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瑶大言不惭的开口要钱,陆思慧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手,白白嫩.嫩,根本就没干过农活。

  想必二婶是想让她嫁到城里去,前世陆思瑶也真的嫁到城里了,可人家根本瞧不起她一个农村姑娘,最后离婚收场。

  之后她不知道在哪里知道孙国栋的消息?跑来找孙国栋,那时候正好小波被确诊是弱智,孙国栋把一切责任都推到自己身上,陆思瑶一来,俩人就打的火.热。

  最后孙国栋为了她和自己离婚了,孩子也不管都扔给她,带着陆思瑶去享受荣华富贵。

  只不过无情的人无论何时都不会长情的,陆思瑶并没有和孙国栋好多长时间,就被一个只有十八岁的小姑娘挤了下去。

  她的下场最终什么样?陆思慧不知道,那些年她一个人带着小波艰难生活着,为了孩子,她什么苦都吃过,什么累都捱过。

  那时候不止是恨孙国栋,也恨她这个妹妹。

  当初她说的明白,为了不让她抢走孙国栋,这才让她去设计赵晋琛,自己苦难的一生都是拜她所赐。

  “发什么呆?那钱本来就是我妈给你要来的,现在拿出来救急,你别说你舍不得?”

  陆思瑶见陆思慧眼睛发滞的看着她的手,顿时就气急败坏起来,不再装好妹妹了,指着陆思慧的鼻子吼她。

  “嗤,思瑶,你看到赵家给我彩礼了吗?”

  陆思慧收起心情,冷笑看着面前的陆思瑶,她还那么年轻,就已经是村里人口中的破鞋,却还没有收敛她贪婪的本性。

  “没给你?怎么可能?都已经答应了,是不是你舍不得?”

  陆思瑶怀疑的看着陆思慧,她还记得那天妈妈被挠的满脸都是伤,回来后气急败坏的说陆思慧太独食,一分钱好处都没给她。

  也就是那天她知道陆思慧得了二十块彩礼钱,还有手表呢!

  想到手表,她眼里就闪过一抹不甘,她也想要,可孙国栋是买不起了。

  想到自己结婚会很寒酸,就有些后悔昨晚的冲动。

  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她已经是他的人,全村人都看到他俩在一起的场面,想再找对象是不可能了。

  “真没给我,因为你昨晚做的事,赵晋琛的妈妈今早来退婚了,我也答应她,所以这彩礼么,没有。”

  陆思慧说这番话的时候在笑,很是无所谓的样子。

  陆思瑶皱眉看着她,都被退婚了她还能笑的出来?

  “退婚你还能这么高兴?还有别把退婚的事赖在我头上,是你自己设计赵晋琛的事被他家发现了,人家才不要你。”

  “呵呵,我设计的?陆思瑶你好好想想?算了这事我不想再说,退婚也好,结婚也是怨偶,没啥意思。”

  陆思慧云淡风轻般的说着,手下还忙着自己的活,仿佛被退婚她更高兴。

  “你......你是不是傻了?在村里被退婚了,你还能嫁人吗?”

  陆思瑶幸灾乐祸的看着她,自己嫁的寒酸,也不希望陆思慧嫁的风光。

  但是又怕她不结婚,这房子到不了她家手里,她也想住这么宽敞明亮的房子,不愿意住在自己家的“土寒窑”。

  所以她是矛盾的,一面不希望陆思慧嫁人,一面又希望她马上出嫁。

  “姻缘天注定,不是我想不想,是我和赵家小子就没有缘分,所以我不在乎退婚。”

  陆思慧抬头看着她笑,把陆思瑶的纠结都看在眼里,发现她活的还真累。

  她们的对话被门外的赵晋琛听到,他锐利的双眸里闪过一抹困惑,真搞不懂陆思慧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之前她还在村长家求村长做主,那是一定要嫁给他,现在又说不在乎退婚?

  难道她是得了便宜卖乖?

  一定是这样,因为心里有底,村长是不会同意他们退婚的,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说。

  “哼,虚伪的女人。”

  拎着兔子转身就走。

  之前在山上,他看左右没人,脱了衣服在溪水里洗澡,突然就听到他们姐弟的声音。

  赤.身裸.体的他被迫潜到水里,看到陆思慧在河边埋竹筒,也听到他们姐弟的对话,觉得这姑娘也许不是坏人?

  最主要的是她的笑容,纯净的像是雪山般圣洁,她的眼神更是明亮澄澈,有坏心思的女人,又怎么能有这样清亮的眸子?

  那一刻他被她的笑容吸引住,再听到她的话,觉得不是无知的村姑,至少还知道不问自取视为贼也。

  这话没文化是说不出来的,他觉得很好奇,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再然后就是这只兔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想偷偷送到她家。

  没想就听到她们姐妹的对话,她好像并不在意他们的婚事,既然如此为什么要纠.缠他?干脆提出退婚不就得了?

  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有种被人嫌弃的感觉。

  回到家,看到妈妈马春妮坐在院子里骂人,仔细一听骂的就是陆思慧,他不由皱起眉。

  “妈,别骂人。”

  他很不喜欢妈妈的性格,张嘴就骂人,骂的很难听,就像是泼妇一样。

  “儿子,我告诉你,陆家姐妹就没有好东西,咱们可不能捡破鞋穿,昨晚上她妹妹和知青点的男知青钻树林了,被妈妈亲手抓住,你说一个大姑娘家,多不要脸?没结婚就跑去和人鬼滚,打死都不能要陆家的闺女,不然你就得戴绿帽子。”

  马春妮看到儿子回来了,急忙迎上去,把昨晚自己的丰功伟绩讲给儿子听。

  “妈,娶不娶她,和帽子没关系。”

  赵晋琛眸色深深的看了母亲一眼,声音冷沉的开口。

  “呃,这不一样,妈就是个比喻,就是说陆家的闺女要了,会在外面找野男人,到时候你没脸见人。”

  马春妮尴尬了,想了想又改变了说法。

  “妈,如果你有好办法,这婚事早就退了,没有办法退婚,若是我真娶了陆思慧,你今天的话,就成为别人的笑柄,没事也变成有事了,你让我怎么见人?”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