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吧!咱们又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陆思慧听到弟弟提起陆少成,眸中闪过一抹冷笑,知道她也不想去,面对弟弟的询问,她淡淡的回答一句,就闭嘴不言,明显是不想再讨论下去。

  蘑菇装好了,她怕晚上下雨,和弟弟一起抬到仓房,仓房里比较阴凉,蘑菇不会烂掉。

  那两个花篮被她拿进屋里,这个明天有用,最好有油漆,刷上点颜色就更好卖了。

  “姐,今晚咱们炖泥鳅吃吧!”

  陆少涵等了半天,眼睛一个劲儿看水桶,他馋了。

  “少涵,明天抓的鱼咱们再吃,这些姐姐拿到县里换钱。”

  陆思慧看到弟弟的馋样,几乎就心软了,最后还是硬着心肠拒绝他。

  家里什么都没有,这些都要钱买,她翻箱倒柜,连一分二分的钢镚都算上,也不过只有八毛钱。

  坐车就要两毛钱,剩下的钱只够买二斤盐。

  她看了,家里现在不止缺盐,荤油还是找周大娘要的,那么一点也就够吃三四顿,酱油,醋,碱面,肥皂,这些生活必需品她家都没有。

  每一分钱都得花在刀刃上,不能浪费,至于弟弟馋鱼了,改天再说,不差这一天。

  陆少涵眼里闪过失望,却懂事的点点头,可他这样,陆思慧更心酸。

  “少涵,姐姐答应你,明天,明天让你好好吃炖鱼。”

  她揉揉弟弟头上的乱发,柔声哄他。

  “好,我不馋,拿去换钱。”

  陆少涵抬头望着姐姐笑了,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少涵,姐姐帮你剪头发吧!”

  看着弟弟像蒿草一样的乱发,陆思慧突然提议。

  “好。”

  陆少涵笑了,他没钱去剪头发,就这样越来越长,乱糟糟的,下地回来,头发里又是土又是草棍,跟逃荒的一样。

  “烧水,洗头。”

  陆思慧给他派了任务,自己则去揉面准备蒸窝头,看着见底的面袋子,她秀眉微锁,随即嘴角微微扬起。

  哼着歌把家里的土豆找出来削皮,她打算做个土豆丝汤,上面蒸窝头,香喷喷的吃一顿,多出来的,明早放锅上一蒸就能吃。

  听着姐姐哼的歌,陆少涵开心的裂开嘴,傻乎乎的笑着,干活都不觉得累,很快水热了,他舀了倒在盆子里,端到一旁洗头。

  “姐姐,锅给你让出来了。”

  家里只有这一口大锅,烧水就不能做饭,陆思慧点头应了一声,过去把大锅里剩下的水舀出去。

  “洗完了冲冲。”

  这时候的人大多数都有虱子,主要是不注意个人卫生,半个月不洗头,一个月不洗澡,身上的衣服更是不常洗,害怕洗坏了。

  让那小小的虱子找到生存的土壤,时处当下的少涵自然也不例外,她要想办法给他绝了。

  “知道了。”

  那边陆少涵笑着答应,现在姐姐说啥他都愿意听。

  陆思慧把大锅刷干净,周大娘给的荤油都化了,她往锅里倒了一点点,也就油了个锅底,放上从山上采回来的野洋葱,炒出香味倒上水。

  转身去把削好的土豆洗干净,拿着菜刀,当当当的切起来,她的手艺很不错,土豆丝切的非常细。

  这边切好了,那边大锅也就开了,把土豆丝倒到锅里,上面放上帘子,拿过揉好的苞米面,巧手翻飞,一个个窝头就在她手下诞生了,最后一块面也变成窝窝头后,她盖上了大锅盖。

  陆少涵那边已经把头洗好了,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笑什么?”

  陆思慧笑着问弟弟,这脸上也没花,至于看着她乐吗?

  说话间拿水把面盆刷干净,顺便把手洗干净,那边陆少涵已经把毛巾递过来。

  “姐姐,给你毛巾。”

  “谢谢。”

  陆思慧接过毛巾,眼眸闪动一下,弟弟的确太懂事了,她前世怎么就看不到他的好?

  “姐姐,你蒸窝窝头真好看。”

  她在擦手,那边陆少涵在拍她马屁。

  “嗤,蒸窝窝头有啥好看的?进屋,姐姐用剪子给你剪头发。”

  陆思慧忍不住笑出声,伸手推着陆少涵进了自己屋。

  “姐,你的手白,苞米面是黄.色的,窝头在你手上,可好看了。”

  陆少涵不那么怕姐姐之后,就变成话痨,实在是以前陆思慧都不搭理他,陆少成又总欺负他。

  下地干活都是大人,他岁数小就和老娘们分在一起,这些女人说的都是东家长西家短,有时候还聊点荤磕,他也插不上话,时间久了,少年都快成自闭症了。

  “这就好看了?”

  陆思慧笑了,到炕上的簸箕中找剪子,用手试了一下,根本就不快,她到厨房找了碗,翻过来把剪子在碗底蹭起来。

  “姐,不剪头了?”

  陆少涵等的着急,就跑到厨房,看到她在磨剪子,忍不住问了句。

  “剪子不快,差不多了,进屋。”

  陆思慧边回答,边试了试剪子,感觉比刚才快多了,就招呼弟弟进屋。

  要说剪头,她也是到城里以后学的,离开孙国栋那些年,自己带着小波,真是十八行武艺学了个遍,只要能赚钱,多苦多累她都咬牙坚持,最后才固定在开服装店上。

  大剪子毕竟不像专用剪发的小剪子那么好用,她很怕剪到弟弟的耳朵,所以速度很慢。

  “嘘,可算好了。”

  对着镜子看一眼,她的手艺还没忘,头剪得还不错,弟弟真的很帅,和她一样,有一双水眸流转的桃花眼,再大些能迷死村里的小姑娘。

  “姐姐,你怎么什么都会?”

  陆少涵看着镜中的自己,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之前他想的是姐姐也就给他剪短了,肯定是七长八短,但也比现在的蒿草强。

  却不想姐姐给了他一个大惊喜,利索的头型,使他看起来精神抖擞。

  “瞎剪的,好了,准备吃饭。”

  陆思慧笑了,她对自己的手艺也很满意,感觉很骄傲。

  让弟弟扫地,她去厨房起锅,时间刚刚好,锅盖拿开后,屋里热气弥漫,两步内都看不到人。

  “思慧在家吗?”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陆思慧听到他的声音后,眼中的笑意不见,目光冷凛的看向门外。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