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晋琛昨晚回到家里,一晚上翻来吊去睡不着,眼里不断闪现着最初救起陆思慧时她的眼神,自责,愧疚,悲伤,痛苦。

  就好像她们认识了好久,而她对他有所亏欠,所以才会有那么复杂的眼神。

  翻了个身,又想起自己在山里的小溪,看到她游泳的画面。

  根本就是会水的人,那就证明她是故意跳水,设计自己去救她,借此赖上他?

  又翻了一个身,想起在村长家门口听到的对话,像是她在找村长做主,逼着自己去娶她?

  桀骜的眉挑起,又想到自己在树下质问她时,她的反应,冷漠的很,不屑解释。

  “唉。”

  重重的叹息一声,再次翻身,目光看向窗外皎洁的月色,柔和的月光,也无法令他散去心头的烦躁。

  今天和她的对话,以及她当着她二叔面所说的话,让他陷入深深的困惑中。

  那明显是帮着他说话,还要去单位为他作证。

  难道是她二叔一家逼迫她的?细想想真有这个可能。

  做为没有依靠的孤女,真是很可怜。

  眼前浮现出她肿起的左眼,她二叔下手真重,姐弟俩全被打坏了。

  就这样她也没屈服?没有听她二叔的话来找他家闹。

  翻转身体,胳膊肘放在耳朵下做枕头,看着旁边酣声震耳的弟弟,没心没肺,睡的真香。

  “呼。”

  长呼一口气闭上眼睛,不去想了,费脑。

  可是他闭上眼了,眼前就出现陆思慧静静的站在那,像是一颗傲立在风雪冰霜中的松树,孤傲,倔强,不服输,不妥协。

  烦躁的坐起来,自己这是怎么了?一晚上时间,脑袋里都是她。

  “老赵你倒是想个法子啊!还能真让老大娶了陆家闺女不成?”

  练过武的人耳力过人,他听到他.妈的声音,压的很低,在和爸爸吹枕边风,声音里透着烦恼。

  “还能咋?你前串后跳的满屯子败坏人家大姑娘的名声,现在好了吧?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我可告诉你,别再起幺蛾子,痛快的过彩礼,把陆家闺女娶回来,还真想耽误儿子的前途不成?”

  爸爸的声音低沉威严,他这人一般家里事情不掺言,就是默默干活。

  但是只要他发话了,就不允许别人反驳。

  “娶了多恶心,谁知道她是不是黄花闺女?”

  听男人说让过彩礼娶陆思慧,马春妮就不高兴,她还指着他想办法呢!没想到他来训自己了。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陆家大闺女是懒了点,也比较爱美,但是平时很孤傲,没见她搭理过村里哪个小伙子,就连那个知青点的孙国栋,她也是爱搭不理,再说,你还看不出她是不是黄花闺女?老娘们咋走路,她是咋走路的?”

  赵大山声音变得更加严厉,既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还说的那么难听,不是自己往自己头上扣屎盔子吗?

  “你还看她走路了?你个老不正经的。”

  马春妮突然发怒,伸手重重的掐了丈夫一把,气他去看别的女人。

  “滚蛋,掐的老子生疼,还不是你整天说她不正经,我就看了一眼,真是不正经的闺女,我也不会同意她进门的,你以后不要再瞎咧咧,再得瑟就给我滚蛋。”

  赵大山被掐疼了,声音里就带着怒气,最后干脆骂上了。

  别看马春妮够泼辣,家里好像是她说的算,可若是赵大山真发脾气,她还是很害怕的,老实的眯起来,一声不敢再吭。

  东屋安静了,赵晋琛却更睡不着了,好好一个清白的大姑娘,被自己一天之中抱了两次,顶着娘泼过去的污水,和全村人的非议。

  她——-好像真的很难?

  再次翻身,她是很难,可自己呢?

  剑眉锁紧,想起回来时,对媒人许下的承诺,他说他回家和爸妈说一声,回去就和丁美娇领证结婚。

  丁美娇是有工作的城里人,模样清秀,性格温柔,懂事明理,感觉他们俩人才是郎才女貌。

  没想到刚回来就救了人,惹来了大麻烦。

  现在陆思慧就是烫手山芋,他留不得,扔不得,只能任由这山芋把他的手烫焦,别无办法。

  这么翻转折腾,天蒙蒙亮他才睡着。

  在单位养成的习惯,无论几时睡觉,清晨五点半必须起床,食堂六点半开饭,七点半上班。

  窗外是公鸡的鸣叫,家雀也在叽叽喳喳的唱晨歌,他有些头昏脑胀,心情烦躁。

  皱着眉穿衣服,即便是回到家,他也还是喜欢穿着制服,这能时刻提醒他注意形象。

  “老大,今天你陪大川去趟县里,去和他老师见一面,聊聊他的学习,看能考上大学不?不能的话,让他跟你去当工人。”

  穿着背心走出屋,拿着水舀子从大缸里往外舀水,刚倒到脸盆里,他.妈就从东屋走出来,给他派了任务。

  “好。”

  赵晋琛只是略一犹豫,就爽快答应。

  回来这几天,在村里都是闹心事,去县里溜达一趟也好,当是散心了。

  答应完就不再吭声,捧了凉水泼到脸上,冰冷的水把浑浊赶走,又恢复冷静,烦躁的心情有一刻平复。

  “对了,今天要给陆家过礼了,老大你是咋想的?”

  马春妮昨晚也没睡好,她该做的都做了,却还是拦不住这门亲事,因为不甘心,她说起来的时候,咬牙切齿,眼神狠戾。

  “还想什么?一,退职回家,二,娶了陆思慧,只有两条路,别无选择。”

  赵晋琛刚刚平复的心情,因为他.妈的一句话,重新烦躁起来,冷冰冰的扔下一句,拽过毛巾,擦去脸上的水,转身朝屋外走。

  “你干啥去?这等你拿主意呢!你咋还走了?”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