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春妮看到大儿子黑沉着脸走了,急忙追出来,她可不敢给拿主意,害怕落下埋怨。

  “随便,怎么都可以。”

  赵晋琛头也不回的走出院子,声音飘过来,带着一分沉重。

  “这孩子,这事能随便吗?”

  马春妮气的直跺脚,儿子腿长步子大,又有心快走,她根本就追不上,眼睁睁看着他往山里走了。

  “早点回来,你二叔六点多在村口等人,迟了就得走着去县里。”

  不得已她只得扯着脖子对儿子背影喊,赵晋琛扬扬手,表示知道了,迈步踩着石阶,朝着山上跑去。

  在单位保卫工作,每天要绕厂一圈几公里,养成习惯了,就算回家他也不愿意懈怠。

  石阶两旁的青草上挂着晶莹的露珠,在朝阳的照耀下,闪动着五彩的光芒。

  呼吸间都是青草的气息,他郁结的心情有一刻放松,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陆思慧顺着石阶来到半山腰的一片草地,看着在朝阳下尽情吐露芬芳的野花,她嘴角扬起优美的弧度。

  不顾青草上还挂着露珠,直接踩进去,将背篓放在地上,拿出里面的剪子,认真的剪花。

  她不是只要单一的野花,五颜六色的花她都剪一些,带着青翠的绿叶,每一朵都是她精心所选,朵朵娇艳欲滴。

  虽然没有家花那么艳丽,但是它们更有生命力,拿在手上,都能感受到它们的勃勃生机。

  “你们长在山中,我和你们好像,再大的风雨,都只能独自去扛,没人为我遮风挡雨,只能自己坚强。”

  她拿着野花,小声感慨,不过她心里却没有半点悲伤,眼神坚毅决然。

  就因为她和这野花一样坚韧不拔,所以再大的风浪也无法让她妥协,因为她知道,只要她软弱了,就会被人一脚踩死,永远没有翻身之日。

  赵晋琛刚刚跑到半山腰,就听到一个好听的女声,声音不大,不仔细根本就听不到。

  不过他受过训练,自然一字未落全听到耳中。

  这声音很熟悉,他听了一次就忘不掉,话说的颇有诗意,又令人有种心酸的感觉。

  他忍不住停下脚步,不由自主的朝着声音响起的位置走过去。

  不远处的山脚下,美丽的少女,手捧着一束野花静静的站在那儿。

  脚下是翠绿的青草,衬托着清新的少女,静立其中,像是一副优美的油画......

  肤如凝脂,眼如秋水,人比花娇,花衬人美。

  宁静的大山中,突然出现这一幕,赵晋琛有种震撼的感觉。

  不是因为她的美丽,而是因为她眼中的伤感和坚强,这两种本是截然相反的感受,却都在她眼中出现。

  就像是被抛弃的孤儿,难过,悲伤,却倔强,不服输,勇敢的想活出一个样。

  默默的后退,他无法再看下去,这个美丽的女孩儿,没有被村里的闲话逼死,勇敢坚强的想活下去。

  她的声音很低,被风一吹就了无痕迹,可却在他心里扔下一颗手榴弹。

  他不想做把她推向绝境的人,昨晚的事情让他清楚,只要自己不和她结婚,那么接下来,她的日子更要过的艰难无比。

  吐沫星子能把她埋了,就算她再努力去竖起铠甲,也难挡住流言蜚语的伤害。

  陆思慧并不知道自己这番感慨被人听去了,把野花放在背篓中,又去剪了一大捧,这才算作罢,打道回府。

  发现在这美丽苍茫的大山中,她的心情非常好,心头的仇恨被美景化解,她总算可以有一刻放松。

  脚上穿的布鞋已经被露水浸透,又湿又凉很不舒服,但是战果还不错,这些花,她是有大用场的。

  哼着轻快的曲子,背着背篓低头往家里赶。

  突然,她觉得有些异样,地上被阳光照出一道身影,遮在她的影子上。

  猛地转身,当看清楚身后的人时,她眼中顿时浮现出难解的恨意。

  “是你?”

  孙国栋咬牙看着面前的女人,她还是他记忆中那么美丽,那双会说话的桃花眼,水眸流转,只要看上一眼,就丢了魂。

  可是她眼中毫不掩饰的恨意,让他收起旋旎之心,沉声质问她。

  “你为什么害我?”

  陆思慧冷冷的看着他,几天没见,她几乎把这人忘了,现在看胡子拉碴,头发凌乱,发丝中还有枯草,两腮塌陷,牙齿没了往日的白度,黄呼呼的也不知道几天没刷牙了。

  引以为傲的白衬衣,不知道是被人撕的,还是被树枝刮的,都快成碎片了,风一吹很尴尬。

  我欲随风去,奈何还有一丝牵挂。

  陆思慧奇怪自己,在面对恨之入骨的男人时,竟然还能想到一句这么文艺的诗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冷笑看着他,声音里更是疏离,漠然。

  没有比看着他生不如死更令她开心的事情了,他现在这样还不够,她还要让他更惨,更潦倒落魄。

  孙国栋看着她眼中的恨意,听着她冷漠的话,只感觉一股寒意从心头窜起。

  “我究竟怎么得罪你了?要这么整我?”

  他声音沙哑,知青点不让回,村里他就是落水狗,人人喊打,无路可去,无处藏身,他只能住在山上的小庙里。

  晚上听着山上的狼嚎,青蛙,夜猫子也跟着凑热闹,还有各种不知名的昆虫跟着唱,他夜不能寐,害怕睡着了,会被狼叼走。

  这不算最惨,最惨的是没有粮食吃,两天了,他除了到河边喝水之外,就摘了点野果子吃,这种野人一样的日子,他过不下去了,他要回村,哪怕被打死,骂死,也好过被狼吃掉。

  没想到刚下山就碰到陆思慧,他追上来就是想问问,为什么那晚来的是陆思瑶不是她?

  还有那些抓奸的人,是怎么出现在后山树林的?是不是她告诉别人了?

  陆思慧看了眼左右,树木林立,周围都是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这种情况下——对她很不利。

  “神经病。”

  骂了一句,转身就往山下跑,她后悔没有带着弟弟。

  “你别跑。”孙国栋见她转身就跑,眼睛当时就红了,厉喝一声,疾步追赶。

  

章节目录

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月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伢并收藏重生七零末:小媳妇威武最新章节