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涵不顾自己的伤,扑上去抱住姐姐,用自己的身体去承受二叔的拳头。

  “咬死我了,我宰了你。”

  陆家山打不到陆思慧,手腕可是被她死死的咬住,疼的他惨叫连声,眼里闪过杀意。

  她家的吵闹声,把隔壁的周大娘一家惊动了,老周头和儿子媳妇,还有周大娘一家几口跑过来。

  看到的画面就是陆家山死命的在打陆少涵,凝眉瞪目,咬牙切齿,握着拳头专往孩子脑袋上打。

  “住手,陆家山,有你这么欺负孩子的吗?”

  周大爷过来拽住他的胳膊厉喝一声,欺负人都欺负到家里来了。

  孩子才十四岁,经得住他的拳头吗?

  “松开我。”

  陆家山呲牙咧嘴的惨叫,右手被陆思慧咬着,钻心的疼,老周头又捏着左手腕子,他的手劲大,感觉自己手腕快断了。

  连声让俩人放开他,偏偏陆思慧这会儿像是疯了一样,就是不松口。

  血顺着她的嘴角流下,肉都快咬下来了。

  “思慧,别咬了。”

  周大娘心疼她,过来拉她,这是把孩子逼成什么样了?

  那么温柔的姑娘,都被逼张嘴咬人了。

  “周大娘,呜呜,他逼我给他拿钱,让我去找赵家要彩礼给他。”

  陆思慧看到周大娘,才从疯狂状态缓过来,扑到她怀里放声痛哭。

  夜晚的时候,这哭声传的远,周围的村民都听得到,住在前院的赵晋琛自然也听到了。

  他只穿着背心就跑出来,辨别方向后,他跟着村民一起来到陆思慧家。

  “你还是人吗?你哥哥活着的时候没少拉巴你家,尸骨未寒,你就来欺负两个孤儿,要脸不?”

  周大爷气愤的指着陆家山痛骂,陆少涵眉脚还在流血,眼眶也被揍青了,可能是头晕,此时捂着头蹲在地上,脸色很苍白。

  “周大哥,我有什么办法?孩子在医院抢救,我手里又没有钱,只能朝思慧借,又不是不还了,她就是不肯,太绝情了。”

  陆家山还在狡辩,生气的看着自己手腕子,血肉模糊,伤口的肉都朝外翻着,这是亲侄女吗?下死口啊?

  “周大娘,我告诉他了,我没有钱,他逼着我去找赵家要,我说了,这亲事不成,不肯去要彩礼,他就把少涵打了,呜呜......”

  陆思慧自然不会给他翻身的机会,挑着有利于自己的话说。

  村民这还有啥听不懂的,彩礼不是陆思慧要的,是她们两口子逼着孩子要。

  自然联想到逼婚赵家的事情,也是他媳妇去找马春妮打架,无利不起早,原来是为了彩礼钱。

  卖大哥的闺女换钱给自己花,真不是人。

  “没钱就能逼孩子?思慧够可怜的了,赵家不认这门亲事,村里闲话又那么多,你现在逼孩子上门要彩礼,以后她嫁过去,在婆家的日子怎么过?”

  周大娘气的脸都白了,大哥死了,当叔叔的不帮衬,也别害孩子啊!

  “我儿子在医院里抢救没钱,你给拿啊?我这不是没办法了吗?”

  陆家山冲着周大娘大喊大叫,这娘们烦人,他家的事情,关她什么事?

  “你个大老爷们都没办法,孩子能有什么办法?把家里的东西卖了换钱。”

  周大爷见他还不知悔改,和自己媳妇吼,手上就用了力气,疼的陆家山咧嘴惨叫。

  “大哥,松手,断了。”

  “知道疼了?以后离这两孩子远点。”

  周大爷摔开他的手腕子,给他下了命令。

  “大哥,你打我,骂我都行,现在孩子在医院等钱救命,我得筹钱啊!赵家的彩礼钱还有手表,这都是救命的,你不能不让我去要。”

  陆家山揉着手腕子,大哥死了,他就是一家之主,彩礼自然是应该交到他手上。

  别说这还得救儿子,就算是不救,这钱也该给他。

  “二叔,我都告诉你了,我和赵家小子不可能,这彩礼你就不用打主意了。”

  陆思慧抬眸看向他,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恨意。

  她恨不得陆少成去死,怎么可能拿钱救他?

  少涵前世就是被他们带到坟地,掉到陷阱里,被夹子夹了腿,本来若是救上来及时,他的腿不用锯掉。

  可是陆少成把跟着去的人都支走了,不让他们回村说,吓唬他们这是要被批斗的。

  一晚上时间,还是她求村长带人去找,最后找到几乎昏迷的陆少涵,耽搁时间太久,血管坏死,永远失去一条腿。

  如今不是自己重生,少涵还是会被他们陷害,想让她拿钱去救仇人,不可能。

  “呦,我家的彩礼可不能给你花。”

  马春妮在人群里听的清楚,见陆家山打着她家彩礼的主意,气的鼻子都歪了,跳出来直接拒绝。

  “凭什么?我家水灵灵的大姑娘被你儿子抱了,你们不负责,我就追到他单位去闹,看你儿子还能留单位不?”

  陆家山见到手的肥肉跑了,顿时就露出无赖嘴脸。

  “我不是你姑娘,你不能拿我换钱,是我自己不嫁赵晋琛的,单位来问,我也会如实说。”

  陆思慧这时候豁出去了,也觉得时间刚刚好,让大伙都认为她为了不让二叔去闹赵家,才拒婚的。

  “你个死丫头,下贱坯子,愿意被男人白抱是不是?”

  陆家山看到她竟然坏自己的事,抬手就是一耳光,陆思慧明明可以躲开,但是她咬牙接下来,只不过在二叔手落下来的时候,她偏了下头,减轻了力度,却也还是火.辣辣的疼。

  “不许打人。”

  赵晋琛怒喝一声,迈开大步冲出人群,把陆思慧护在身后。

  人高马大的男人,自带煞气,不怒自威,何况他现在是在盛怒之下。

  陆思慧太可怜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替自己着想,也许以前他错怪她了?

  陆思慧傻傻的看着他坚实的臂膀,他竟然为她出头了?还把她拉在身后保护她,这不是在做梦吧?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