慌乱中的男女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可是越忙越出乱子,俩人抢了一件衣服。

  “刺啦。”

  衣服被撕开了,正是孙国栋喜欢的白衬衣,他唯一的一件好衣服。

  “呜呜。”

  陆思瑶吓得哭起来,刚把短.裤抓到手里,就被人一把抢下去,紧接着头发被人揪住。

  “啪啪。”

  “伤风败俗,没结婚的大姑娘就跟人钻小树林,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既然你不要脸,咱们给她挂上破鞋游街。”

  马春妮尖声叫着,抢下陆思瑶的短.裤扔到一边,她就是要让陆家颜面扫地,在靠山屯呆不下去。

  敢算计她儿子,就要付出代价。

  孙国栋吓坏了,趁着她们吵闹的时候自己穿上衣服,推开马春妮。

  “思慧,快穿衣服。”

  此时,他还认为和他做下那等事情的是陆思慧。

  幸好在场的人都处在兴奋中,谁也没听清楚他喊的是思慧?而不是陆思瑶。

  别人没听到,陆思瑶可是听的清楚,她愣了一下,之后也由不得她细想,既然孙国栋帮她把马春妮拦下了。

  她急忙找衣服穿,可是刚刚俩人干柴烈火,就忙着进入正题了,衣服脱下来乱扔,现在想找全,有点难度。

  最后只穿上了短裤和背心遮羞,衣服和裤子早就被孙家姐俩抱在怀里。

  “快来人啊!有人在小树林里搞破鞋呢!”

  这姐俩的嗓门那可是比喇叭都好使,又是这等香.艳之事,自然有人愿意看。

  这些人里,也有陆思瑶的妈张秋花,这可是多少年都没看到的热闹了,她在家匆匆跑出来,兴奋的双眼放光。

  可是在她看清楚从小树林里被推出来的陆思瑶,只穿了一个背心,一条花短.裤,几乎是全身赤.裸的模样。

  再看到她身边同样衣衫不整的孙国栋时,眼前一黑,差点就晕过去。

  “你这个缺了大德的狗东西。”

  缓过神后,疯了一样上去厮打孙国栋,一定是他看上思瑶的美丽,强迫了她。

  “不怪我,不怪我。”

  孙国栋狼狈不堪,衬衣被撕碎了,他只穿着一件破旧的背心,已经烂了好几个洞,根本就不堪重负。

  张秋花上来这么一撕扯,在几声清脆的布料撕裂声中,他的背心也报销了。

  他一边要挡住胸.口,不让春.光外泄,一边还要捂着脑袋,不让张秋花挠他满脸土豆丝,手忙脚乱,狼狈不堪。

  “看看,陆家的娘俩都这么骚,闺女睡完了,妈再上来摸两把。”

  “张秋花,你家老陆是不是喂不饱你?怎么上来就撕孙国栋的背心呢!”

  “哈哈,娘俩一样骚。”

  马春妮先开口骂,孙家姐俩跟着附和,把张秋花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一口血堵在嗓子眼,就差喷出来了。

  “妈,妈,呜呜,我害怕。”

  陆思瑶看到来了这么多人,其中也有男人,自己就只穿着背心短裤,蹲在地上抱着臂膀,护住重要部位,哭的悲凉。

  现在她是又怕又羞,和孙国栋做下那事,本来就心惊胆跳,这又被抓了现行。

  还半裸着被全村人看,那一圈男人眼睛都快掉她身上了,她恨不得有个耗子洞钻进去躲起来。

  “哈,这会儿知道丢人了,知道怕了?和那个男知青滚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不怕?光舒服了吧?”

  “哈哈,真是的,咋不早点说,没看到,可惜了。”

  村里两个没有媳妇的老光棍,平时就是泼皮,这会儿说话可是难听的要命。

  睡不着这水.嫩的闺女,过过嘴瘾也好。

  “把衣服给我。”

  张秋花这才意识到,闺女还没穿衣服呢!扫了一圈,发现闺女的衣服被孙大丫怀里抱着呢!忙伸手去抢。

  “滚蛋,给你就没证据了,你闺女做下这败坏村风的事情,丢了靠山屯的脸,等村长来发落。”

  孙大丫一把推开张秋花,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冷笑看着急的像疯子似的张秋花,之前诬陷晋琛的时候,她不是叫嚣的很欢吗?

  赵明艳呆坐在地上,悲伤的看着孙国栋,他是那么与众不同,清高孤傲,她认为他和村里的那些粗俗汉子不同。

  不可能做下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可是......

  刚刚尽管妈不让她进树林,她还是偷偷的跟进去,然后就看到了,赤.身裸.体滚在一起的两个人,她浑身的血液都冻僵了。

  呆立了几秒,快速跑出林子,浑身无力,直接就跪坐在地上。

  不是只约会吗?他们怎么做这么不要脸的事?

  “行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把衣服给孩子。”

  周大娘心善,事情都闹到这个地步了,周围十几二十个大老爷们,让一个小姑娘家半裸着,有些过分了。

  “那可不行,衣服给她了,证据就没了。”

  马春妮挡着孙大丫,看着她抱着衣服不松手,她今天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之后随便和村长说说,陆家门风不好,陆思慧她家不能要,这可真是一举两得。

  陆思慧坐在自家炕上静静的做着鞋,外面人的呼喊她听到了,却只是勾了勾嘴角,连头都没有抬。

  “姐,听说二姐出事了,她......她和那个男知青孙国栋被人抓住了。”

  陆少涵听到外面的动静,跑出去就听到这令他震惊的事情,忙回来告诉姐姐。

  “少涵,你二姐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既然喜欢那个男知青,就嫁给他好了。”

  陆思慧拿着针在头皮上蹭了蹭,(做过活的人都知道,针涩了,就在头皮上蹭蹭,好用)那尖利的痛,提醒她现在还活着。

  嘴角挂着笑,温柔的看着弟弟,声音清清淡淡,好像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可是......”

  陆少涵脸都涨红了,那些磕碜话他也说不出来。

  “少涵,咱们管不了二婶家的事情,你记住,你二姐还有爸妈在,有她们护着她,可咱们姐弟却只能靠自己,所以,不要去管别人的事,好好的做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陆少涵迷茫的看着姐姐,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以前二婶家有事,姐姐肯定第一个过去,今天是怎么了?

  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她的眼神好冷,像腊月的冰霜,能瞬间将人冻僵,他害怕。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