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

  陆少涵低声说了一句,眼睛看着脚上的新鞋,心里美滋滋的。

  “去睡觉吧!明天咱们要上山,该赚点钱了。”

  陆思慧笑了笑,眼神变得悠远起来。

  眼下她手里没有钱,只能做些没有本钱的生意,编花篮卖,前世的时候,她学过这门手艺,是和南方一个阿姨学的,编出的花篮很漂亮。

  花篮可以用柳条编,也可以用苞米叶编,眼下苞米叶显然是不行的,太绿了,要那种枯萎的叶子。

  柳条山上可是有的是,编点花样,估计能好卖。

  陆少涵看到姐姐像是在想事情,也不敢打扰她,推门回屋睡觉去了。

  睡觉的时候还抱着他的一只新鞋,稀罕的不得了,睡着了嘴角都挂着笑。

  陆思慧又忙了一个多小时,总算把另一只鞋也做好了,在这方面,她实在是有些笨。

  伸了一个懒腰,揉揉生疼的眼睛,在煤油灯下干活是最伤眼的。

  下地简单的洗漱一下,到院子里上厕所,农村各家都有一个小厕所,肥料可以用到自家园子里,肥水不流外人田。

  刚刚脱了裤子蹲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二婶的哭喊声,伴随着她的哭喊声,还有男人的惨叫声。

  她急匆匆的上完厕所,趴在墙头上朝外看。

  见二婶哭着从家里出来,她身边还两个男人,其中一个人后背着个人。

  光线太暗了也看不清楚,只能看到几个人影。

  眼眸闪了下,陆思慧冷冷一笑,不管背着的那个人是谁?她都当笑话看,能看到二婶哭,她就高兴。

  “老天爷您真公平。”

  她笑着仰起头,看着天空低声说了句,转身回屋了。

  第二天清晨,太阳透过薄薄的窗帘照进屋内,农村的清晨你是别想睡着觉的,夏季,公鸡四五点钟就开始打鸣,比时钟都准时。

  她坐起来,昨晚睡的很好,一个梦都没有做。

  其实她很怕做梦,怕梦到小波掉落山崖的情景,怕梦到他喊妈妈救我......

  “少涵,昨晚我发面了,咱们今天蒸窝窝头吃。”

  出了屋,看到弟弟在烧水,看样子是想做糊涂粥。

  陆思慧忙喊了一声,她话说完,明显看到弟弟的神情滞了一下。

  “放心吧!靠着大山饿不死咱们的。”

  陆思慧笑了,不就是担心粮食不够吃吗?

  “好。”

  陆少涵咬咬牙,听姐姐的,吃窝窝头。

  陆思慧没让他去做饭,而是亲自去蒸的窝窝头,家里什么菜都没有,连咸菜都没有。

  眼里闪过自责,以前的自己真是混蛋,这些活弟弟太小根本就不会。

  姐俩吃过饭,陆思慧拎着镰刀,背着背篓招呼弟弟一起上山。

  陆少涵的脚上穿着崭新的鞋,脸上都笑开花了。

  “瞧你,至于那么高兴吗?”

  陆思慧看到弟弟的笑,心里也跟着高兴,自然也就跟着笑。

  “哼哼,真是没心没肺的东西,你二婶家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还能笑出来?”

  门口站着马春妮和赵明艳,马春妮黑着脸骂陆思慧,她今天来是有事的,本来想心平气和的说,可在看到陆思慧的笑容时,心里的气忍不住,说话就刻薄的很。

  “我有什么笑不出来的?过日子是给自己过的,难不成婶子喜欢看到我哭?”

  陆思慧眼神清冷的看着她,声音里透着冷淡。

  说完不再看她,回身把篱笆门关上,带着弟弟朝山上走。

  “你给我站住。”

  马春妮受不了她这冷淡的样子,从辈分上她是长辈,从身份上,她是她未来的婆婆,她竟然敢给她脸子看?

  “没时间。”

  谁知道,陆思慧脚下根本就没有停的意思,头都没回,就冷冷的扔给她一句。

  “呸,还当自己是娇贵小姐呢?”

  赵明艳气的啐了她一口,想到昨晚的事,她就觉得扎心。

  后悔去看陆思瑶和孙国栋了,现在事情闹的这么大,眼看着心上人就要娶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她恨死陆家人了。

  “我告诉你,我们家是不会要你们陆家的闺女,你死了这条心吧!”

  马春妮气急败坏的对着陆思慧的背影吼起来,她来就是这个意思,明着告诉陆思慧,让她自己去找村长退亲。

  可是这丫头一点不给她面子,当她不存在,可把她气死了。

  “不稀罕。”

  陆思慧冷淡的声音飘过来,马春妮更气了,许她嫌弃陆思慧,可听到她这样回答,她心里倒不是滋味了。

  “不稀罕你去找村长退亲,有本事别进我家门。”

  她这边是扯着脖子喊,人家陆思慧那边已经走远了。

  “呦,这老婆婆也太凶了,一大早就杀到儿媳妇家,下马威不小呢!”

  周大娘听到马春妮的声音走出院,不满的看着马春妮。

  儿子抱了人家闺女两次,全村人有一大半都看到了,这当妈.的还想赖婚?自己赖不掉,就想让儿媳妇自己提出退婚,这如意算盘打的山响。

  “关你什么事?”

  马春花不满的瞪了周大娘一眼,儿子和陆思慧的事情,这娘们也多嘴了,不然也不会被订下来,一想起儿子要娶那个陆思慧,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周大娘这次还来多嘴?她看她就更不顺眼了。

  “不想娶人家姑娘,逼上门欺负人,有本事自己去找村长,逼思慧干什么?是不是欺负她没有父母?”

  周大娘可不怕她,家里根红苗正,公公以前是红军,在村里,村长都要敬着她家呢!会怕她马春妮?

  “哼。”

  马春妮骂人撒泼行,讲道理论口才就是废,偏偏周大娘嘴厉害,讲道理就没输过,她完败撤退。

  陆思慧不知道身后的争吵,上山的路上,闻着青草和花香混合的味道,她忍不住深呼吸,嘴角挂着甜美的笑容。

  “姐,你带着竹筒做什么?”

  陆少涵看到姐姐背篓里立着四根半米长的竹筒,忍不住问了一句。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陆思慧保持神秘感,回头对着弟弟眨眨眼,笑着扔给他一句,迈开大步朝山边走去。

  “到底是做什么的?”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