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开了,一个男人急匆匆走进屋里,看着满屋缭绕的热气,闻着扑鼻的饭香,他不由皱起眉。

  “思慧,那边你弟弟在医院等着钱救命,你这边倒是吃香的喝辣的,看都不去看一眼?”

  “二叔,我们就是吃个窝头,哪里吃香的喝辣的了,少成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再说去看了,他也好不了,不是吗?”

  陆思慧把窝头端到桌上,对站着门口生气的二叔陆家山不冷不热的回了句。

  转身去碗架子里拿盆,准备把土豆丝汤舀出来。

  “什么话?思慧,我可是你亲二叔,一笔写不出两个陆字,你爸死了,就是我和你二婶照顾你们姐弟,没有我们照应着,你们现在还能吃上窝窝头?”

  陆家山不满的瞪了陆思慧一眼,他家晚上都只喝糊涂粥,干的都是中午才舍得吃,这丫头太不会过日子了。

  说话间过去拿起一个窝窝头,也不怕烫,掰开了就往嘴里扔。

  “二叔,这窝窝头是我弟弟出工分赚回来的,我爸死后,我可是没看到二叔一毛钱东西。”

  陆思慧讥讽的看向二叔,他和二婶狼狈为奸,前世弟弟被害的好惨,她就不信他不知道?

  现在跑这里买好来了,可是她还真找不出他对她们家好过?

  “放屁,我没给过你家柴火?”

  陆家山被侄女抢白的脸上泛红,啪啪的猛拍桌子,差点给掀了。

  “柴火?哦,我想起来了,去年生产队掰完苞米的苞米杆是吧?那不是因为你偷拿了,被生产队发现了,才往我家放的吗?因为这个少涵还被大队揪去训了两天。”

  陆思慧冷笑一声,不说这事还好,她这个二叔奸懒馋滑,不愿意上山捡柴火,就偷生产队的。

  结果被发现了,他一口咬定是陆少涵拿的,幸好现在不兴批斗了,不然非给挂上挖社.会主.义墙.角的罪名去游街。

  “你......少涵是孩子,村长又照顾你家,自然不会说什么?”

  陆家山连着被侄女打脸,就有些下不来台了,来时候的气势也弱了许多。

  “二叔。”

  陆少涵从屋里出来,对这个二叔他亲不起来,自从爸爸死后,他看自己的目光阴森森的,那感觉很慎人。

  “嗯。”

  陆家山看到陆少涵就皱起眉,暗地里磨牙,怎么出事的不是他?

  “对了,前天你不是应该和你堂哥去套黄皮子吗?怎么后来不去了?”

  想起这件事就生气,他冷飕飕的盯着陆少涵,摆出长辈的架子训他。

  手里的窝头没闲着往嘴里放,吃没了还想去拿的时候,发现陆思慧已经把窝头拿走了。

  “不是,思慧,二叔来你家吃个窝头都不行了?你还藏起来?”

  他气的双眼瞪的像铜铃,脸色涨红的指着陆思慧骂。

  “二叔,我家就剩下这一点粮食了,这是我和弟弟三天的口粮,你的饭量,我们还真供不起。”

  陆思慧脸上在笑,声音也是不疾不徐,但是窝头却被她放在碗架里,坚决不给陆家山吃。

  “你......好好,我算是看出来了,不怪思瑶说你变了,和二叔家掰生了是不是?你二婶为了你的婚事被马春妮挠了满脸伤,你是不是该表示一下?这样吧!你二婶帮你要了二十块钱,先拿出来给二叔用用,医院里没有钱了,人家不给少成用药。”

  陆家山为了钱,把火气压下去,伸出手朝陆思慧伸过去,摆明了,不给钱就不走了。

  “二叔,我家哪有钱?彩礼没给呢!再说我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还没结婚就打到一起,我嫁过去也没好日子,已经和赵家大小子说好了,这婚事作废。”

  陆思慧好笑的看着他,这是明要了,之前这两口子,明着暗着把她家的东西划拉走多少?要不要脸了还?

  干脆把他的希望打灭,别拿亲事说事,她还不想嫁呢!

  “啥?”

  陆家山厉喝一声,他可是指着这二十块钱呢!

  那边儿子要锯腿,医生说晚了就没命了,可他上哪里弄钱?

  最后还是媳妇给他出主意,说陆思慧这边有彩礼二十块钱,还有手表,他才连夜赶回来的,这边告诉他婚事取消了,那哪行?

  “我配不上赵家大小子,这婚事作废了。”

  陆思慧好笑的看着他,这么激动干什么?

  是不是眼看到手的鸭子跑了,受不了了?

  “那不行,等着钱救命呢!不光不能黄,咱现在就去他家要钱。”

  陆家山伸手拽着陆思慧就走,这事还能由着她一个黄毛丫头?反天了呢?

  “二叔,你放开我姐。”

  陆少涵害怕他伤害姐姐,过去想掰开他的手,被陆家山一把推开。

  “起开。”

  心里生气,手上也没控制力度,反正在他眼里,这对姐弟都是碍眼货,最好都滚蛋,这房子就是他的了。

  陆少涵没防备他会推自己,往后倒退数步摔在地上,倒地时脑袋撞到锅台,眉角被撞了个口子,鲜血顺着脸往下淌。

  “少涵。”陆思慧惊叫一声,用力甩陆家山的手,可他的劲头大的很,手腕像是被铁钳子夹住似的,根本就挣不开。

  “没事,就磕破点皮,那边你堂弟等着救命呢!”

  陆家山回头看了一眼,毫不在意陆少涵被他打坏,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还拽着陆思慧往外走。

  “放开我。”

  陆思慧恨极了,低头用力咬在他的手腕上,因为恨意,她咬的很重,下的是死口。

  “哎呀,疼死我了,你这个死丫头。”

  陆家山惨叫一声,感觉手腕上钻心的疼,他抬手就打,也不管脑袋还是屁.股,下手特别重。

  陆思慧不论他怎么打,就是不松口,把全身力气都聚集在牙齿上,她恨死这个二叔了,道貌盎然的伪君子。

  爸爸活着的时候,没少接济他。

  爸爸死了,他和二婶为了她家房子,害的弟弟没了一条腿,后来又被他们逼的上吊自杀。

  今天为了抢钱,还把弟弟打伤,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她恨不得吃了他肉。

  “二叔,不许打我姐姐。”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