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嘴。”

  张秋花推开她,死丫头,做下这丢人现眼的事,还不老实眯着,承认处对象?那她和孙国栋钻树林就是不正经的女人,一辈子都别想抬头做人。

  还不如一口咬死孙国栋欺负她的,毕竟他没有啥背景就是个知青,直接抓起来就完了。

  既能解她心头之气,也让他受到惩罚。

  “呦,你们都听到了吧!陆家二丫头可是承认她们是自愿钻树林的,村长,这可是破坏咱们村的风水。”

  马春妮把娘俩的窃窃私语听的真切,当然知道张秋花打的什么算盘,她能让她如意?

  “都闭嘴,陆家二丫头,你自己说咋回事?”

  李耀祖怒斥一声,不让这两个女人再开口,亲自盘问陆思瑶。

  孙国栋忐忑的看着她,这可是关键时刻,如果她为了自己名声,一口咬定他欺负了她,那可是要做牢的。

  “我......我......”

  陆思瑶犹豫了,她是很想承认俩人是对象关系的,可是万一被挂上破鞋游街咋办?听说以前还有沉溏的,虽然不知道是哪辈子的事情,可她也怕啊!

  这是大山深处,真被村里人按照族规沉溏咋办?她还不想死。

  “说,我给你做主。”

  李耀祖皱起眉,瞪了一眼脸色惨白的孙国栋,流.氓罪,可是要蹲大牢的。

  “村长,是陆思瑶勾.引孙国栋的。”

  赵明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爱孙国栋,痴迷一样的爱他,虽然看到他和陆思瑶滚在一起她难过。

  但是让他被抓走蹲监狱,她不忍心。

  “你个死丫头和你.妈一样坏,我闺女啥时候勾.引他了?说不出来我撕了你的嘴。”

  张秋花不敢得罪村长,不敢惹马春妮,但是一个黄毛丫头她还是不放在眼里的,尤其是她说的话,对她闺女不利,她自然要阻止她了。

  “你骂谁呢?我闺女是你骂的?我撕了你的嘴。”

  马春妮站出来保护闺女,双手一插腰,今天她是一定要让这对母女倒霉到底。

  坑她儿子的时候,这娘俩一唱一和,今天看她们怎么哭?

  “我看到她们通信了。”

  赵明艳只顾着救孙国栋,没注意她妈在偷偷给她使眼色。

  马春妮对孙国栋印象不好,也知道闺女对他上了心,平时她都看着,就怕被这个男知青勾了魂去。

  “村长,我知青点里还有陆思瑶送我的礼物呢!一双袜子,一副鞋垫,知青点里的人都能作证。”

  孙国栋这会儿是努力的证明自己和陆思瑶的对象关系,这样最多算是她们俩人有作风问题,但是不能判刑。

  “是的,我们是对象。”

  陆思瑶经过思想斗争,终于承认了,毕竟能嫁给孙国栋是她心心念念的事。

  “既然是对象,那就赶紧结婚,别出来丢人现眼。”

  李耀祖听了只是骂了一句,这年月不像早些年了,发现这事要挂着破鞋游街,都是一个村住的,他不想闹的太难看。

  “啥?这就完了?村长,我有话说,这样人家教育出来的闺女都不正经,我们赵家可不能要,晋琛和陆家大闺女的婚事取消。”

  马春妮听了很生气,费劲巴力的抓.奸,闹了这么大的阵势,就这么算了?

  算了也行,那她儿子和陆思慧的婚事也得算了。

  “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别在这里强词夺理,陆思慧和陆思瑶不是一个妈生的,思慧的妈可是知书达理的女人,教育出来的孩子稳重着呢!”

  李耀祖一听她在这里等着,气的他大手一摆,你有来言,我有去语,别想浑水摸鱼。

  “啥意思?村长,你是说我没文化,教育不出好闺女是不?”

  张秋花听了很不是滋味,出言反驳村长。

  “你以为呢?你教育的好能跟人钻树林子?我告诉你,这是看在乡里乡亲的面子上,不然你闺女也送去公社,给脸不要脸,边呆着去。”

  村长的权威是一个泼妇能挑战的,李耀祖毫不客气的开口骂她。

  “都散散,你们赶紧商量婚事,别到时候闺女肚子大了,更丢人。”

  村长开始驱散人群,这丑事大伙咋这么愿意看呢?

  “走吧!没热闹看了,陆家媳妇,女大不中留,这都和人钻树林了,赶紧的吧!”

  “对对,快点结婚是正经事,这都迫不及待了。”

  “哈哈。”

  人群你一言我一语,可把张秋花气坏了,闺女长得不错,她还想着给她找个吃公粮的城里人呢!

  这就自己作践自己,找了个知青,还是臭老九的孩子,以后她们家在村里是没脸见人了。

  “赶紧给我滚回家,丢人现眼的东西。”

  她使劲儿拧了陆思瑶一下,这还是她第一次对闺女下死手。

  “呜呜。”

  陆思瑶疼的捂着胳膊哭起来,走一步三回头,还在看着她的情郎孙国栋。

  人渐渐散了,孙国栋再也站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双手用力的薅自己的头发,他怎么没看清楚是谁就下手呢?

  让他娶陆思瑶他不甘心,在农村结婚是不能返城的,不娶她?那就得进监狱,别说回城了,后半辈子都毁了。

  再说陆思慧,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就只做她的鞋。

  陆少涵满地乱转,心里一直惦记着,陆思慧抿着嘴不吭声,只要弟弟不出去,她就不管他,由得他转。

  拿着针拨了拨煤油灯的灯芯,昏暗的光线,跳动一下,比刚才亮多了,她低下头继续手里的活。

  “当当当。”

  屋门被人砸的山响,陆思慧顿时警觉起来。

  “少涵,你记住,一会儿来的若是二婶,你就说我又晕了,因为照看我,才没出去的。”

  她对着弟弟招招手,等他过来,趴在他耳边低声交代一句,快速的把东西收起来,拽了枕头躺在炕上。

  陆少涵不明白姐姐为啥让他这么说?但是他已经习惯听姐姐的话,也没反驳,点头答应着朝门口走。

  “谁呀?”

  “是我,快开门。”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