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他试探的喊了一声。

  “少涵,去睡觉,明早姐姐让你穿新鞋。”

  陆思慧脸上的冷意消失,换上了温柔的笑意,今晚她不想睡,心里太兴奋了,睡不着。

  “可是......”

  陆少涵还是觉得不出去帮忙不对,犹豫看着姐姐。

  陆思慧无奈放下手中的活,弟弟就是太善良了,叹口气,忧愁的说了句。

  “少涵,你说你二姐出的这种事,姐姐去了,会不会被人一起骂呢?”

  陆少涵愣了一下,犹豫着回答:“呃,好像......得说。”

  有些事儿他没敢让姐姐知道,村里现在就有人传,说姐姐就是为了嫁给赵晋琛,才故意跳水的,还说她是水性杨花的姑娘。

  “所以,你说咱们现在适合去吗?”

  陆思慧笑了,前世的时候她没少听闲话,自然知道外人都说自己什么?

  只是她不在乎,嘴长在别人身上,爱说啥说啥,反正她今生也不打算嫁人。

  “算了,我去锁门睡觉。”

  陆少涵无话可说,姐姐说的对,不该去。

  陆思瑶和孙国栋现在可是度秒如年,张秋花就算是再厉害,也扛不住马春妮和孙家两姐妹,三人挡在陆思瑶前面不让她过去,最后把张秋花急的哭起来。

  “老少爷们,你们也看到了,就是这个男知青强迫我闺女的,可得为她做主啊!”

  孙国栋吓得脸色惨白,本来就算是自愿,都会被挂上破鞋游街示众,现在来了个他强迫陆思瑶的,他会被送去判大刑的。

  “不是的,我们是两情相悦。”

  这时候,尽管他知道来的不是陆思慧,可也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你放屁,我闺女能看上你一个臭老九的儿子?”

  张秋花冲过去给了他两个大耳光,她也是干农活的女人,手上的力气不小,这又是恨急了下手,自然是用尽了全力。

  孙国栋被打的鼻口出血,眼前金星乱飞,打人不打脸,他气急败坏的抬起头,看向坐在地上痛哭失声的陆思瑶。

  他被她害惨了,她还有脸哭?

  “你问你闺女咋回事?”

  当张秋花再扑上来的时候,孙国栋一把揪住她手腕,冷冰冰的扔给她一句。

  他坐牢了,她闺女也别想好,一个被男人睡过,还被全村人抓住的姑娘,谁会要?

  张秋花没想到他还敢抓住自己的手,气的她朝他脸上啐了一口:“屁咋回事?就是你强迫她的。”

  孙国栋偏头没来得及,被吐了一脸黏痰,心里一阵翻腾,晚饭吃的东西全喷了,好巧不巧喷了张秋花一脸,凑在跟前看热闹的马春妮也被喷到身上。

  气的她破口大骂:“满嘴喷粪的东西,打倒他,把他关牛.棚去。”

  张秋花没想到被喷了满脸,那股子酸腐味把她恶心的吐起来,扯下孙国栋身上残留的破背心,把脸上的污物擦下去,想开口再骂,一张嘴又吐了。

  “村长来了。”

  这边闹的不可开交,那边李耀祖披着衣服,双手叉腰,怒气冲冲的走过来。

  看到村里人几乎都来了,围得水泄不通,他怒喝一声:“都闲的是不是?明天全下地锄草去,滚蛋。”

  他果然有威力,一声令下,村民赶紧给让路,可这热闹几年也看不到一次,谁也舍不得离开,躲在一边看,不敢起哄了。

  李耀祖扫视一圈,当看到陆思瑶蜷缩着坐在地上,身上只穿着背心裤衩,几乎是半.裸状态,急忙移开目光。

  看到孙大丫抱着的衣服,冷声命令她:“孙大丫把衣服还给她。”

  “村长,这是证据,提上裤子该不认账了。”

  马春妮一看急了,拦在陆思瑶身前不让孙大丫把衣服给陆思瑶。

  “你没闺女啊?这样寒碜人,看不到周围这么多爷们吗?安的什么心?滚蛋。”

  看到马春妮拦着,李耀祖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衅,开口怒骂,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

  都是女人,就算是抓.奸,也犯不上这么磕碜人。

  “你还有脸哭,挺大个姑娘,伤风败俗,把村里的脸都丢尽了。”

  骂完了马春妮,李耀祖又骂陆思瑶,丢人现眼的东西,这会儿知道哭了,做事情的时候咋想的?

  跟个畜生似的,在树林子里苟合?羞先人呢?

  “去去,把衣服给你闺女穿上,她不要脸,村里人还怕闹眼睛呢!”

  骂完陆思瑶,李耀祖又看向张秋花骂,平日里她最爱东家长西家短的讲究人,这下报应来了。

  “呜呜,村长,是这个男知青欺负我闺女的。”

  张秋花好不容易把脸上的污物擦下去,可味道还在,一说话就翻腾。

  李耀祖背过身去,他是个正人君子,陆思瑶在穿衣服,他要回避。

  “怎么回事?”

  看向孙国栋的时候,他的脸色黑沉下来,这个男知青打从他下乡到靠山屯开始,他就看不上他。

  干活拈轻怕重,一天天的穿个白衬衫显得他是文化人,一副目高于顶的样子。

  他可是没少收拾他,刚来就派他去挑粪,其实这活在农活里算是轻松的了,但关键是太臭了。

  挑一天粪下来,身上都是臭的,肩膀也会红肿起来。

  他就是要这样杀他的锐气,让他安心在农村好好锻炼。

  一来二去倒是收拾老实了,可这穿白衬衫的毛病就是不改,但也没啥其他大毛病。

  没想到一出事就是大事,竟然敢欺负贫下中农的女娃?胆肥了?必须严惩不贷,不然其他男知青都跟着学,村里的闺女就倒霉了。

  村长都惊动了,事情已经闹的不可开交,孙国栋吓得浑身都是冷汗,害怕蹲监狱,那一辈子就全毁了。

  “我们......我们在处对象,没忍住就.......”

  孙国栋咬碎牙往肚子里咽,这会儿只能一口咬定和陆思瑶是对象关系。

  “呸,谁跟你是对象?”

  张秋花跳过来还想打他,臭老九的儿子也配和她闺女处对象?

  陆思瑶穿上衣服之后,胆子也大了些,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再哭了,孙国栋被抓了,她咋办?

  偷偷拽了拽她妈的袖子,小声说了句:“妈,我们.......我们是处对象呢!”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