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的小溪边,那是蛙声阵阵,夕阳的余晖照在水面上,映红了溪水,波光粼粼,别样的美丽。

  若是手上有照相机,她一定毫不犹豫的拍下来,兴许就能得了摄影大奖。

  脱下鞋,光着脚,朝着白天埋竹筒的地方走去。

  经过一天的阳光照射,溪水很温暖,脚踩在水里很舒服。

  她真想脱下衣服好好洗一个澡,现在的水温正合适,而且重生后她一直没有洗澡,身上很难受。

  “少涵,脱鞋和姐姐过去。”

  陆思慧回头喊弟弟,他拎着水桶在岸边傻看自己,一点下水的意思都没有。

  “哦,好。”

  陆少涵只是奇怪姐姐想干啥?听到她喊自己,答应一声,脱下鞋小心的放好,这可是姐姐熬夜给他做的新鞋,他珍惜的很。

  “快点。”

  陆思慧已经走到埋竹筒的地方了,白天热,鱼愿意找阴凉地方,她这也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第一次实践,不知道行不行呢?

  先小心的撤去伪装,用手堵着竹筒的口,小心的拿起一根,陆少涵拎着水桶过来,呆呆的看着姐姐。

  她啥时候把竹筒埋在这里的?

  “拿桶接着。”

  陆思慧看到弟弟像是傻了一样,只得开口招呼他。

  “哦,好。”

  陆少涵忙把水桶递过去,好奇的看着姐姐把竹筒往水桶中倒。

  “呀!有鲶鱼,有泥鳅。”

  哗啦啦的响声过后,陆少涵惊喜的声音响起来,他太兴奋了,姐姐怎么会这么高级的办法打渔?

  “嘘,小声点。”

  陆思慧把手指放在唇边,示意弟弟谨声。

  一共四个竹筒,全部倒了一遍,还别说收获不小,泥鳅不少,足足有三斤左右,鲶鱼不太多,只有三条,还都不大,一尺左右,可在她看来已经很高兴了。

  出师告捷,这也是意外之喜。

  “你拎着去岸边等我。”

  陆思慧把竹筒倒完,吩咐弟弟回岸上,自己继续把竹筒埋下去,隐藏好。

  俩人都没有看到,岸边的树林里有一个人在注视他们,目光里带着惊诧。

  陆思慧埋完竹筒,站直身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她想洗澡的心,压都压不住。

  “少涵,你帮姐姐看着点人,姐想洗个澡。”

  她冲着弟弟喊了一声,小男子汉在,她放心。

  “哦。”

  陆少涵脸红了,拎着水桶朝树林里走。

  陆思慧看到他走远了,自己在水里淌着朝一旁的隐蔽地方走去。

  树林里那个人,听到她要洗澡,眼里闪过一道厉色,人却很君子的背过脸去,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只是背过身,却没有离开。

  陆思慧找到没人的位置,快速的把衣服脱下放在岸边,蹲进水里,温暖的水漫过她的肌肤,水波流动,像是在为她按摩。

  一天的辛劳就在一瞬间消失,忘我的在水里游了起来,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自由自在的鱼,享受这一刻的轻松。

  那个人听到划水的声音,剑眉深锁,愤怒转身,寒芒般锐利的眼眸,冷凛地看向水面,当看到一道白色的影子,在水中若隐若现时,脸色一红又迅速转回去。

  正在畅游的陆思慧有种异样的感觉,像是被人在暗中窥视似的?

  她把身体埋在水里,紧张的观察四周,静悄悄的树林,藏个把人根本看不到。

  蛙鸣阵阵,好像比刚才呱噪了许多,这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干脆不洗了,快速的游到岸边,找到自己衣服穿上。

  惶恐不安的心才算是静下来,淌着水走回去,上岸后看到弟弟拎着水桶警惕的看着小河周边。

  心里顿时觉得踏实了,她忘了,现在不是她一个人,她还有一个贴心的弟弟。

  前世自己就是太孤立无援,所以她遇到事情,总是一个人去面对,这都养成习惯了。

  “少涵,走,姐姐去下一个套子,看看明天能不能有收获?”

  陆思慧走过去揽住弟弟的肩膀,她没有跟他去抢着拎水桶,那点重量对弟弟不算啥,对她来说可就重了。

  “姐姐,你会吗?”

  陆少涵不相信的看着她,发现自从姐姐落水之后,像是啥都会了?

  “试试呗,没吃过肥猪肉,还没见过肥猪跑?”

  陆思慧笑了,再次揉揉他的脑袋。

  姐弟俩有说有笑的朝着林子里走,那个人躲在林子里的男人,急忙闪身到大树后面,陆思慧还是没有发现他。

  下套子她找的是藤条,弄了半天做了一个套子,估计是没啥用,毕竟实践出真知,这在书本上看到的东西,显然不成熟。

  放在一个树下,找了点树叶烂草做了隐蔽。

  “姐,这能行吗?”

  陆少涵是看到过孙皮蛋下套子,绝对不像他姐这样。

  “不知道。”

  陆思慧回答的很不确定,其实她觉得不可能有收获,若是这样都能行,村里家家都能套到野物。

  “回去吧!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碰运气,没准就瞎猫碰上死耗子呢!”

  她拍去手上的草屑,做人应该知足,她得了这么多鱼,已经是意外惊喜了,别太贪心。

  他们走后,那个人来到她下的套子前,冷冷的勾起嘴角,弯下腰拿起她做的套子,嫌弃的扔到地上。

  迈步要走的时候,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蹲下来拿起陆思慧做的套子研究起来。

  下山的时候,有一片青草地,陆思慧早晨就观察过,这里好多野花,都很美,不过她现在不想采,明早再说,带着露水的野花最美。

  姐俩开心的下山,丰收总是让人心里喜悦,陆少涵想着晚上能有鱼吃了,忍不住吞起口水,好久没有吃到荤腥了,哪怕是泥鳅,在他眼里也是美味。

  等俩人下山后,发现老槐树下已经没有几个人,就剩下孙家的姐俩抻着脖子朝着山里看,在看到她们姐弟身影时,两人窃窃私语了两句,不怀好意的迎着他们姐弟走过去。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