能厉色赶他走,关心的话说一说不算啥。

  “堂姐,那都是迷信,老早就破四旧了,牛鬼蛇神不可怕,咱走吧少涵,哥几个都等着呢!”

  陆少成一撇嘴,满脸的不在乎,伸手去拉陆少涵。

  “算了,我不去了。”

  陆少涵见姐姐不高兴的冷下脸,想到好不容易她肯对他笑了,不愿意惹她生气,推开陆少成的手,直接拒绝了。

  “少涵,都约好的,别扫兴。”

  孙家的小子孙皮蛋,今年也是十七岁,天不怕地不怕,上树掏鸟蛋,下河抓鱼,上坟地套黄皮子,就没有他不敢干的。

  这会儿见陆少涵不愿意走,他就不耐烦起来,皱着眉催促他。

  陆少涵左右为难的看向姐姐,他是很想去的,听皮蛋说,他上次套了一个狐狸,换了十斤白面呢!

  如果只给姐姐吃,也够吃半个月的。

  陆思慧瞟了眼皮蛋,这小子性格粗鲁,还爱记仇,今天弟弟要是下了他的面子,以后在村里难保不找少涵麻烦。

  眼眸流转,她想到一个好办法。

  “行吧!你要是真想去就去吧!我收拾碗。”

  说完她站起来捡碗,可是刚站起来,她身子摇晃几下,朝着地上摔去。

  “姐,姐,你别吓我。”

  陆少涵伸手去接,却没有接住,眼看着姐姐重重的摔在地上,吓得他蹲在地上推陆思慧。

  “堂哥,帮我把姐姐抬到炕上去。”

  陆少涵回头向陆少成求助,陆少成不情不愿的凑过去,他咋觉得堂姐像是装的呢?

  前一刻看着还挺精神,后一刻就晕倒了?这是啥病,能来的这么快?

  俩人一个抬头一个抬脚,把陆思慧抬到炕上。

  “走吧!”

  人刚放到炕上,陆少成就开始拽陆少涵跟他走,今天不能白来,娘可是说了,事儿成了,这栋房子,还有这满屋子的家具都是他的,将来娶媳妇好用。

  “我要看着姐姐,你们去吧!”

  陆少涵摇头拒绝,目光忧虑的看着炕上的姐姐,她的脸色很苍白,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又摸了自己的脑门比较一下,好像还有点热?

  “你这人,咋能说话不算话?”

  陆少成有些急了,瞪着三白眼冲着他吼起来,气急败坏的样子把陆少成吓住了。

  堂哥生气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怕的,毕竟小时候挨过他打,下手可狠了。

  “我.......姐姐病了,我不能走。”

  “算了,少成他不能去咱们走,还能少一个人分,早去早下套子,那边我看过,坟上有洞,去了准能逮到,走走走,以后也不带他,墨迹。”

  孙皮蛋等的不耐烦了,眼看着陆少涵是不能跟着去了,陆少成还在这墨迹,伸手拽着他,瞪了一眼陆少涵,却没有再难为他。

  “可是,我都说了.......”

  陆少成有些着急,他不能功亏一篑,都定好的事情,今天务必做成了。

  “行了,到底去不去?娘们啊?这么墨迹呢?”

  孙皮蛋凝眉瞪着他,这是要发飙的样子,这小子浑不楞,不顺他心没准就挨拳头,陆少成不甘的瞪着陆少涵,又怨毒了看了眼炕上的陆思慧,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孙皮蛋他们走了。

  陆少涵惋惜失去一次赚钱的机会,但是看了眼炕上的姐姐,他咬咬牙,还是姐姐重要。

  记得上次医生来开的药还有,他站起来倒了杯凉开水,翻出药走到炕边。

  正琢磨着咋把药给姐姐喂进去,却见她一骨碌身坐起来,正对这他笑。

  “姐,你好了?”

  陆少涵吓了一跳,姐姐这醒的太快了吧?

  陆思慧没回答,推开窗户朝外面看了一眼,见陆少成他们已经走远了,把窗户放下,转回身看着弟弟,有气无力的和他说。

  “头还晕,你可别走,不然姐姐晕倒家里都没人.”

  “好,我不去了。”

  陆少涵无奈的点点头,他刚才想说,既然姐姐醒了,他去追堂哥他们还来得及。

  可被姐姐把话堵住了,蔫蔫的开始收拾桌子。

  十四岁的他,再懂事,也有颗贪玩的心。

  陆思慧沉默不语,拿出鞋底开始照样子做,看到姐姐给自己做鞋,陆少涵脸上又有了笑意,把刚才的不快抛到脑后,开开心心的收拾桌子。

  看到弟弟出去了,陆思慧停下手里的动作,出神的看着门口。

  一次她能挡的住,可是两次,三次呢?

  二婶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她要想个办法,让她们顾此失彼,短时间里抽不出身来害少涵。

  想到这里,她从口袋里掏出孙国栋给她写的信,看了眼牛皮信封,孙国栋还是那么谨慎,上面并没有名字。

  说明他从来没想过假手他人,只想亲自交给自己。

  小心的拆开信封,里面是一张红格稿纸,这时候很常见的那种,她家也有,至于笔?他这个穷人自然用不起钢笔,而是铅笔。

  上面的字不多,只有一句话,我喜欢你,今晚八点,我在村后的树林里等你,求你务必来,没有署名,也没有落款。

  陆思慧拿着信勾起嘴角,把信塞到枕头底下,朝着门外喊:“少涵,把你的铅笔给姐用用。”

  正在厨房刷碗的陆少涵,听到姐姐喊,忙跑进屋,手都没顾得擦,进门边找铅笔边问陆思慧。

  “姐,要铅笔干啥?”

  “画鞋样。”

  陆思慧不动声色的回答,陆少涵不疑有他,老实的把铅笔递给姐姐。

  “你先出去,姐不喊你,别进来。”

  陆思慧看到弟弟坐在炕边,想看着她干活,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不让他留在屋里。

  她平时性格就特,这屋的炕是她自己睡,平时不让陆少涵坐,他都习惯了。

  他走后,陆思慧把那封信从枕头底下拿出来,看了眼上面的笔迹,字如其人,笔锋清秀,却带着股小家子气。

  静下心,模仿孙国栋的笔迹在信的开头和落款分别填上几个字,又拿出信封,写下四个字。

  写完后,她拿起来仔细看了一遍,嘴角勾起,目光幽寒,把信装入信封,趿鞋下地,朝门外走去。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