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亲的事情明明都差不多了,怎么到了最后又完了?

  感觉这个陆思慧就是个祸害,挨着她就没好事,父母双亡,爸爸还是横死的,本身就不吉利。

  有那么个堂妹,她能好了才怪?

  那个孙国栋之前,可是一直在她家门口转悠,没准早就和她有一腿。

  想到要娶回家一个不干净的女人,她就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马春妮,明天我让我媳妇过去,你把彩礼准备好,然后看个日子,早点完婚。”

  在马春妮怨毒的目光下,防止她再到处败坏陆思慧的名声,李耀祖对她发布了命令。

  “村长,这样的女人......”

  “你再败坏孩子的名声,我明天一早就给钢厂打电话,你儿子思想品德败坏,欺负良家姑娘,还不肯负责任。”

  李耀祖瞪了她一眼,声音不大,却如五雷轰顶,马春妮咽下不甘,屁都不敢再放一个。

  小儿子上高中需要钱,就算不需要,她也舍不得现在的好日子。

  下地赚工分,她可以偷懒,毕竟有儿子的津贴,日子过的滋润。

  “是。”

  霜打的茄子,她蔫了,老老实实的答应一声,迈步往外走。

  和来时的兴奋不同,回去的时候,双腿如灌了铅一样。

  赵晋琛目光复杂的看了眼陆思慧,却发现她再也不曾看他一眼,静静的站在那,给人一种悲凉,又坚强的感觉。

  如一颗傲立在风雪冰霜中的松树,孤傲,倔强,不服输,不妥协。

  转身满腹心事的离去,一向杀伐果决的他,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

  周大娘是最后走的,她帮着陆家姐弟包扎伤口,陆思慧就静静依偎在她怀里,伤口怎么疼她都不肯吭一声。

  “还是想哭就哭吧!别憋在心里。”

  周大娘心疼的拍着她的肩膀,这孩子太可怜了。

  “大娘,你对我真好,我......可不可以认你做干妈?”

  陆思慧靠在周大娘的怀里,悠悠开口,前世的时候她没看到周大娘的好,把她的帮助当成应该的。

  就因为爸爸曾帮过她家,今生她懂得了感恩,靠在周大娘的怀里,很温暖,让她想起死去的妈妈。

  她也是这样不奢求回报的对她好。

  “好,你不嫌弃大娘,我就认下你这个闺女,反正我家里只有俩儿子,没闺女这辈子都是遗憾。”

  周大娘眼里含着泪花,她能感觉到,从陆思慧身上散发出的悲伤,这个可怜的孩子,她是稀罕的很。

  当下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想到从今天开始,她也有闺女了,嘴角忍不住扬起来。

  “干妈。”

  陆思慧从她怀里仰起头,脆生生的喊了一句,水汪汪的桃花眼里,噙着泪花,她以后再也不是没人管没人疼的孤儿了。

  “哎,好闺女。”

  周大娘笑了,摸着陆思慧的小脸,心里乐开了花。

  “干妈,以后我一定让你过好日子,很好的日子。”

  陆思慧对她发誓,她会努力赚钱,以后她也是有娘家的人了。

  “干妈只希望你幸福,只要你能过好日子就行。”

  周大娘帮陆思慧擦去眼角的泪花,这孩子就连哭起来都那么好看,赵家大小子咋想的?还不想要,去哪里找这么好看的闺女去?

  “早点休息吧!明天不是要去县里吗?干妈陪你去。”

  既然做了思慧的干妈,周大娘就决定要保护她。

  思慧还没去过县里,长得又这么水灵,万一碰上坏人怎么办?

  “好。”

  陆思慧笑着点头,被疼爱关心的感觉真好,她——再也不是孤军奋战。

  送走了周大娘,陆思慧心疼的抱住弟弟:“少涵,答应姐姐,以后看到二叔一家,你要绕着走,爸妈死了,咱家的房子就是肥肉,二叔的贪婪你看到了吧?还有陆少成的下场,不是姐姐吓唬你,你现在就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姐姐不希望你有事,给我点时间,我要带你离开村子,送你去上学,为咱们陆家扬眉吐气,完成爸妈的遗愿。”

  陆思慧心疼的抚.摸弟弟的头发,他的眉梢被干妈包扎上了,虽然看不到伤口,可她还是心疼的像是撕裂一样,不得不让弟弟早点看清楚二叔一家的嘴脸。

  “不能吧?”

  陆少涵回答的很不确定,毕竟他今天亲眼看到二叔贪婪的嘴脸。

  连姐姐的彩礼都打主意,不给钱就动手,哪里像是亲叔叔,倒像是来打劫的。

  “答应姐姐,不要和他们硬拼,你现在还小,没有自保能力,遇到他们打你,欺负你,就往村长家跑,或者往干妈家跑,他们都会保护你的,还有不管二婶家任何人,用任何借口让你跟着走,你都不要上当,就算她们说我马上就死了,你也不要相信,先去找村长,这样,她们就不敢害你了。”

  陆思慧皱起眉,弟弟还是太善良,她不得不严肃的看着他,继续给他灌输。

  陆少涵就是岁数小,但是头脑还是很清楚的,姐姐说的他记下了。

  想到之前陆少成忽悠他去套黄鼠狼,幸亏他被姐姐拦下,不然现在他不得和堂哥一样住在医院里?

  想到要丢掉一条腿,他打了一个寒颤。

  “姐姐,我知道了,长大了我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好,姐姐等着你长大,首先你要学会自保,遇事多想,不要轻易上当,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多问几个为什么?不会吃亏。”

  这都是陆思慧前世经历过人情冷暖,总结出来的经验,前世她就和弟弟一样单纯,把人都当成好人。

  结果自己被毁了一辈子,弟弟也被害死。

  现实逼着她硬起心肠,给心脏穿上盔甲,不再相信任何人。

  次日清晨,公鸡的鸣叫提示新的一天来到。

  陆思慧早早起炕,简单的梳洗一下,嘱咐弟弟把窝窝头热到锅里,自己背着背篓上山了。

  她是算计好的,一去一回用不了半个小时,回家带了东西到村口,正好能赶上赵晋琛叔叔的车。

  想到今天小试牛刀,她眼里闪动着激动,马上她就能赚到重生后第一笔钱。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